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054,补全降龙十八掌
    “咦,你与蓉儿成亲啦?”洪七公瞪大双眼,“什么时候的事情?”

    常威道:“就三个月前。”

    洪七公神情古怪:“蓉儿今年多大啦?”

    常威道:“她八月二十二的生日,还差三个月满十六。”

    洪七公道:“也就是说,她跟你成亲时,实岁还只十五?”

    “不错。”常威紧盯着洪七公,就等七公说出一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自己就掷地有声、气壮山河地回一句:“那是十四岁以下!”

    可惜,洪七公并不是穿越者。而大宋法定婚龄,乃是男子十六、女子十四。因此七公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冲常威比了个大拇指,跟着又有些诧异地说道:

    “黄老邪的性子我知道,他只欣赏似他那般英俊潇洒、儒雅斯文的公子哥,素来不喜你我这等威风凛凛的赳赳武夫。像老毒物的侄子欧阳克,凭那副皮囊,倒可入他法眼,可你小子怎能讨他欢心,让他甘愿把女儿嫁给你?”

    常威郁闷道:“七公您这话说的,好像我就不英俊潇洒似的……”

    七公讪笑:“这个,常威你当然也是非常……非常有气质的,与老叫花不相伯仲……”

    “……”常威无语,只一脸“哀怨”地看着洪七公。

    “哈哈哈……”

    七公干笑两声,拍了拍常威肩膀,感慨道:“当初你跟蓉儿丫头在一起时,我就觉你们两个挺般配的,如今果然喜结连理,老叫花眼光好啊!嗯,你们成亲时,我没能赶上喜酒,也没有送去贺礼,这样,我就把你没学全的三招降龙掌法,都教给你,权作贺礼吧!”

    常威传九阳真经、易筋锻骨篇给七公,只是单纯地想帮七公疗伤,报答他的传功授业之恩,从未想过要以此作交换。

    不过七公愿意传他剩下的三掌,他也不会假惺惺推辞——蓉儿可是一直惦记着,他的降龙十八掌还缺三掌呢!

    当下他双手抱拳,一揖到地:“多谢七公!”

    洪七笑道:“你连九阳真经这等内功都舍得传我,我传你降龙十八掌,也不算什么,用不着如此郑重其事。嗯,此次传你三招掌法,乃是作为贺礼。你即使学全了降龙十八掌,也不必拜我为师。嘿,以你现在的武功,我若收你做弟子,所有的武林人士,都要笑话老叫花厚脸皮,捡个大便宜。”

    “随他们笑话。”常威道:“反正在我心目中,七公您就是我的授业恩师。”

    他这话确实自肺腑。

    若无七公传他降龙十五掌,又以五绝宗师的眼界,给予他高屋建瓴的悉心指点,他武学天赋再高,也不可能有那般神的进步。

    正因有洪七公那半个月指点,帮他真正夯实了基础,他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洪七公重伤在身,不能出招为常威示范,只能随手比划两下,再口述心法。

    以常威如今的武学修养,即使七公无法演示招式,只要得了心法,再看七公简单比划两下,一样能很快学会。

    等黄蓉在船上厨房备好了酒宴,过来叫七公吃酒时,常威已将剩下的三招掌法学会,终于补全了降龙十八掌。

    整套的降龙十八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十八种运劲力的心法混融一体,练全之后,自能收随心、应用自如,各种劲力千变万化、信手拈来。

    常威学全降龙十八掌,功力虽然没有提升,但综合实力再上层楼,天下第一已隐隐在望。

    时间已是晚上。

    船舱之中,八仙桌上,摆满了黄蓉亲手烹制的各色佳肴,色香俱全,令人望之生津,嗅之垂涎。

    常威与黄蓉请七公坐了上,请郭靖、李莫愁坐了客位,然后总觉得少了一个人。

    寻思一阵,常威纳闷道:“老顽童哪儿去了?”

    黄蓉撇撇嘴:“老顽童见着欧阳锋,吓得跑回来大叫‘快快有请黄大岛主’,我说不可能请爹爹来,他就跳下船,跑掉啦!说什么要去桃花岛搬救兵,可我瞧他逃走的方向,方明是大6……”

    常威呵地一笑:“老顽童曾惨败于欧阳锋,心里有些怵他,以老顽童性子,跑掉也是正常。其实他不知道,以他如今的武功,真跟欧阳锋放对,胜负还是未知之数呢。也罢,老顽童既然跑了,那便是他没有口福。蓉儿,我们一起敬七公一杯。”

    说罢,小两口敬了七公一杯酒,之后也不多说废话,请三位宾客随意吃喝。洪七自是不会客气,迫不及待地大吃起来。

    郭靖、李莫愁稍有点拘束,不过见常威毫无架子,黄蓉笑语劝酒,七公也吃得开怀,两人也渐渐放开,美美地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郭靖试探着替杨康向常威求情:“常大哥,杨兄弟他也被吊在桅杆上小半天了,眼下天色已黑,海风甚大,能不能放他下来?”

    常威笑道:“放他下来倒是可以,不过我倒奇怪,他怎又跟完颜洪烈混到一起了?”

    郭靖无奈道:“杨兄弟打小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从没吃过苦,离开中都后,跟着杨大叔一起过了段务农卖艺的日子,实在受不了苦楚,和穆姑娘成亲后没多久,就偷跑出去了。我与莫愁受杨大叔夫妇及穆姑娘委托,四处寻找杨兄弟,前几日找到了他的踪迹,这才现他又跟完颜洪烈走到了一起……”

    常威道:“原来如此。那这次你们把他带回去了,下次他又要跑,你们怎么办?要知道,他是真心要做完颜康,不想做杨康。”

    郭靖为难道:“这个,这个……”

    常威笑道:“要不打断他的腿,让他想跑都没法儿跑,如何?”

    郭靖目瞪口呆:“这,这也太过了吧?”

    常威笑道:“既狠不下心肠,那他下次再跑,你们也只能眼巴巴瞧着。”

    郭靖想了想,一脸坚定地说道:“杨兄弟与我义结金兰,是我郭靖的兄弟,无论如何,我都会设法劝他回心转意,安心做杨康。”

    “那就祝你成功了。”常威也没再多说什么,反正杨康是郭靖的兄弟,又不是他常威的兄弟,他连抓了两次杨康,好事已经做得够多,再多他也管不着了。

    再说,杨康的问题,归根结底要怪丘处机——倘若丘处机没有路过牛家村,哪来那么多破事?

    吃罢这餐喜酒,黄蓉又包了四包喜糖,给洪七公、郭靖、李莫愁,连刚被常威放下来的杨康,都得了一包喜糖,教杨康受宠若惊。

    在船上休息一晚,次日一早,黄蓉驾船靠岸。

    众人下了船,在临近县城租了栋院子,让七公安心养伤。常威、黄蓉在此照料了半月,到七公九阳真经入门,能自行疗伤时,方才告辞离去,继续他们的天山寻宝之旅。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