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78,美人心计怎敌豪雄实力?【求月票!】
    李阀刚刚起兵未久,具体情况还未传至蜀中,独孤凤与常威便只略聊了几句,又继续修炼起来。

    这一个多月来,独孤凤得常威带动,功力进展堪称神,如今的实力,已不逊于边不负等魔门长老。

    这听起来似乎没什么,但边不负等魔门长老,都是几十年修为的积年老魔,在常威手下固然不堪一击,也没资格位列魔门八强榜,但放在江湖上,那都是能威慑一方的魔头。

    而独孤凤今年才十六岁,再过半年才会满十七。

    这般小小年纪,武功便能不逊边不负等人,那么等她到了二十岁,便必定不再只是独孤阀第二高手,而是能与她奶奶尤楚红一较高下的大高手了。

    独孤凤获益匪浅,常威则未曾在修炼中增加功力。

    不过他以此调和了阴阳,解决了阳火过旺、杂念丛生的困扰,令他能够在白昼时静下心来,专注修炼龙吟铁布衫,以及炼神之法,对修行也是大有裨益。

    这天以后,常威继续按部就班地修炼着,直到半月之后,他给祝玉妍定下最后期限来临之前,婠婠才一脸开心地前来找他:“常大叔,我师父说了,经过这半个月的学习,已经扭转了观念,改变了思想,愿意加入魔教呢。”

    “阴后出招了啊!”

    常威心中暗笑,“故意磨到最后一天才来‘服软’,是想以此给我一个经过反复考虑,历经重重‘挣扎’,方作出此‘艰难抉择’的印象吗?哈,可惜大势在我,任你千般算计,都不敌绝对实力。”

    这番想法,他自不会对婠婠说出来,起身笑道:“阴后想通了就好。”

    当下又随婠婠去了阴后养伤的房间。

    祝玉妍养伤已有两月,虽还不能下地行走,但已可以在腰间垫个枕头,略微坐起。

    此时见得常威进来,她嫣然一笑,微微一礼,柔声道:“教主大驾光临,恕妾身有伤在身,不能全礼。”

    “好说。”常威哈哈一笑,道:“听婠儿说,祝宗主已经想通,要加入本教了?”

    “担不起教主‘宗主’之称。”祝玉妍唇角含笑,说道:“从今往后,便不再有阴癸宗主祝玉妍,只有魔教人魔祝玉妍。教主往后,便称妾身玉妍吧。”

    “如此甚好。”常威也不客气,直接改了称呼:“玉妍呐,你既诚心加入本教,那本座半月前说过的话,你可得记好了:须得受我禁制,须得改邪归正,须得努力学习,认真践行本教理念。这些,你可做得到?”

    祝玉妍轻轻颔,认真道:“妾身必谨记教主吩咐,时时自省,与过去一刀两断。”

    “很好。”常威满意点头:“既如此,本座也就不多说废话了,先帮你修炼天魔大法吧。”

    祝玉妍没想到他如此雷厉风行,居然说干就干,不禁微微一怔,旋又心中狂喜:“此人真是豪气过了头,连禁制都未种下,居然就要先帮我修炼!”

    这等好事,她当然求之不得,当下流露出符合情境的适当喜意,嫣然道:“多谢教主。”

    “不必。”常威笑看着祝玉妍,颇有深意地说道:“等你神功大成,再来谢我不迟。”

    说着,他行至榻旁,搬了张椅子坐下,朝祝玉妍摊开手掌:“手给我。”

    祝玉妍依言递出右手,覆于他手掌。

    她这只纤长玉手,亦是如无瑕白璧雕成,皮肤细腻,骨肉均匀,看上去无一处不完美。

    一般人握住如此美丽的手掌,必会禁不住心旌动荡,急不可耐地要好生把玩一番。

    常威却是毫不动容,握住她柔若无骨的纤手,令二人掌心相对,之后便将长生真气徐徐注入祝玉妍掌心之中。

    长生真气甫一注入,阴后修长娇躯便微微一颤,眸中泛起一抹异样波光,粉唇微微张开,似欲呼出声来,却又马上咬住嘴唇,生生忍住。

    她这却是如婠婠一般,在初次接受阳属性长生真气灌注时,生出了一种在数九寒冬、浑身冰凉难耐之际,忽通体浸入温泉之中的感觉。

    那种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婠婠修为不足,定力不够,当初当场就叫出了声,还被独孤凤吐槽了一通。

    祝玉妍则到底修为深湛,定力极强,生生忍住了几乎脱口而出的轻吟。

    不过就算她叫出来,常威也不会笑话她——两月前那一战,常威可是连她那蚀骨销魂的天魔音都听过了,小小一声叫唤又能怎样?

    只要不变成嘤嘤怪,他是不会一拳打出去的。

    阳光一般温暖,又满盈着勃勃生机的长生真气,泊泊填入祝玉妍经脉穴窍之中。

    祝玉妍那比婠婠精纯深厚了不知多少倍的天魔真气,则似嗅到了血腥的鲨鱼一般,几乎是不受祝玉妍控制地,迫不及待地迎了过来。

    一番纠缠,彼此中和之后,一缕纯粹而空白的“无”属性“自在天魔真气”,便诞生在祝玉妍经脉之中。

    这一道自在天魔真气甫一诞生,祝玉妍便身躯一震,明眸之中,闪现出泪光——

    就在“自在天魔真气”诞生的那一刹,祝玉妍心中便莫明涌出阵阵欢欣。那是源自修者元神的本能欢欣,那是祝玉妍的元神,在她的意识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已先一步明悟到了这种真气的好处。

    元神的欢欣激动,令祝玉妍情不自禁泛出了泪光。而直到泪光涌现之时,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种真气,确实能弥补她的天魔大法的缺憾,甚至能提升她资质上的稍许欠缺,令她有望突破关卡,臻至原已彻底绝望的天魔大法十八层圆满!

    祝玉妍笑了。

    绝美笑容绽放时,泪珠亦从她眼中淌落,令她这个笑容,仿佛清晨沾染露珠的鲜花,娇艳美丽,动人无比。

    常威也笑了,随着那一道天魔真气诞生,真正的“禁制”,已然种下,祝玉妍除非当机立断,将那道天魔真气迫出体外,否则她日后便只能安心做魔教的十六人魔座,再不会有反噬之机。

    可是,在已经绝望了多年之后,好不容易看到了突破希望的祝玉妍舍得么?

    答案不言而喻。

    她五根纤长手指,紧紧抓住常威手背,她是那么地用力,以至于整条手臂,甚至半边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她一边流泪,一边欢笑,粉唇轻颤着,用最甜美动听的声音,对常威道谢:“谢谢教主,谢谢……”

    她此时的道谢,的确是一片赤诚。

    但这赤诚能维持多久,就说不准了。

    而常威这时也温和地笑着,说道:“不必如此客气。玉妍既受我禁制,加盟魔教,那以后大家便是同道。在武道方面,自当互相扶持,彼此帮助,共同追寻那无上‘天道’。”

    祝玉妍听得暗自好笑:“有了这‘无’属性的‘自在天魔真气’,我岂会怕你禁制?任何禁制,一进入我体内,立刻就要被自在天魔真气化去!

    “呵,此真气婠儿将之命名为自在天魔真气,你这自在天魔,自己反而不能控制,好处只能给我师徒两个受用……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呐!”

    她越想越是开心,几乎笑出声来。

    不过她毕竟修为深湛,心里再是得意开心,面上也不会流露丝毫端倪,反而凝视着常威,笑得越甜美动人,气质却不因这甜美笑意,显出丝毫妖媚之态,反愈清纯,令人怦然心动。

    这般演技,这等修为,令常威心生钦佩,琢磨着什么时候有空了,便排一出白蛇传公演,丰富魔教教众,以及广大百姓的娱乐生活。白娘子的人选嘛,就是祝玉妍了。

    一念至此,常威还真的认真思考起来:唔,婠婠可以演小青,侯金刚演许仙,本座可以出演史上最帅法海……唔,青璇可以反串许仕林。独孤凤嘛,演仕林表姐……

    若到时候祝玉妍觉得做戏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演出丢面子,提出反对意见,那我大常威说不得就要义正辞严说一句:本座堂堂自在天魔,都以身作则出演大反派法海了,你祝人魔演女一号这么好的角色,还有什么不满的?

    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忘记,我们大家,都是从百姓中来的。你祝宗主是孤儿,婠婠是孤儿,我常威也是孤儿。咱们既然是从百姓中来,那就要到百姓中去,切不可高高在上摆臭架子脱离百姓,要与广大百姓打成一片……

    他在这里神飞天外,胡乱歪歪,想到有趣处,竟不禁摇头晃脑微笑起来。

    他有“一心多用”的本事,便是脑子里胡乱歪歪,也并不耽搁为祝玉妍灌注长生真气,因此祝玉妍、婠婠都没现他在走神。

    而他又正对着祝玉妍,眼睛也是对着祝玉妍的脸,此时这么一摇头晃脑地微笑,看起来像是在欣赏赞叹祝玉妍的美貌一般。

    婠婠见了,心里又是一阵微酸,小嘴不禁嘟得老高,一脸的不开心。

    祝玉妍则是作娇羞状,微微垂下下巴,心中暗道:

    “呵,自在天魔最好辣手摧花,不为女色所动?看来传言颇有夸张。常天魔也并不是木头人,还是识得美色动人的……唔,看来闻师妹等人,之所以被他辣手斩杀,只是因为她们还不够美……

    “而他两月前留我性命,今天又连禁制都没种下,便如此豪气地为我灌注长生真气,当也并非仅因为与婠婠的交情……”

    倘若常威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真诚地说一句:玉妍呐,你想太多,本座现在正在构思一出戏剧,并且你还是女主角呐!

    可惜,阴后体内诞出“自在天魔真气”后,常威虽能对她的真气走向一清二楚,并大略感知她的情绪变化,但到底不能读心,无法将祝玉妍的想法感知得一清二楚,也就没能及时纠正阴后的错误想法。

    于是误会就这么产生了。

    婠婠就以为,常威看上了她师父,心里一片酸爽,老大不高兴。

    祝玉妍则以为,自己的容颜气质,终于打动了油盐不进的自在天魔,心中窃喜之余,暗自盘算该如何施展手段,反过来将他折服。若能收服自在天魔,那圣门大业,岂不是一片坦途?

    师徒两个各怀心思,常威也在放飞思绪,房间之中,一时静谧无声。

    不过常威“一心多用”的本事并非虚设,将将把祝玉妍天魔真气转化了百分之一,他便停止灌注真气,收回思绪,对祝玉妍说道:

    “好了,今天就到为止,明天再来继续。对了,玉妍你也可自行以天魔大法,温养壮大这自在天魔真气,如此一来,便可大幅缩短转化时间。”

    说着,松开了祝玉妍手掌。

    “多谢教主。”

    祝玉妍柔声道谢,又给了他一个波光婉转的眼神,自常威手中抽回自己手掌时,指尖似有意、似无意地挠了他的掌心一下。

    可惜对于这种通过小细节,委婉制造暧昧气氛的表达方式,常威向来不敏感。对付他,就得单刀直入。别的方法,都不好使。

    所以祝玉妍这番作派,完全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常威大咧咧一点头:“不客气,你好生休养,我先走了。”

    说罢,起身就走。

    祝玉妍却未察觉,见他走得如此干脆,还以为他是因婠婠在此,有些放不开,还在笑吟吟地招呼:“教主慢走……”

    待常威走了,她方才收起笑意,对还在嘟着嘴巴生闷气的婠婠说道:“婠儿,你莫生气,为师也是没法子……”

    “师父我去送送常大叔。”婠婠闷闷地打断祝玉妍话头,小赤脚啪哒啪哒地踩响地板,飞快地跑了出去。

    看着婠婠背影,祝玉妍又是无奈,又是头疼地叹了口气,旋即神色一正,闭上双眼,清心宁神,运转天魔大法,壮大“自在天魔真气”。

    外边。

    婠婠追着常威跑了出去,叫道:“常大叔,等等我。”

    “什么事?”常威转身看着婠婠,淡淡道。

    “常大叔,你对待婠儿太不公平啦!”

    婠婠一脸幽怨地瞧着他:“你说明天还要来继续帮师父转化真气,听起来以后会天天来帮师父,直到师父一身真气全都转化。可这两个月来,你总共也就帮过婠儿四次……”

    常威双眼微微眯起:“婠婠,你知道自在天魔真气,对我,对你们,意味着什么吧?”

    婠婠嘻嘻一笑:“知道呀。”

    “但你并没有告诉你师父。”常威一手环抱胸口,一手摸着虬髯:“为什么?”

    婠婠笑意收敛,正色道:“因为师父对石之轩积怨甚深,又因天魔大法无望十八层,已经心生绝望,近年时时给我生无可恋之感,只因婠儿修为还不够高深,圣门还离不开她,她方才勉强支撑。

    “但是现在,圣门事业已注定被常大叔你毁灭,师父的精神支柱,已塌掉一半,以后倘若给师父找着机会,她必会用‘玉石俱焚’,与石之轩同归于尽不可。可婠儿不想师父死掉,所以……若给她看到天魔大法突破十八层的希望,她或许就不会寻死啦。”

    常威道:“但就算突破了天魔大法十八层,她,以及你,都要毕生受我禁制。”

    婠婠偏头一笑:“婠儿愿意呀!师父……当也不会太过懊恼吧。婠儿知道常大叔的为人呢,你是光明正大的豪杰,便是禁制着我跟师父,只要不反噬于你,你也不会利用这一点针对我们呢。”

    “啧,婠儿你这小嘴甜得,本座甚是开怀!”

    常威哈哈一笑,伸出大手,揉乱她秀丽长,“看在婠儿你如此乖巧的份上,此后每天也都帮一次你好了。随我来吧。”

    婠婠闻言,笑得两眼弯成了月牙,先前心里那些酸涩,亦都消散一空,迈着轻盈雀跃的步伐随他去了。

    【今天三更,又是一万多字,求勒个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