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75,带你起飞,四大宗师【求月票!】
    一梦醒来,已是清晨。

    倾盆大雨早已变成了丝丝细雨,淅淅沥沥洒落着。清新的晨风,夹带着雨水的湿意,自半敞的窗口徐徐吹来,扫去室内仅存的几丝暑气,带来令人惬意的清凉。

    常威神清气爽地起身,只觉昨晚困扰自己的一切烦忧,皆已不翼而飞,状态又已恢复至最佳。

    而这变化,不单单是因为独孤凤的挺身而出,亦因为他昨晚尝试着施展了双修之法。

    效果很不错。

    尽管独孤凤并未修炼长生诀,没有阴属长生真气,但她秉赋优异,元阴醇厚,功力又还算深厚,且真气亦是阴属,对于常威亦有一定的阴阳调和之效。

    通过双修,常威一度程度上调合了阴阳,解决了迫在眉睫的问题。虽并未能彻底根治,但至少短时间内不必担心再度失常。

    而独孤凤亦有所得。

    常威功力之强、阳气之旺,都到了影响他神智的地步。而他的双修法,又是互助双赢之法,一夜双修下来,常威固然得了“调和阴阳”的好处,独孤凤亦是被他带着起飞了一把,一夜双修,抵得上她一年苦修,功力进展堪称神。

    不过,如此巨大的好处,也就只会在她元阴未失时,第一次的双修中出现了。

    失却元阴之后,再行双修,即使常威能凭强大的修为,在一定程度上带她飞,也只能比普通修炼的效率,稍微高个两三成而已。

    此刻。

    常威轻手轻脚穿戴整齐,看一眼兀自熟睡的独孤凤,想了想,还是俯下身,在她犹带着一抹残红的俏脸上轻吻了一下,这才提上万人刀,落脚无声地离开了房间。

    他刚离去,独孤凤便睁开双眼,凝神倾听一阵,确定他已出去后,一把掀开薄毯,赤着脚儿跳下了床榻。

    她飞快地穿好衣裳鞋袜,顾不上梳理髻,只将长草草地束成马尾,便提着剑一溜烟冲出了常威房间,然后刺客潜行一般东张西望着,鬼鬼祟祟地回到了自己房中。

    回屋后,她先对着铜镜整理着装,将衣裳整理得一丝不苟,又把髻扎好,之后便提着剑,站在门边侧耳倾听。

    直到听到石青璇出来做饭的动静,她方才拉开房门,走出门外,故意伸了个懒腰,又大声说道:“哈,这场雨可真是及时雨啊!天气一下子凉快下来啦!青璇早啊,昨晚睡得好吧?”

    石青璇冲她嫣然一笑:“昨夜风大雨大雷声大,有点吓人,不过天气凉快下来,知了也不吵人了,睡得很好呢。凤姐姐你呢?”

    “我当然也睡得很好。这不,趁着天气凉快,一大早就起来练剑呢。”

    独孤凤大气地笑着,走到屋檐外面,细雨落到她身上,还未沾衣,便已被一层无形的气劲震开,在雨中行走一阵,她衣衫、头竟是滴雨未沾。

    撑着油纸伞的石青璇见状,颇有些羡慕:“凤姐姐功力又有进境呢,这些天一定很用功吧?”

    独孤凤微微一怔,眼眸深处闪过一抹羞涩,面上却还是大气地笑着,纤手一摆:“确实不曾拉下功课,每晚都在打坐。青璇你也努力哦,你天赋这么好,不努力修炼太可惜啦。”

    两人说了几句,独孤凤便提剑去了院中,来到正练刀法的常威身边,貌似正常地冲他点头招呼:“教主早。”

    常威亦是毫无异状地点头:“早。”说话时还在舞着长刀,挥洒出片片天青刀光。

    独孤凤亦抽出流光宝剑,皓腕翻转间,刺出一道焰红虹光,直击常威刀光。

    铛铛铛铛……

    清脆悦耳的金铁交击声中,两人展开了刀剑对练。

    石青璇看了一阵两人颇为默契的对练,忽而皱着眉头,自语:“凤姐姐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大哥哥也是。”

    她懂得相人之术,又有极敏锐的天赋直感,看人向来很准。

    之前一见独孤凤,就觉她有些不对,可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只觉独孤凤就好像是清晨的花朵,沾染了朝露,得露水滋润,显得尤其娇嫩美丽、光彩焕。

    而常威也有些不同,感觉好像比昨天少了些火气,变得更加从容厚重。

    “真奇怪……为什么只是一夜没见,就有这么大变化呢?”

    同样因为自小就失去了母亲,连父亲都不在身边的石青璇,对于男女之事,亦像黄蓉一样,并没有多少了解,因此怎都想不明白其中奥妙。

    皱着眉头思索一阵,理不出任何头绪,她也便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打着伞取了一桶水,便去厨房烧水做饭了。

    不多时,婠婠也起来了,见了常威与独孤凤对练,也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独孤凤特别观察了一阵她的双脚,现婠婠一双赤着的小脚,便是踩在雨水泥泞之中,居然也能不沾丝毫污渍。她的双脚,似乎时刻都包裹着一层无形的气膜,将她肌肤与外界隔离开来。

    “难怪总是这么白净如雪、纤尘不杂。”独孤凤心中暗忖时,婠婠已笑嘻嘻跑来,对常威打招呼:“常大叔早啊,我可以一起练吗?”

    常威点点头:“好啊。”

    于是婠婠亮出天魔双斩,亦加入了对练之中,与独孤凤联手合战常威。

    独孤凤本来是看婠婠很不顺眼的,觉得这小妖女太不知羞,太会勾人,将之视为劲敌。

    可是昨晚那个意外,不仅令她得偿所愿,还令她知道了常威的一个大秘密——他是来自九天之外的真正“天魔”,终有一日,他会重返九天。

    知道了这个秘密,又与常威合体双修,独孤凤心中,已不再将婠婠这还没有真正长开的小丫头当作敌手了,也不再横竖瞧她不顺眼。因此对她的加入并没有反对,颇为认真地与她联手,和常威对练起来。

    婠婠出身阴癸,虽然学到了一肚子理论知识,却并没有任何实践经验。在对练之中,虽感觉常威与独孤凤的默契,未免太好了一点,却也并不觉得有何异常。

    毕竟她也知道,独孤凤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追随常威了。有这默契,实属正常。

    再说,她婠婠与常威也极有默契。而这默契,源自她经脉之中,那由常威的长生真气,与她的天魔真气相合诞生的无属性奇异真气。

    当这奇异真气在她经脉中循环运转时,她对常威的气息,感应得更加清晰敏锐,几乎能预测他的真气走向,乃至接下来的动作。

    而这感应、预测乃是双向的。常威亦能清晰感应到她经脉穴窍之中的真气流向。

    因这双向感应,婠婠与常威之间,便也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默契。

    三个人便在这无声的默契之中,对练至石青璇做好早餐,唤他们吃饭。

    用过早餐,常威便又开始了修炼——既然问题已经暂时解决,那就要继续修炼。至于会不会因为继续修炼,再度阴阳失衡……常威知道这几乎是一定的。

    但总不能因为一定会出现阴阳失衡的问题,就停止修炼吧?他龙吟铁布衫炼内腑都快大成了,元神也日益增强,不定哪天就能打开碎镜了,自然不可能就此停下。

    当然,他也有一定把握,将阴阳失调的问题尽可能地拖延——有独孤凤相助,他预计至少在将内腑炼至大成之前,都不会再出现阳气过旺,阴阳失调的问题了。

    于是这个白天,他又是半天修炼龙吟铁布衫,半天锤炼元神。

    到了晚上,确定婠婠、石青璇都睡下后,独孤凤便悄然来到了常威房中,与他双修。

    “其实凤儿你不必这么偷偷摸摸的。”

    常威拥着她玲珑娇躯,轻抚着她雪白丝滑的脊背,轻声道:“你尽可以大大方方的来去,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独孤凤像只慵懒的猫咪,整个身子都伏在常威雄躯上,微眯着双眼,唇角含笑,用略带鼻音的甜美声线说道:“还是避着些青璇和婠婠吧,她们两个还小呢。被她们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呀?”

    常威摇头失笑:“她们是小,但你也不过比她们大个两岁多而已。”

    “可人家长得比她们大很多呢。”独孤凤吃吃笑着,像条美人鱼一样,在常威身上扭来扭去,“我休息好啦,想再修炼一次,可以吗?”

    “我当然没问题。”常威哈哈一笑,又开始了修炼。

    时光悠悠,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常威大破阴癸派的战绩,在安隆的热心运作下,在多情金刚侯希白的帮忙下,通过一本新出的热卖小说《自在天魔夜战成都》,自蜀中传扬出去,并于一个月之间,哄传天下。

    这一战,阴癸派精英尽出,联合铁骑会任少名,布下埋伏,围攻自在天魔常威。

    孰料一战之下,反是阴癸派精英尽丧,任少名当场战死。

    连魔门八强座,被正道视为大敌的阴后祝玉妍,亦遭常威重创、生擒。据说邪王石之轩也曾出手,但同样被常威打伤遁走。

    此战“内幕”,照着常威吩咐,做成了魔教“内讧”,对外宣传是十六人魔座祝玉妍,与自在天魔因理念分歧,生的惨烈内讧。

    即便这是一场魔教“内讧”,可常威几乎一战杀绝阴癸精英,又阵斩曾在天刀宋缺刀下逃走的青蛟任少名,重创生擒阴后祝玉妍、疑似重创邪王石之轩……这一系列辉煌战绩,在传扬开后,还是令常威的声望,再度飞快膨胀。

    绝大多数对魔门有一定了解的武林人士都认同,若此战绩属实,则常威武功,当已臻至大宗师境界,乃是一位能与散真人宁道奇、武尊毕玄、奕剑宗师傅采林比肩的大宗师。

    此后,“三大宗师”之说成为过去,“四大宗师”被人频频提起……

    专注修炼的常威,并没有多关注武林之事。

    这些消息,还是侯希白前来汇报工作时,告诉了独孤凤,再由独孤凤在晚上双修时,转述给常威知道。

    对此,常威表示很满意,着独孤凤再见到侯希白时,多夸他几句,顺便也夸安隆几句,给那大胖子增加几分办事的动力。

    又过去半个月,时间已至大业十年九月,常威降临大唐世界,已快满两年了。

    这一天,常威正在修炼龙吟铁布衫,门外忽响起了婠婠的声音:“常大叔,我师父想见你呢。”

    “祝玉妍要见我?”常威停下修炼,颇有些奇怪:“她不是还在卧床养伤吗?怎么想起来要见我了?”

    【今天这三更,又是一万多字。求勒个票~!推荐票,月票,都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