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农家巧手妇 > 第三章 承认
    顾时安和白薇解除婚约,他为白薇的事付出挺多。没有婚约在,他和白家的关系没有疏淡。今日白薇成亲,他以哥哥的身份出席。

    他在白家的房间,一直保留着。郎中说白薇熬不过今晚,顾时安留在白家过夜。

    顾时安和白孟将借来的桌子和碗给乡邻送去,回来听见白薇醒来的动静,他才会提出要见白薇,却也知道身份不同,需要避嫌,方才等白孟先进去通传。

    白启复和江氏头脑还是懵的。

    白薇这番话,彻底颠覆他们对顾时安的认知。

    一时没法消化。

    他们现在不想见顾时安,需要缓一缓。

    而且今晚是白薇洞房夜,沈遇虽生死不知,顾时安进来不大合适。

    “薇薇,你刚醒过来,身体还虚着,先到床上躺着。我和你爹先回屋,等白天再和时安说清楚。”江氏要静一静,好好想一想。

    白启复心疼白薇,看她脸色苍白,催促她上床歇着,别胡思乱想。

    “爹、娘,他在外等着,就让他进来吧。”白薇看一眼白孟和白离,“两个哥哥都在,也不差他一个。”

    只有顾时安亲口承认,白父白母才会真正相信!

    江氏还想说什么,白离一溜烟跑出去,将顾时安给喊进来。

    白离想要顾时安对峙,是不是他推的白薇!

    顾时安进屋,朝白父白母颔首,眸子紧紧注视着白薇。仿若清风和煦地眼睛,瞬间红了,里面蕴含着浓重的深情。

    目光一寸寸扫过白薇,确定她真的好了,嘴角微微颤动,喉口哽咽道:“你醒了。”

    白离看见顾时安眼底深重的情意,隐忍破碎的水光,当他看见满屋子的红,眼睛里布满痛苦,到嘴边的质问,白离生生咽下去。

    这样爱白薇的顾时安,怎么会对她下毒手?

    一定是白薇误会了!

    “娘,我饿了,你给我弄点吃的。”白薇看向白启复,让他与江氏一起离开。

    白启复看着白薇红着眼圈,强撑着才没有哭,心里一软,妥协地拉着江氏去灶房。

    白薇给白孟递一个眼色。

    白孟愣了一下,拖着白离一起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沈遇昏睡在床上,被两人忽略不计。

    “薇妹……”

    顾时安嗓音沙哑,看着昏黄烛光下的白薇,她那双含羞带怯的眼睛,此刻清泠泠地似一弯冷月,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仿佛他对她来说只是陌生人。

    白薇像是换了一个人,眼前的她,让他心底不安。

    明明快要断气的人,偏又好端端活过来!

    他跟做梦似的。

    “你后悔了吗?”白薇望着顾时安,他容貌俊美,温润如玉,通身透着书卷气,很讨小姑娘的喜欢。他肯用心讨好撩拨一番,许多小姑娘愿意对他死心塌地。难怪原身一颗心扑在他身上,也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知道他干的事,白薇都要被他眼底的深情和痛苦蒙蔽。“是不是后悔没有等我死透了,再救我上来?”

    顾时安心一沉,他是后悔,担心白薇死了,他身为未婚夫,会影响他来年春闱。以防万一,他等白薇还剩下一口气将人给救上来,在她死之前把两人的婚约解除,结果江氏还在犹豫。说来也巧,白孟这个时候又把沈遇救回来。他心思一转,让郎中将受伤不重,只是失血过多昏厥的沈遇说得严重。

    顾时安再提出自己要给白薇冲喜的事情。

    白离与他关系好,反应很激烈,不肯让他给白薇冲喜。被他三言两句引导,白离上钩,提出让白薇和沈遇冲喜。而他这个时候,拿出在县令爷那儿借的银子给江氏,买参吊着白薇,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江氏和白启复养他这么多年,也有感情在,见他一心一意为白薇,动了恻隐之心,不愿意误他的前程将婚约给解除。又有白离说项,白孟也同意白薇和沈遇冲喜。两个人的情况危急,江氏和白启复这才点头答应,只花一天时间将喜宴张罗好。

    白薇死了,沈遇活过来,也是因为冲喜才好,不怕露陷。

    他做梦想不到白薇活了!

    如果早知事情超出掌控,他一定等白薇死透了,再捞上来。

    “薇妹,你还在负气?我已经知错了,早知道你会差点没命,我一定不会说那种话让你生气。我是后悔了,可再多的悔恨,有些事情也没有办法弥补,你已经嫁给别的男人。你放心,我们做不成夫妻,我会将你当做亲妹妹看待,奉养伯父伯母。我现在是举人,在书院有点门路,会给小弟打点铺路。没有你们一家人,就没有我今日的荣光,我定会报答你们。”顾时安言之切切,表明他的心意。

    白薇听他说得滴水不漏,即便白父白母不在身边,他仍是谨小慎微,在她面前装模作样,想要揭穿他的真面目,怕是不容易。

    她低垂着头,泪水一滴一滴掉在手背上。

    顾时安怔住了。

    白薇抬头,满面泪痕,“时安哥,我就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说要和我退亲,一定是和我开玩笑对不对?你心里喜欢我,就当今日这场婚事是给咱们办的。我和这个男人没有拜堂,这门亲事做不得数。乡邻知道我快不行了,你还给我冲喜,一定会说你情深义重。你重情重义,一定会答应的!”

    顾时安诧异了,没想到白薇这么好骗?!

    “还是说,你没有骗我?就是嫌我是个大字不识的村姑?”白薇两手抹去眼泪,傻笑着说,“我想给你惊喜,才故意骗你。我认得字,一个人偷偷看弟弟的书,字早就认全了。你不用担心举人的夫人,是个不识字的村妇。你不信,可以考一考我。”

    顾时安抿紧唇角,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白薇把他说过的话,全都堵回来。

    逼着他挑明,是她的身份配不上他!

    他沉默片刻,混乱的思绪,又变得条理清晰,“薇妹,乡邻都知道我们退亲,你和沈遇成亲冲喜。也的确是他让你病好了,我们不能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我娶你,村里会传出对你不好的流言。这会影响到大哥的亲事,还会影响小弟的名声,你让他怎么在书院待下去?你听话,不许胡闹了。”

    “我现在没有多大能力,好在是个举子,乡邻的地放在我名下,他们给的银子,我全都留给你。”

    白薇听懂他话中的深意,如果继续胡闹下去,她弟弟别想在书院待下去,放在他名下的地,也甭想要了。

    她心头火起,抓起桌子上的水壶砸过去,“你这个混蛋,之前拿弟弟的仕途威胁我!你现在不但拿这件事威胁我,还想要吞了我家的地!你太欺负人,别以为那日天黑,地里没有人看见!我明日就挨家挨户去问,一定有人看见你推了我!”

    顾时安躲避不及,水壶砸个正着,脑门磕青了,鼓出一个包。干净整洁的衣裳,也被茶水给倒湿,显得很狼狈。

    “白薇,你疯了!”顾时安脸色变得很难看,白薇的挑衅和举动挑起他的怒火,“我若娶你,你这般粗鲁蛮不讲理的女人,今后岂不是将那些达官显贵得罪个遍,将我一同给连累了?”

    既然早晚都得死,你倒不如早死了!

    这句话到嘴边,他突然醒过神来。就看见白薇脸上微妙的笑容,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坏事了!

    他被白薇方才蠢笨的模样给迷惑,又给她砸了脑袋,气昏头,一时失去理智,这才口不择言。

    其实也是被白薇那句话说得心虚,方寸大乱。

    如果真的有人看见了呢?

    白薇暗暗吐一口气,苍白的嘴唇微微一扯,“你现在终于承认了!”

    “我……”顾时安思绪快速转动,想要补救。

    哐当!

    门被撞开,江氏气得浑身发抖。

    白启复青黑着脸。

    话不必多,只这一句,就让顾时安原形毕露。

    他从来不呵斥白薇,也不嫌弃她粗鲁不讲道理。他都不怕白薇死了,他变成鳏夫,执意给白薇冲喜,又怎么会怕白薇连累他?

    顾时安慌了,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掉马的一日。

    他张嘴要解释,白薇抄起屁股下的板凳,朝他脑袋上砸下去。

    顾时安瞳孔一紧,下意识用手去挡。‘咔嚓’一声,手臂骨头裂开。

    ------题外话------

    哈哈哈,好肥的一章,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