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无限制演绎 > 1112:江湖术士
    先办事再说,她是谁以后再想。

    打更人的吆喝声响起,闫妄后退几步,冲刺一跃攀至墙头。

    看了看院内一眼,他迅速找到了一个隐藏点,贴着墙头翻越而过,随之就地一滚,来到一堆破箱子后面。

    他在心底回忆了一番此地的布局,绕过家丁的视线,悄然潜向后院。

    嗯?……

    路过院中,闫妄看到两个人正在对话。

    一人飞鱼袍,绣春刀,蓄着大胡子。身材壮硕,宛若巨熊。

    另一人看面相不过十几岁,白袍加身,是卢博明的儿子。

    大胡子笑着拱拱手,说道:“少爷,比试的事儿,有空再说。我此时前来,是要找卢千户汇报公事。”

    “好吧,明天我去校场寻你,咱们比试一下。”青年也知道轻重,没有纠缠,点点头留下一句,返身进了屋。

    闫妄躲在假山后,透过缝隙扫了一眼,当看到那大胡子的面容后,不由讶然挑眉:“这个时候,你竟然在这?”

    这个大胡子壮汉,名叫季元征,锦衣百户。

    他有个亲哥,名为季元武,是锦衣卫镇抚使,比锦衣千户还高一级。

    所以卢博明虽贵为千户,但面对这个有靠山的季元征,也不敢真把他当成百户呼来喝去。

    季元征来卢博明这里,并不奇怪,大家都是锦衣卫,一个部门,可能有事情商讨。

    但是问题在于,这都凌晨了,他还没走,这就很奇怪了。

    “有点意思呢。”闫妄面具下的脸,浮现出一抹思索。

    这里头如果没事,他是打死都不信的。

    看来今天倒是来对地方了。

    他转移视线,等卢博明的儿子离开后,悄悄的攀上房顶,悄无声息的跟在季元征后面。

    这个世界,可没有内力,真气这些玩意,更别提武侠剧中那些‘感应到杀气’之类玄学的操作。

    虽然有些人确实比较敏感,可以略微感应到人的注视。可远没有那么BUG……

    加上闫妄的视线,一直放在季元征脚下,并没有直视,一直盯着对方,故而季元征压根没发现身后跟着一个尾巴。

    一路到后院。

    季元征在管家的带路下,迅速进了书房。

    闫妄观察四周,发现灯火通明,压根没有潜过去的可能性。

    如果想过去的话,就必须原路返回绕出去,然后从后院那道墙翻回来。这么一来一回,起码得耽搁十几分钟,而且很容易被发现。

    他心里不禁轻叹,静静的伏在房顶上,遥遥望着十几米外的书房。一动不动,专注的观察着那里。

    蓦得,他忽然转移注意力,朝房子左边看去。

    如果他方才没有看错的话,那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片刻后,闫妄脸色微变,他看到一个隐藏在阴影下的人影,悄然绕到了房子后面。

    “有意思,这个卢博明果然藏着东西。”他没有妄动,对方是敌是友尚且不知,而且这么鬼鬼祟祟,八成不是什么好事儿。

    果然。

    他这个想法刚刚落下。

    书房内徒然传出一阵惊诧的怒吼,紧接着便是一阵沉闷的,金铁碰撞的声音。

    十几秒之后,房门忽然被撞碎,一身穿黑色长袍,鬓发凌乱的中年人,好似一块石头般,惨叫着飞了出来。

    他在地上,拼命的朝外爬。身上一片醒目的血迹,后背上还插着一柄短剑。

    紧接着,房内一阵嘈杂的声响,随后季元征手持绣春刀,如暴怒的黑熊冲了出来。挡在卢博明前面。

    一黑衣人带着古朴的青铜面具,手中提着一柄血光闪烁的长剑,迅速从屋里飞跃而出。

    其身姿若大鹏展翅,呼啸着扑向卢博明。

    当啷~

    季元征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怒吼着上前一步,长刀划出银亮的轨迹,携以可怕的力道砸在长剑侧面,飞起一脚,踹在黑衣人胸口。

    “铛,铛……”

    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数十位披甲持刃的护卫打着火把赶了过来。

    其中几人手持圆盾,挡在卢博明面前,又有几人将卢博明搀起,在同伴的掩护下迅速撤退。

    其他人则团团将黑衣人包围,一言不发的冲了上去。

    清脆的兵刃碰撞声,在寂静的环境中无比清澈。

    纵然黑衣人实力非凡,但这里不但有短时间可以拖住他的季元征,还有其他一众配合默契的护卫,一时间也无法脱身追击。

    眼见卢博明被救走,黑衣人情知今日之事怕是失败。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黑衣人深知取舍,一剑扫出,将众人暂时逼退。

    季元武顿时明悟过来这厮要跑,眼中精光一闪,不见慌张,面带冷笑着从后腰抽出一柄连射弩,朝着黑衣人扣动了扳机。

    叮叮……

    笃~……噗!

    射中了。

    黑衣人身体踉跄一下,但脚下却爆发出强悍的力道,翻身跳到石灯上,手中甩出一道铁索,缠绕在屋顶凸起处。

    随他用力扯动,三两下跳上房顶,在季元征愤怒的吼声中,跃出后院,消失无踪。

    闫妄眼中精光闪烁,隐秘的朝后退了几步,现在护卫注意力都被吸引,正是脱身好机会。

    他从房顶跃下,翻墙而出,朝黑衣人方向追去。

    ……

    “那家伙受伤了,跑不远。”闫妄手中飞爪一甩,借力跳到房屋之上。

    举目四望,他余光瞥到街角迅速消失的影子,嘴角微微一翘,朝着那里奔驰而去。

    “血。”

    他鼻翼动了动,往旁边看了眼,墙上赫然留着一个暗红色的血手印,不止墙上,地上也有。

    闫妄谨慎的摘下背后的长剑,顺着血迹一路追赶。

    “叮~”

    蓦得,他身体前冲之势戛然而止,好似踢到石头了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倒下的瞬间,一道寒光擦着他的脑门掠过,深深的钉在背后的墙壁上。

    反观闫妄,倒下的那一刻,双手在地上一撑,蜷身一个翻滚,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停顿,再度站起。

    长剑在手,在出鞘的刹那,闫妄袖口徒然射出一抹乌光。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闫妄会这么下作,借着拔剑吸引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