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是个狠人
    “粱皇,炼阴阵已经布置好了,只要启动就能将整个骆国化为一片阴地。”这名为粱皇的旁边突然冒出如黑色影子一般的人影,声音带着丝丝刺耳,如金属相互摩擦般说出这句话。

    粱皇淡然道:“好。”

    说着,他目光扫了眼数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想要护他们,不如来护我。”

    说完,他脚步轻轻一踏,整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名从地面上升起黑色影子亦渐渐融入地面,彻底不见了踪影。

    ……

    ……

    此时此刻大厅内是嘈杂一片,七嘴八舌的声音大多集中在六名强国之间,而小国见的争夺亦是搞得面红耳赤,甚至孙若愚还听到有人因为风格不同的两国建筑到底要不要过年扎红灯笼而争得差点大打出手。

    孙若愚在旁边看的是兴趣缺缺,呵欠连连,说真的,像这种扯皮的情景他早已经预料到,对于这种会议简直没有意义。

    “既然你们选不出来,依我看,我来做盟主就好了。”大殿外陡然冒出一道清冷如刀锋般的声音。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闻声看去,赫然是那粱皇。

    孙若愚眉头一扬,抿了抿嘴,往后瞥了眼神色煞白的步天祈,心里明白来者不善,是个狠人。

    看粱皇旁若无人,自顾自地向大殿正上方走去,显然是想要去坐那基台上方的王椅。

    齐王见对方一副将众人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道:“你算什么,敢在这……”

    话语尚没有说完,这粱皇目光如刀,直接看向齐王。

    齐王顿时止住了言语,似乎整个人定住了一般,而旁边的孙若愚看得是面色大变,不单单是他,步天祈亦是看出一丝端倪。

    他嗓子干,涩声道:“以目杀人?!怎么可能!”

    孙若愚脸色凝重,这种人,其实力绝对恐怖无比。

    “比渊微道人如何?”

    “恐怖,神威如狱,如渊如海。”

    步天祈因为走的至诚之道,对于强者的敏锐感要比孙若愚强得多,能从他口中说出这种评价,绝对不浮夸。

    得赶紧走。

    孙若愚心中不妙,但亦不敢有所异动,他瞥了眼齐王,此刻已然端坐正身,但目光无神,早已没了声息。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而齐王旁边的护卫亦是现他没有生命迹象,心中明白是刚才粱皇所瞪眼造成的,心中盛怒的他热血一涌,怒吼一声。

    “纳命来!”

    这名身着盔甲的猛将口中低吼,龙行虎步间迸虎吼龙吟之声,拔出的战剑直直斩向粱皇。

    面对这凶猛绝伦的一剑,粱皇没有任何表情,目光仅仅略微一斜,这气势如虹,杀意冲霄的汉子陡然僵立住,身体顿在半途中,僵立片刻,摇摇晃晃仰倒在地上,传出扑通一声。

    这一场面顿时让众人哗然,那粱皇的声音听到周围如苍蝇一般的声音时眉头微皱。

    “闭嘴。”

    这两个仿佛有奇异的力量,声音不但不小,然而确认整个大殿针落可闻,而听到这两个字的孙若愚亦是呼吸一滞,心神震动,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这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其实力绝对过了天人交感之境。

    这是入了下一境的绝世强者。

    念到这里孙若愚内心后悔地捶胸顿足,为啥要答应夕颜将突破之法传播天下,要是不传播,说不定这就啥事没有了。

    场面一片寂静,巨大的压力弥漫在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

    终于,有人再也忍耐不住,坐于大殿最外方的一名小国君王起身闷头便往外逃。

    粱皇屈指一弹,一道无形气网便瞬间将这名小国君王略过,紧接着无数碎肉顿时从他身体上散落了下来。

    这一情景顿时给在场的所有人提了个醒。

    孙若愚无奈苦笑一声,看来今天没法善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怖罩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这名不之客身着黑色王袍,对于杀人没有丝毫犹豫,更重要的是对方的身份乃是君王,这家伙下手都没有任何犹豫。

    是个狠人。

    此时粱皇已然踏上基台,转过身来俯视众人,平淡的目光陡然间变得犀利,眸子中投射出无尽霸道之意。

    “吾为粱皇,乃人间正统,当统御天下,尔等皆是伪王,当诛。”

    粱皇平静的道了一句,话语说出间,整个大殿气氛顿时一变,粱皇话语仿佛言出法随一般,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异样在弥漫众人心间。

    孙若愚只觉得心中一突,内心中仿佛觉得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快要缺失了一般。

    穿过大殿屋顶,若有人精通望气之术,便能看到竟有一条巨大的黑龙正在不断吞噬撕咬这数十条大大小小的金龙,当中有两条赫然已经被这条凶狠的黑龙吞入腹中。

    不骆国都城内的一处凉台上渊微道人和夫子正怡然自乐的小饮着酒。

    “不知道这联盟会议进行得怎么样了。”

    听到渊微道人的焦灼的话语,夫子嘿笑一声,慢悠悠道:“你以为组成联盟会这么容易,要不是我们在暗中花费大力气让各国君主同意此事,像这种诸国君主齐聚一堂的场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完全可以说得通的。”

    他叹息一声,“没有十天半月,恐怕理不出一个头绪的。”

    说到这里的夫子叹息一声,“我现在算是明白你们为何故意下引子让外族知道通往这里的路途,虽然是一剂猛药,稍有不慎便会遗祸整个华夏,但这记猛药若是用对了,整个华夏应该能够融合为一体。”

    渊微道人苦笑一声,微微摇头,“若非诸子百家,各流派过多,皆是暗中或扶持或推崇,成为各国的主要流派,我哪里费这么大劲,干脆全员出动,助力一位明君,让其横扫天下岂不是简单。”

    他如夫子一样叹息一声,“可惜呐,这三教九流过多,也不是好……”

    渊微道人蓦地止住声音,神色凝重,快步走到凉台边上看向骆国王宫。

    “到底是什么?”渊微道人眉头深皱,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一直盯着王宫上空看个不停。

    夫子见渊微道人异样,不由得询问,“现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