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小心寡人告你诽谤
    想到这里的他瞥了眼楼船下方,这些黑衣人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撒石灰,丢暗器,抛飞镖,简直刷新了孙若愚的三观。

    就连领这五百人的刘泉亦是被人弄得灰头土脸,怒吼连连,异常勇猛,却暂时无法突破黑衣人故意设下的重围,想要去保护孙若愚,似乎遥遥无期。

    这是一帮没有品位的杀手!

    心中给予这些人评价后,孙若愚正想要收拾收拾这些眼睛长歪了的家伙,让他们知道自己可不是软柿子那么好捏的时候,眼前蓦地窜出一道人影冲到他面前。

    赫然是那步天祈。

    此时步天祈面沉如水,手中提着插在剑鞘的长剑,目光扫了这七名黑衣人一眼,开口道:“请王上放心,这些人交给我,定护你周全。”

    孙若愚也乐得不动手,微微点头,故作沉声道:“那就交给你了。”

    说完,干脆的退了数步。

    伫立长枪,静静地看着步天祈如何挥自身的极剑。

    “布阵!”

    七名黑衣人当中的彦斌沉喝一声,六人手中的长刀齐齐一摆,步调协同简直让孙若愚都侧目不已。

    这是想要干嘛?

    脑海中的这个疑问刚起,孙若愚神色一怔,此时此刻面前的这七名黑衣人仿佛形成了一个整体,动作一致,没有丝毫加快,亦没有丝毫滞后,总之就是一句话,整齐划一,七名黑衣人仿佛成了一人。

    “杀!”

    七人齐齐喝了一声,长刀齐齐递出,朝着步天祈攻去。

    这七人皆是筋动骨鸣大圆满境界的武者,然而这协同攻击下,不远处的孙若愚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接引星辰之力?!

    这七人竟然可以接引星辰之力笼罩刀兵,向着步天祈而去,其势恍若星辰压世。

    这是只有天人交感的真人级境界的级强者才有的姿态,竟然在这一刻被这仅仅是筋动骨鸣大圆满之境的七人练手布阵施展了出来。

    不单单是孙若愚的面色变了,杵在七人面前的步天祈也顿时变了颜色,手中长剑立时出鞘,剑光如水银波动。

    “纵剑术。”

    步天祈轻喝一声,剑光如水泼一般倾斜出去,煌煌天地间仿佛从中盛放出凌厉剑势,升腾无尽剑光。

    孙若愚眼睛微眯着,步天祈所迸出来的剑意,比之前更凝练,更锋芒毕露。

    然而面对堪比真人境界绝世高手出手的七人攻击,步天祈这点剑意实在是有些不够看。

    果不其然,面对真人级攻势的步天祈,其凝练出来的剑意如同纸糊的一般,七人合一所夹杂着的星辰力量的刀光直直击碎了步天祈的剑光。

    危机之间孙若愚毫不犹豫地一个箭步上前,体内真元和真气齐齐迸,长枪带着呜呜之声,横到步天祈面前。

    恐怖的星辰刀光直接将孙若愚横来的长枪绞碎。

    然而这瞬息间的空档,步天祈终于是反应了过来,步伐一动,险险地避开了这致命一击。

    看着含杂着星辰力量的刀光远射出去,孙若愚朝退到他身旁的步天祈揶揄道:“还能交给你吗?”

    步天祈倒也光棍,“对方结阵能引星光,我没办法应对,你实力比我强,我们两人练手应该能打乱对方的步伐,只要让他们没办法结阵,我们就能一一诛杀他们。”

    步天祈的话语不大不小,不光孙若愚听得清楚,就连那七名结阵的黑衣人亦能听得一清二楚。

    那薰儿忍不住开口,冷声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钟吾昏君,你这狗贼,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孙若愚听到这似乎怒极的薰儿,连骂他两声时,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神色略显尴尬的问道:“我是昏君?”

    “滥杀无辜,残害忠良,任用佞臣,不是昏君是什么?”薰儿冷冷道:“开设东厂和西厂,将自己的眼线布满钟吾,只要百姓对你稍有不满,便不分青红皂白的抓捕,你……”

    “喂喂喂喂,麻烦你说话依据事实说话行不行,小心寡人告你诽谤我给你讲,寡人自登基以来,兢兢业业处理国事,整个钟吾在我的手上蒸蒸日上,你可以随意去一个城镇问问,有哪些地方有人吃不饱饭的?百姓安居乐业,外敌不敢轻辱!你说,我哪里昏君了?”

    “狗贼,杀父之仇,偿命天经地义!”

    孙若愚听到这句话时不由得眉头一扬,正想要开口询问自己到底哪里杀了她的父亲,虽然死在他手上的人命没有五十也有八十,当中有仇家找上门来的,确实情有可原。

    然而孙若愚刚刚张口,就不得不紧紧闭上嘴巴,同时体内真气一动,一脚重重踏出。

    顿时间,自脚底的劲力散开,木质地板寸寸龟裂,一直蔓延向七人。

    步天祈此时也反应了过来,手中长剑一剃,将脚下的地板全部掀开。

    只要把这地方拆了,让七人站不稳,气息出现一丝破绽,那么他们就能抓住这一机会将对方的阵法破掉。

    在地面上他们还没什么办法,在船上,只要把船给拆了,孙若愚就不信对方还能悬空了不是。

    果不其然,指着大船最上方的层楼破坏,孙若愚更是拔出长剑,一剑斩断身旁两方的柱子,长剑不断迸射剑气,破坏承重柱。

    这是承重柱,被孙若愚干净利落的斩断后,孙若愚居住的顶层楼顿时塌陷,一下子压了下来。

    七名结阵的黑衣人见到身后的房屋竟然向他们压了过来,身上凝结的气势不由得齐齐一顿,就要躲闪开来时,孙若愚眸光一凝,毫不犹豫地提剑而上,与此同时步天祈亦没有丝毫怠慢,显然也是抓准了这个时机想要将这七人拨开。

    两人几乎同时而至,手中的长剑亮出如水银般的月光,剑芒在这一刻盛放到了极致,简直比天上的月亮更要耀眼。

    轰隆隆!!

    一声巨响随着建筑的倒塌陡然倒下而出,掀起的烟尘直接将这艘大船的顶层给覆盖笼罩,久久不能散去。

    这艘大船极大,排水量将近五千吨,舰长一百五十米,舷宽三十五米,有六层高楼,可想而知孙若愚居住的房间有多大,当这顶层近一半坍塌下来会出多么惊人的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