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公输家的机关术
    看到张茂开口,孙若愚略一挑眉,这老头禀报的事情大多都是好事,他喜欢听。

    “你倒是说说。”

    看到孙若愚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张茂苦笑一声,微微摇头道:“王上,修建弛道一事已经在操持了,我提议将修弛道一事交给公输家的人来做。”

    孙若愚眉头一扬,“哦,公输家的人来了?是谁?”

    “是公输家最年轻的一辈,公输阜,此人精通天文地理,星象八卦,机关巧术,可以说是公输家青年一辈中最有实力者。”

    孙若愚听得好奇,“他现在在吗,在的话,领上来我看看。”

    “是!”

    张茂答应一声,随即转身快步走出大殿,去领人来,孙若愚看在眼里,心中惊讶,之前文武考试的时候,张茂也就站在朝堂门槛上,扯着嗓子让下人带进来,哪里会像现在这般,亲自跨出门槛去迎接。

    等到张茂将人引来后,孙若愚看着他身旁的青年,年纪与他一般无二,差别不大,唯一值得在意的就是对方的体型,面貌普通但眉骨边有一道小口,其双目炯炯有神,身高九尺,身强体健,猿背蜂腰,肌肉达。

    这哪里是一个精研机关术的科研人员了,完全就是一位一顶一的猛男级近战人物。

    “咳咳,你就是公输家的公输阜?”孙若愚轻咳一声,开口询问。

    公输阜微微点头,朝孙若愚微微躬身,拱手简单行礼后,开口道:“正是在下。”

    看着这位猛汉,孙若愚问道:“你在机关术上有什么得意之作吗?”

    公输阜一脸淡然点头,“当然。”

    他从怀中取出一只木鸟摊在手掌心中,这木鸟是雕刻得活灵活现,似乎下一刻就会从他手中飞走一般。

    公输阜盯着木鸟,手掌微微振幅了一下后,这小鸟如同受惊一样,叽叽喳喳的振翅飞了起来,在朝堂之上到处环绕。

    “这只木鸟乃是我根据墨家机关术借鉴而来的一些小玩意儿,虽然没有任何作战能力,但也算是一个体现制作者的机关术水平。”

    看着依旧在朝堂上方绕着房梁四处飞舞,口中依旧叽叽喳喳的叫唤个不停。

    孙若愚看得新奇,完全没有想到这小巧的机关木鸟居然会如此活灵活现。

    “这木鸟是依靠是什么力量来驱动它的?”

    公输阜略显意外看了眼孙若愚,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问出这么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他答道:“无风自动,只要摊在手掌中心,轻轻的摇晃它,便能够自己飞起来。”

    孙若愚若有所思,看样子应该是依靠木鸟体内的内循环机制,一种类似磁铁式永动机的东西,只要最开始的触动,那么就能一直持续下去么。

    心中想着,孙若愚问道:“能持续多久?”

    公输阜自傲道:“一个时辰。”

    孙若愚微微点头,心中感慨无比,没想这方世界的机关术居然会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甚至有些地方用现代科技来说,这木鸟运作方式还真不完全解释得通,更何况是他一个文科出生的人,哪里会理解这些东西。

    不过孙若愚心中也明白,这个世界有凡力量,更有所谓的神兵利刃,法器至宝,就如那渠禾手中的梅花画卷,都是法宝一类的东西,机关术中也绝对会运用到所谓的天地元气才是。

    “你会造火炮吗?”孙若愚询问。

    “火炮?”公输阜一愣,随即略一思索便反应了过来,奇怪道:“这东西有用吗,一个由火药引子做为燃料,从炮口弹射出铁弹子,能打死多少人,而且我记得钟吾不由这样的火炮吗,叫什么虎头墩。”

    公输阜话语中的嘲讽之意尽显无疑,孙若愚也不动怒,笑道:“所以这个时候我需要你们公输家的机关术,你们公输家不是一直有怨念自己的机关术被人称作奇淫技巧吗,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我们钟吾想要展,而你们公输家亦想要将自己的机关术名扬天下,现在,你们机会来了。”

    看着孙若愚的眸子清亮,越说越嘹亮的声音,公输阜显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于他而言,张茂仅仅是和他说钟吾有几项工程需要他们公输家的人来设计监管,没想到孙若愚给他来了这么一处。

    迅回过神来的公输阜脸色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口说道:“大王,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要在钟吾设立一个技术司,请你们公输家精通机关术的人任职,为我钟吾兴盛,展生产工具,修建弛道,打造壁垒,强化刀兵,改善水利,让你们公输家,名垂青史!”

    公输阜那个心潮澎湃啊,他完全没有想到孙若愚思想居然会这么朝前,在这个只认武功练气为正道的时代,还有一位强国之王重视机关术能够用于民生。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略微平复下心绪,开口道:“大王,我公输家主要研制的机关术都是杀人毁城的机关术,想要展民生工具,墨家不是更合适的选择吗?”

    孙若愚微微摇头,“墨家的理念太霸道,不适合我。”

    “霸道?”张茂疑惑。

    而公输阜亦是一脸奇怪,似乎很难想象霸道这个词会从孙若愚口中蹦出来。

    “墨家兼爱非攻,主张和平,休刀兵,要是将他们给请过来为我钟吾做事,就算严厉制止他们参政,但做一些军机要事上面……”说到这里的孙若愚微微一顿,沉吟了好一会儿,看向公输阜道:“公输先生,你看这样可行,我钟吾的利百姓之事我可请墨家来做,而军中杀伐之器全部交由公输家的来做,你们两家有意见可他,但绝对不能参与政事,可否?”

    公输阜想也不想,出声道:“大王,墨家能做的,我公输家亦不是不能做,就像这只机关鸟,墨家能做的,我公输家亦可以做。”

    孙若愚眼中不自觉的划过一丝笑意,这就是典型的驭人之道,绝对不能让一方觉得钟吾缺了他们就不行,不然的话刚开始还好,一旦让他们心里产生一种钟吾非他们不可后,便会张扬跋扈,甚至有些事情会先斩后奏,一些所做的工程完全不按钟吾所需,而只按照自己所思所想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