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一百零三章 骆冰啊骆冰
    铛!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陡然荡开,在这寂静的寝宫内陡然间荡开,清脆无比。

    而孙若愚蓦地睁大眼睛,看向那一根挡住长剑的晶莹手指,这赫然是骆冰伸出来的一根手指,格在了自己脖颈见,挡住了孙若愚手中拿足以将她人头落地的长剑。

    此时此刻的骆冰神色冷漠,再不复之前那般一副单纯的模样,她正要张口说什么时,只见孙若愚神色冷厉,体内内劲狂涌之下,口中轻喝一声,长剑爆绚出银亮剑光,他手腕微微颤动,长剑一翻,手中的长剑带着剑音朝骆冰的脖子上割去。

    感受到孙若愚那突如其来的狂暴力量,其势如火山喷一般的凶猛,骆冰脸色微微生了变化,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孙若愚居然会爆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霎时间反应过来的骆冰赫然伸出两指夹住了的长剑,似乎想要凭借这纤细的两指抵住孙若愚爆出来的攻势。

    借力而起的孙若愚直接踩着不堪受力而坍塌的大床,长剑硬生生顶着骆冰那叫嚣的身体向前直冲而去,连带撞翻碎裂无数家具,狠狠地撞击在墙上,径直轰出一个圆形凹陷。

    看着骆冰依旧用两指紧紧夹住自己的长剑,依旧将长剑禁锢在自己不短不近的距离,显然对于孙若愚的攻击显现的游刃有余。

    孙若愚见到这一幕亦是没有任何惊慌,这骆冰的实力竟然比他更要高强。

    筋动骨鸣大圆满之境!

    孙若愚心中震动,轻喝一声,“请叶孤城上身!”

    呢喃声音一起,孙若愚脑海中那厚重无比的金砖赫然散出熠熠光辉,一道孤寂剑意转瞬间侵袭了他的全身,只见孙若愚神色气质一变,一种淡然、冷漠的气质从他身上油然而生,更重要的是,孙若愚此时的目光变得无比犀利,犹如两柄出了剑鞘,泛着森寒剑光的眸光幽深地盯着骆冰。

    浑然没有觉孙若愚变化的骆冰正要开口说点什么时,倏地感受到长剑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夹住的长剑直接侵袭过来,如山崩地裂的穿刺感让她勃然色变,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孙若愚居然会迸出如此强大的攻势。

    长剑上方的剑气在孙若愚的内劲灌注下彻底喷出来,犹如山洪猛兽,来势汹汹,直让骆冰几乎拿捏不住,强大的剑气凌厉到了极致,骆冰再也绷不住颜色,果断松开了长剑。

    只见她脚步一侧,于长剑就要刺中他的千钧一直接,险险避开了孙若愚的剑势。

    骆冰惊魂未定,神色惊异道:“你不是刚刚初入骨鸣境界吗?”

    孙若愚面色平静,“那又如何,杀你足矣。”

    仿佛此时的孙若愚没有丝毫感情,眸子中出了剑意还是剑意,眼前的骆冰就如土鸡瓦狗,似可随时一剑将眼前的可人儿给杀了。

    话音刚刚落下,只看到孙若愚一个箭步便冲到骆冰面前,丝毫不与眼前人废话,他手中长剑剑光霍霍,凌厉到极致的剑气似可开山断岳一般。

    骆冰不由得紧抿嘴唇,全神贯注应对孙若愚递来的长剑,这长剑剑气上所蕴含的剑意让她汗毛倒竖,几乎难以自持。

    冰冷,孤寂,甚至有一种渗人冰寒的冷意。

    人怎么可能衍生出这样的剑意,骆冰脸色紧绷,其右手并起双指,朝着硬是朝着长剑生生迎去。

    铛!

    长剑如锋,然而骆冰的双指却犹如巍然不动的神铁,没有丝毫损坏。

    然而此时的孙若愚见到这一幕却没有丝毫慌乱,神色波澜不惊,只看到足尖一点,孙若愚撤身抽剑的同时,身子如一朵羽毛一般上浮到半空当中,他身形一顿,竟然是极短暂的漂浮在了半空当中。

    孙若愚的眸光顿时迸射出森寒剑意,体内如波涛汹涌的内劲却在这一刻急减少,长剑中的剑气盛放得几乎快要变成了一轮圆月。

    此时此刻的孙若愚仿佛人与剑似已合二为一,随即半空中的孙若愚一动,四处无法借力的他却如闪电,快极了,其手中的剑光如匹练如飞虹,直刺了过去,剑光辉煌而迅急,没有变化,甚至连后着都没有,显然,神色波澜不惊的孙若愚已然将全身的功力都溶入这一剑中,而没有变化有时也正是最好的变化。

    这一剑形成于招未出手之先,神留于招已出手之后以至刚为至柔,以不变为变。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度,那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

    骆冰仅仅来得及睁大眼睛,孙若愚的长剑便已从她胸膛穿透而过,她低着头看着刺入自己胸膛中的长剑,一脸不敢置信,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长剑贯穿要害。

    这一招,赫然是叶孤城的成名剑招,天外飞仙!

    她慢慢抬头看向一脸平静得冷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孙若愚,不由得惨然一笑,“大王,是你赢了。”

    孙若愚听到骆冰的话语仅仅只是抿住嘴唇,慢慢将长剑抽出,这才开口道:“你想要袭击我?”

    失了支撑力,又感受到自己体内急流逝的力气,骆冰摇晃了一下,随即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气息衰弱,但却神色诡秘,“你知道是谁指使我的吗?”

    看到骆冰彻底丧失反抗能力,孙若愚这才开口道:“我知道,高文韬。”

    骆冰神色惊讶,看到一脸没有丝毫情绪反应的孙若愚,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挫败感,本以为可以看到孙若愚又惊又怒的表情,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是这么一副反应。

    她不禁苦涩一笑,默认了此事。

    孙若愚道:“他想杀我?”

    骆冰看着孙若愚的面孔,胸膛渗透出来的血液已然将她周围地板染红了一大片,“你不是也想杀他吗?”

    说到这里,骆冰脸上不有露出一丝解脱,一丝畅快,“我倒想要看看,你们中午丞相和大王的争斗,谁能笑到……”

    骆冰话语尚没有说完,孙若愚面无表情的递出长剑,将其脑袋给生生地搬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