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八十四章 送上门来的高手
    步天祈连忙微微摇头道:“哪里,只是初出江湖,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需要熟悉。”

    等到众人依次坐下,正所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几人都都放开了些,孙若愚笑道:“此次纵横家出山,径直前往钟吾,不知道钟吾哪里吸引阁?”

    步天祈开口道:“这次出山是受我师父指引,特来钟吾游历。”

    孙若愚眉头一扬,也没有多问,转而道:“不知道步先生是纵横家的纵派继承者,还是横派继承者?”

    纵横家分为两派,但传授者确实一人,只有纵横两派分出高下,才会将纵横家的传承修习完整。

    步天祈回道:“我是纵派传人。”

    孙若愚了然,“冒昧问一下,那么那位横派传人又去了哪里?”

    步天祈:“秦国。”

    等到气氛适宜后,孙若愚开口道:“步先生,我就直接开门见山说了,既然眼下步先生受师命来钟吾,眼下肯定还没有去处,不如做我门客如何,你放心,衣食住行,亦或者是武学练气上面的修炼资源,我保证给最顶尖的。”

    这话孙若愚还是说得相当自信,汇聚一国资源,除了那些天地自生,独一无二的天材地宝,无论需要什么都能够轻松拿到,简直不要太简单。

    步天祈略微沉吟一番,思索了下,确定自己两眼摸瞎,随处走也只是无头苍蝇,而且钟吾国虽然有乱象,但依旧是一个强国,修炼所需的资源完全能够满足眼下这个年纪是他实力高展期,如果有修炼资源做支撑的话,度会更快,也能更容易达到高峰,所谓的穷文富武便是如此,索性他顺势便答应了下来,“如此,便唠扰殿下了。”

    孙若愚神色欣喜,连声哪里,说真的,能够拉拢这么一位级剑客来他这里做门客,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不禁喜悦道:“步先生放心,你现在这里住一晚,等我为你安顿好府邸后就亲自过来接你,时间最多不过三天。”

    步天祈神色如常,只是略微点头,“多谢殿下。”

    合吾先生是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等到两人说完,这才抚掌笑道:“恭喜殿下,竟然能把步先生留下,实在是可喜可贺。”

    一番酒宴过后,孙若愚与两人告别,约定登基后的第三天再在这里聚集便径直离去。

    走到王宫高大的城墙边上,孙若愚仰头看了看这数丈高的宫墙,上方不时有羽林军巡逻队穿插而过。

    孙若愚摸着墙叹了口气,之前他可是飞出来的。

    ……

    ……

    坐在车轿中的孙颖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高耸城墙,心情略显紧张,她倒不是去大城市而紧张,而是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素未谋面的同父异母哥哥,让她有点坐立难安。

    旁边看在眼里的小四不由笑道:“请公主放心,回去后只有经过独有的鉴定手法,确认你属于王室血脉就行。”

    孙颖问道:“不会出错吗?”

    这小四可以说完全是用镖局的前途来给她的承诺,大棒加红枣用得是非常纯熟,在镖局众人的催促下,是踏上了这次行程,可以说如果能够自己选择的话,孙颖根本不想沾染这些事情,临别时当家的再三对她嘱咐过。

    自古帝王无亲情。

    ……

    ……

    第二天一大早,孙若愚刚醒,那骆冰便过来施了礼,说道:“殿下,高丞相求见。”

    正自己慢条斯理吃着早饭的孙若愚眉头一扬,“让他进来。”

    “是。”

    看着骆冰踩着小碎步的背影,孙若愚无声叹息,这哪里像十四的少女了,翘臀浑圆紧致,双腿修长,前方是一对馒头……总之一句话,这古代人也喜欢吃激素吗,这么容易就能把身体张开的,这些两天骆冰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把自己的身姿优美曲线展现出来,害得孙若愚这新生正能量的四有青年伸出手掌拍了骆冰屁股一下,惊得对方是满脸通红,如同受惊的小兔子。

    啧……可惜啊,他在王宫里,谁都不能信,只能秉承着自己以前的风格,杀伐果断,一本正经。

    真想赶紧当当昏君呐!

    想到这里的孙若愚也不由得揉了揉眉心,昨天早上去祭拜那父王,各种礼仪繁重,扰得他不行,唔,等做王后,一定要提倡礼仪从简,就算是死了埋葬,也要一起从简才是。

    正当孙若愚想入非非时,高丞相一行有三四人便进了殿内,朝孙若愚微微躬身行了礼,礼毕后,孙若愚便把目光放到那名娇小玲珑的女子身上,孙若愚直视的目光让让这女子相当不自在,不由得撇过头不去看他。

    看样子这就是他那父王在外边搞得风流债了……不过这女人虽然生得娇小玲珑,但出水芙蓉,清秀无比,最重要的是气质间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风采,咳咳,说白了就是女汉子,虽然长得漂亮,但气质出众,让人生不出异样心思来……

    孙若愚盯着孙颖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轻咦一声,怎么越看这女子越面熟,最后他心中一动,“是你?”

    孙若愚话一出,不单单是孙颖惊愕,就连站在一旁的高丞相也是始料不及,完全没有想到孙若居然会认识孙颖,他突然现自己把控的事态逐渐在向不可控的方向展。

    孙颖惊奇,看着前面这位丰神俊朗的挺拔青年,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惊奇道:“你认识我?”

    “倒不是认识。”孙若愚微微摇头,“只是回司吾的时候,看到过你押了一镖往萧关城的方向过去了。”

    孙颖一愣,随即恍然大悟,“你当时就坐在那一队官兵里?”

    孙若愚搓了搓手,本来略显阴沉的心情稍微振作起来,他含笑点点头,随即转头向高文韬问道:“高丞相,你说有特殊的手法验证血脉,但我与她同父异母,我俩是否兄妹也能验得出来?”

    要是高文韬和他什么滴血认亲,他保管走下去将这个脑残玩意儿打得屎都给他崩出来。

    高丞相恭声道:“殿下,此乃古法,一直延续至今为止没有出过一例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