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七十九章 思破局
    孙若愚寻声看去,好家伙,这小宫女看年纪不到十六岁,这一双水盈盈的灵动大眼睛就这么勾魂,尤其是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模样,实在是惹人怜爱。

    小妖精啊!

    内心活动剧烈的孙若愚面色如常,微微点头,“好。”

    在宫女的指引下,来到从室侧入了后面,里面竟然有一方温泉水池,宫女将他的衣物尽数褪去,就要将他的短裤脱下时,孙若愚及时阻止道:“我自己来,你们先出去吧。”

    小宫女身体一颤,一双大眼顿时噙着泪,连忙朝孙若愚跪了下来,“殿下恕罪。”

    孙若愚纳了闷了,这怎么整的他是恶人了一样,孙若愚好笑道:“恕罪,你有什么罪?”

    小宫女硬生生忍者泪水,低声道:“婢女刚刚入宫,服侍殿下出了差错。”

    “有什么差错?”孙若愚无奈,“我只是不习惯有人扒我短裤。”

    小宫女听到孙若愚的话语不由噗嗤一笑,随即赶忙收声,不敢言语,王宫不比其他,戒律森严,要是做的不好,稍有差池就人头落地,不是说说的。

    孙若愚就这么慢慢走入泉水内,坐在台阶上,这才将短裤脱下,整个身子全部浸泡在温泉当中,只剩下一个脑袋冒出来,他是舒爽的叹息一声,这温泉温度恰恰好,高了烫皮肤,低了又没有感觉。

    果然,做王确实是不错。

    好一会儿,见小宫女依旧红着颈侧立身旁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婢女叫冰儿。”

    孙若愚略显慵懒道:“全名呢。”

    “婢女叫骆冰。”骆冰盈盈朝孙若愚施了一礼,低声朝孙若愚答道。

    孙若愚扫了眼四周,这几名宫女长得都不差,甚至可以说随便放出去一个都能说得上花容月貌,这王宫里面的生活实在是太糜烂了。

    孙若愚心中感慨,这些人恐怕是经过精挑细选后才会入宫的,除了生的好看外,更要有才德兼备二字,虽然说不上多有才,但至少得识字才行。

    “骆冰是吧。”

    骆冰连忙答道:“婢女在。”

    孙若愚随意道:“你知道我父王是怎么归去的,他归去后,宫内有生过什么事情吗?”

    “回殿下,大王患得是急病,等到高丞相反应过来,请那些练气士和医师过来看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因为有高丞相主持朝政,所以并没有生什么过多的改变。”

    骆冰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孙若愚的话语,亦不敢不如实回答,眼前是钟吾未来的王,伴君如伴虎不是说说的,要是自己说的不称心,人头不保都是轻的。

    孙若愚若有所思,他瞥了眼旁边的骆冰,“高丞相很厉害?”

    骆冰亦没有察觉到孙若愚口中的语气,如实答道:“丞相大人将钟吾打理得井井有条,应该很厉害吧。”

    此话一出,旁边听着的宫女瞬息间微微变了颜色,诚惶诚恐,却又不敢多语。

    气氛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下来,骆冰亦是知道自己说错话,却又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惹得对方不悦,自顾自的在那里患得患失。

    好一会儿,孙若愚轻吁了口气,和高丞相高文韬相比,玩弄权术,阴谋诡计,他实在是太嫩了,与其如此和对方疲于应付的勾心斗角,不如直接破局,将对方杀了了事。

    孙若愚心中略舒,回头看了眼骆冰,见对方如受惊的兔子一样瑟瑟抖,也没多说什么,眼下危机未解决,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去挑逗对方。

    孙若愚摆摆手,“没事了,把我的衣服放在那里就行,然后你们先下去。”

    众宫女朝孙若愚施了礼,口中称是后,依次退下。

    清爽的洗泡了个澡的孙若愚是一脸新奇的穿着衣物,这时代居然还有皂角,实在是难得,这里的生产力要远远比他想象的更大。

    歪歪扭扭的将衣服穿好后,孙若愚出了浴池,走到守心殿正厅,看骆冰依旧守候在旁边,孙若愚吩咐让人送一桌子菜,领命去的骆冰急忙出了殿,不消半个小时,就有人提着大大小小的食盒上来,将里面的菜肴取出摆了满满一桌子,不习惯这么多人盯着吃饭的孙若愚是直接让人各自该干嘛干嘛。

    这王宫里面的食物确实好的很,将桌子上的菜一扫而光,孙若愚这才命人收拾干净。

    吃饱喝足了,这才有力气想其他东西,孙若愚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找到之前在司吾城自己根植的势力才行,正当他左思右想,完全找不到头绪时,孙若愚突然一拍脑门儿,如果他之前有自己的亲信留在司吾城,那么他回来后,一定会有人找到他的。

    正当他想到这里,那小宫女骆冰就急急小跑进来,行了礼后说道:“殿下,车郎中令车大人求见。”

    孙若愚一愣,随即开口,“让他进来。”

    孙若愚话音刚落,就看到一名身穿黑袍,红色长裤,腰悬长刀,头戴纱帽,方脸阔耳的男子快步了进来,半跪孙若愚前方,语气沉重,“臣,车立,叩见殿下!”

    见到车立如此神情,孙若愚心中笃定无疑,这是孙若愚之前拉的人马,他快步走上前去,将车郎中令扶起的同时,缓声道:“请起。”

    “谢殿下!”

    车立道了声谢后,不自觉的朝周围扫了眼,孙若愚会意,朝骆冰几人道:“你们先出去。”

    看到宫女出去后,车立深深地朝孙若愚躬了身,道:“殿下,先王已逝,我会全心全意辅佐于你,定当鞠躬尽瘁。”

    孙若愚亦知道郎中令这个官位大多是辅助王左右,说真的,以前的孙若愚能拉拢这么一位大臣过来实属意外,或者说,因为他是太子正统的身份,这才会全心全意为自己卖命,或者说卖给钟吾。

    有总比没有好,要是朝中大臣没有一个是他的亲信,那么他寸步难行。

    车立先是表了一番心思后,这才饱含无限辛酸道:“殿下,自从你出征以来,我们的人几乎全部遭到偷袭,损失惨重。”

    孙若愚神色动容,亦是作出一股暗含怒气,眼神中带有愤怒,愤怒中含有担忧,担忧中含有无奈……

    咳咳,总之,孙若愚这才问道:“还剩下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