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六十四章 行程近千里
    艾伦认真道:“诺斯大人,是你激励我,改变了我的人生。您一直是我的崇拜对象。”

    看着艾伦脸上的光彩迅消失,诺斯知道,艾伦刚才那一番是回光返照,是人体生命力最后时刻的绽放,诺斯低声问道:“艾伦,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艾伦脸上挂着一丝若有所思,笑着道:“诺斯大人,有些道理您说的不错,但我依然认为为了所谓的劳力,能够缩时间,短时间内让帝国更加强大而去奴役别人的做法是不对的。”

    看着艾伦在自己怀中渐渐没了生气,良久,诺斯才轻轻将艾伦放在地上,神色沉默,一旁关注着他的阿道夫也不禁低声道:“当我们在欺辱这个小国时,也没想到他们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陛下这次的决定似乎错了。”

    诺斯微微摇头,“说不上什么错与不错的,洛兹瓦大6还有很多区域都是我们探索不到的,如今能够现一个新区域,还在我们罗辉帝国后面,说什么都要探索一番才行。”

    他沉默了会儿,沉声道:“我们需要增派军队。”

    阿道夫神色动容,“你不回去?”

    诺斯神情平静,抬头看着满地的尸体,“回去了,我愧对他们。”

    ……

    ……

    “罗太守,多谢你了!”孙若愚拱拱手,朝罗成笑道。

    罗成连忙还礼,“太子哪里话,只是路途遥远,有近一千里路程,路途上还请太子多加小心。”

    孙若愚眉头一扬,这罗成说多加小心的时候,字咬得有些重,显然当中有猫腻,却又不敢直接打开天窗敞亮了说出来,看着这名彪形猛汉,孙若愚也没有多问,能够派一千精兵护送他,已经相当不易,完全称得上是一国忠良。

    他仰起头伸出手拍了拍罗成的肩膀,认真道:“我若做王了,定会提拔你。”

    说完,洒脱的拱拱手,与秀儿一同转身上了马车。

    这时杨苏见孙若愚与罗成交谈完毕后,手一扬,高声道:“出!”

    这八百步卒,两百骑兵皆是罗成手下的精锐军士,浑身盔甲鲜明,脸上亦有杀伐,行走间风行雷厉,就这么拥簇着孙若愚和秀儿两人浩浩荡荡的开拨。

    看着浩大的队伍越走越远,罗成神色有些怔,最后深深叹息一声,摇摇头,背着手回了城。

    站错队了又怎么样,钟吾国就这么一位能力出众的太子,虽然这么短时间的接触下来有些不靠谱儿,但眼下的钟吾又有谁能够继承王位的。

    想到这里罗成再次仰天一叹,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了。

    孙若愚扣了抠鼻子,朝一脸嫌恶的秀儿问道:“近一千里路程,大概要走多久?”

    默不作声的挪了挪屁股的秀儿掀开马车的遮帘看了眼行军度,说道:“大概需要五天时间就能到了。”

    “五天?!”孙若愚惊异道:“怎么这么久?”

    秀儿耐着性子解释道:“要是自己骑马,快马加鞭的话,日夜兼程,保守估计大概一天半就能到了。”

    孙若愚不由得扯了扯胯子,他突兀想起了当时在梧桐山时骑马的经历,原身铁定是骑过马了,不过对于他而言,这完全就是一场灾难,说多了都是泪,现在想起来他大腿内侧还有些疼,孙若愚这一番动作看得秀儿是眉头深皱,终于是再也憋不住心中的话语。

    “你身为一国太子,言行举止怎会如此粗鲁?”

    “粗鲁吗?”秀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孙若愚语重心长道:“看人不能看表象,正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别看我现在这样,其实我心地善良得很,就连老头老太太过马路我都敢去扶,当真是当今天下道德模范,世人学习之榜样。”

    秀儿一脸震惊,好半晌,摇头轻语,“难以置信。”

    孙若愚咧着嘴,“你也难以置信世间会有如此绝世好男子吧。”

    “难以置信,我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孙若愚脸上一僵,轻咳一声,深深地看了秀儿一眼,“那你现在见过了。”

    秀儿被孙若愚看得一激灵,也没理孙若愚说的话语,连忙问道:“你刚才那是什么眼神?”

    孙若愚老神在在道:“等我做了王,我就向兵家提亲,把你哄过来做妃子,然后让你天天看我这个厚颜无耻之人。”

    在孙若愚说出话的这一瞬间,秀儿心里想过了数种自杀的手段,接着又再想要是孙若愚真敢这么做了,自己倒是到底用什么办法将这位钟吾王毒杀掉。

    见秀儿盯着自己的目光渗人无比,孙若愚连忙摆手,“算了,只是开玩笑的,你放心吧,打死我我也不会让你当我的什么妃子的。”

    秀儿神色一安,随即心中一堵,打死他也不会让自己做他的妃子,她不由得面无表情道:“这么说来我还不够资格当你的妃子了?”

    孙若愚一脸郁郁,“那你就是想当了?”

    秀儿是越看孙若愚脸上的表情越来气,这什么人呐,她对自己的身段面貌还是有自信的,虽然算不上国色天姿,但也娇俏可人,完全应得上当初孙若愚第一次见她时那一段诗词,怎么现在从这个家伙嘴里吐出来就变了味了。

    秀儿深深地吸了口气,“还是算了,我觉得要是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会短寿的,其实还是想多活几年。”

    孙若愚无谓的耸耸肩,这女人怎么从古到今都是这样,要她她又不愿意,不要她她又不高兴。

    简直不可理喻!

    在地球的时候他就天天被人叫直男,好不容易有一位女朋友,还整天吵架,也不知道她平日里怎么莫名其妙的就生气了。

    想到这里,孙若愚不由得想起自己临死之前自己的女朋友穿上洁白婚纱的样子,脸上不经带起一丝柔和与忧郁,似乎,回不去了。

    而正要开口说什么的秀儿看到孙若愚脸上的表情不由一愣,这家的侧脸倒是让她蛮有感觉的,尤其是眼前所带着的柔和与忧郁更添了一份韵味。

    可惜,可惜脑子有坑,行为举止粗鲁,实在是大煞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