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四十四章 花船
    ……

    ……

    凉风席席吹拂在孙若愚脸皮上,他微微身子微微一动,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揉了揉眼角将眼屎搓掉后,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感觉浑身舒爽透了时,孙若愚身体蓦地一僵,默默环视一圈,神色怔愣,这是哪儿?

    只看到孙若愚这一叶扁舟漂浮在大河之上,湖面虽然没有显露出波涛汹涌,但他心里清楚,水下方绝对是暗流汹涌,一旦落下去了,就算是水性再好,也是冒几个泡,便彻底没影了。

    良久,孙若愚默默的拿起木浆滑动着,他此时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完全不认路啊,这老三是和他说顺流而下,一天的功夫就能到钟吾,可是他因为略显无聊加疲惫,仰躺在木舟上睡了一觉起来,这哪到哪儿了还真不知道。

    劳资信了你滴邪!

    孙若愚暗骂一声,看了眼两边郁郁葱葱的岸边,皆是森林,没法上去,他奋力的划着木浆,顺流而去,总之,先找一个上岸口子才行,最好是有人家的,就这么飘荡下去完全不可取,得找个人问路。

    划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孙若愚蓦地现江面上竟然有一黑点,定睛一看,竟现大河中间游弋着一艘船,这让他精神一阵,连忙加力划浆驱船上前。

    望山跑死马这句话孙若愚此刻才真正的体会到当中的含义,他至少划了有十数分钟,这艘船才在孙若愚眼中不断放大,等到他这艘木舟近了大船身上的,孙若愚这才感觉到这艘大船到底有多大,立在大船下方,孙若愚只感觉自己就像蚂蚁和大象的区别,虽然比喻修辞手法夸张了些,但事实也算差不多,你要孙若愚估计大船有多大,心里美素的他也只能说一个大概,这船约莫长约有八十米,宽有三十八米,极其壮观,船上楼亭阁宇无数,屋檐瓦宇层叠,完全称得上为楼船。

    站立下方的孙若愚正当为古人智慧说感慨时,大船上方突然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

    “船下方的朋友,要不要上来一叙?”

    孙若愚抬头看去,便看到一名额戴黑带,额头中央镶嵌了一枚绿石,外貌硬朗的青年男子朝他招手,孙若愚愣了一下,也不推脱,点点头,笑道:“如此就多谢朋友了!”

    青年男子笑着点头,随即放下了绳梯,示意让孙若愚依此爬上来,孙若愚将长剑拴在腰间,确认系牢固后,这才一点一点的爬了上来。

    至于这艘大船上的人有无恶意,孙若愚不知,只晓得一点的就是他现在真的没有什么东西找人窥觑的,这艘大船也不可能是专门为了他而横停在湖中,若真是为他设的一个局,能有这么一个大手笔的,孙若愚毫不怀疑以现在自己的状态,对方是扁的圆的仍对方搓。

    等到孙若愚慢悠悠的爬上来,青年男子忍不住笑道:“兄台度倒是够慢的,这爬了梯子花了盏茶功夫呢!”

    这是个自来熟!

    孙若愚心中对这青年定义后,拱拱手,亮了亮自己浑身上下的伤势,苦笑道:“实在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否则不至于此的。”

    顿了顿,他又开口自我介绍道:“我叫孙若愚,是一名江湖游侠儿!”

    青年男子连忙回礼道:“在下王思文,这艘大船是我师父特意耗费重金打造出来的。”

    说到这里的青年男子神色中带着一丝猥琐,“这可是当今天下的巨匠,公输阜的手笔,这艘大船就算是飘荡在大江大河中数百年也不会损毁,你可别看这艘船大,用的人力就特别多,加上掌舵的,看情况的,就那么二三十人控制大船。”

    孙若愚是真的震惊了,现代虽然能够依靠机械科技,只是航行的话仅仅只需要两三人就能完成,但这里可是古代封建社会,他们还不知道什么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思想,能够依托古代生产力水平制作出如此省人工且牢不可破的大船,堪称鬼斧神工。

    孙若愚抚着船的围栏,“那么这艘船最大的作用是做什么?“

    王思文笑道:“做花楼。”

    “……”

    孙若愚一时无言,果然真的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底层的老百姓还在为生计愁时,上层的人物依旧是日日笙歌,纸醉金迷。

    相信他很快就能见着喊出何不食肉糜的王了。

    心中默默吐槽一番的孙若愚开口道:“这么说,这里边儿的都是……”

    王思文笑着接口道:“都是女人,有卖身不卖艺的娼女,亦有卖艺不卖身的歌姬,当然你要是文采斐然,魅力过人,钱砸得够多,美艳的歌姬亦是能顺从你,想做什么做什么。”

    孙若愚奇道:“你们的船一直实在江河上游荡吗?”

    “那倒不是,我们从魏国都城出,历经十五日达到秦国都城,紧接着又从秦国补充完物资,再花费二十日逆流而上,回到魏国,这趟行程就算是完成了。”

    看到孙若愚神色疑惑,王思文似知道孙若愚想要说什么,笑道:“虽然当今天下战争连绵不断,但八个强国间总体来说算得上稳定,生的战争大都是强国征战弱国,亦或者弱国与弱国之间的争戈,强国虽然有摩擦,但总体来说,还是有几国保持中立,维持稳定的。“

    孙若愚听得大奇,“有哪些国家?”

    王思文答道:“秦国,魏国,燕国,本来之前还有钟吾国的,不过当今钟吾乱象渐现,太子征战郯国未回,二公子又突然远游,现在高丞相权倾朝野,一手遮天,局势复杂无比,要是周围各国现钟吾乱了的话,那么会毫不犹豫的找个借口掀起战争,届时,钟吾危矣。”

    听到王思文说的头头是道,孙若愚恭维道:“王兄倒是对天下局势看得透彻。”

    那张方虽然与他细说了一通天下,可这些年来大多如乞丐般游历,虽然局势是说清楚了,但具体如何还是有些含糊,这王思文所言的,但是将孙若愚得来的信息补全了点。

    王思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哪有什么见解,这些都是我家先生和我说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