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二十章 平日里都吃啥
    李雁神色一僵,冷哼一声,弯下腰将孙若愚解绑后,扭身走到篝火边上坐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孙若愚龇牙咧嘴的甩了甩手腕,倒还好,经历土屋那一次,这女人也知道孙若愚并不是恶人,否则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给他松绑的。

    他刚要起身,便感觉浑身上下传来一阵剧痛,不由得让他倒嘶了口凉气,此时李雁慢慢说道:“我在河边看到你漂浮河里,本想放任不管,可你救过我,我终究绕不过自己的良心。”

    此时撑着身子孙若愚听到李雁的述说,沉默了一下,慢慢说道:“多谢救命之恩。”

    李雁微微摇头,“你只是自己救自己罢了,若非当时你将我拦在你身后,我也不会伸手救你。”

    他日因,今日果。

    孙若愚轻吁了口气,目光始终在烤鱼上面打转儿,他略显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这是你打的鱼吗?”

    李雁哪里会不知道孙若愚想干什么,嘴角不自觉微翘,话语淡淡道:“我们村子旁边有一条小溪,溪水很干净,鱼很多,小时候我们会自己制一把木叉子到水边叉鱼,一到夏季,几乎每天都能在餐桌上吃到。”

    孙若愚干咳一声,“好吃吗?”

    李雁答道:“这是鲑鱼肉质鲜活,只消撒上一点粗盐味道就非常鲜美。”

    “我能尝尝你的厨艺吗?”

    李雁抬头看向走到自己身旁的孙若愚,“想吃?”

    孙若愚连连点头,李雁细眉一挑,“你这将军倒是不挑剔。”

    说着,李雁伸出手将串在木棍上烤好的烤鱼和粗饼顺着木棍递给了孙若愚,然后立即退到三米外坐着,孙若愚顾不得李雁的举动连忙接过道谢,这几天他可是都是没吃过什么东西,能够有一条肥美的鱼进肚子,已经相当满足了。

    孙若愚一屁股坐在地上,将热乎乎的粗饼抿成两半,吹了几下消散热气后,一口粗饼,一口烤鱼,吃得是不亦乐乎,说真的,像这些没有经受过化工品熏陶,没有经过人工养殖,完全是纯天然,纯绿色食品,鱼肉相当鲜美,一点儿腥味都没有,仅仅撒了点盐便让孙若愚有些舌头打结。

    一旁看到孙若愚狼吞虎咽的模样,李雁一边慢条斯理的小口吃着,问道:“将军平日里吃饭都是这幅模样吗?”

    孙若愚将嘴里的食物大嚼几口吞咽下去,含糊道:“那倒不是,只是这几日饿坏了,见到美食还怎么保持形象……你还别说,这粗饼烤软了味道还不赖。”

    “以将军的地位,肯定没吃过这些低劣之物吧,你们平日都吃些什么?”

    “平日里?”孙若愚略微缓了缓,放下被他啃了一大半的烤鱼,试探道:“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听着孙若愚报着菜名,李雁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等到孙若愚忘了词接不下去后,李雁才喃喃道:“怪不得你们会这么喜欢打仗。”

    孙若愚放缓度慢慢啃着烤鱼,一边问道:“为什么?”

    “吃饱了撑的。”

    孙若愚神色一僵,略微思索了一下,将嘴里的鱼骨头吐了出来,答道:“你这么说也不错,饱暖思**,饥寒起盗心。吃饱喝足了,当然要找点事情来干不是,要是自己都饿着肚子,哪里会想其他的,先把肚子填饱了才是正道,而想要做一些事情,就看个人志向了。”

    李雁意外的看了眼孙若愚,“你要是身上没有穿甲胄,拿兵器,我还真以为你是一名书生,想不到你知道这么多道理。”

    孙若愚感慨,“我还真是一名书生。”

    李雁明显不信,转而问道:“你怎们被人抛尸河里了?那小兵这么厉害吗?”

    “……”孙若愚满脸尴尬,但还是细细解释道:“我之前遇到一只大虎,与其搏斗之下被那畜生口吐一道气刃将我打进了水里,后来我就失去知觉了。”

    李雁一惊,“你遇到了凶兽?”

    “凶兽?”孙若愚疑惑,“你是说那只比平常老虎大了数倍的巨虎吗?”

    “你不知道?”

    见李雁质问,孙若愚当然不能承认自己不知道,这李雁都能知道的东西,他怎能不知道,要是表现出自己不知道的,岂不是露了馅。

    他一脸淡然道:“我怎么不知道,不过我也没有想到那种等级的畜生居然也能称为凶兽。”

    “……”李雁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

    孙若有些尴尬了,自己装的比当然要圆过来不是,他一脸随意道:“这梧桐山我还真的不知道有只大虎。”

    李雁想了会儿,最后还是回答道:“这是山虎,风从虎,云从龙,它可以口吐风刃,没想到你能硬接它一口风刃活下来,实属不易。”

    孙若愚若有所思,两人沉寂了好一会儿,孙若愚看了眼旁边放置着的钢刀,慢慢起身,一瘸一拐的走上前将钢刀系在腰间,这才现自己身上的甲胄没了,他愣道:“我的盔甲呢?”

    李雁指了指,“那就是。”

    孙若愚循着目光看去,便看到自己的盔甲如同破布条一样被扔弃到旁边的角落里,甲片破碎,不忍直视。

    良久,孙若愚长叹一声,他扭头看向李雁,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离开这里?”

    李雁沉默了会儿,又看了看孙若愚身上的伤势,轻轻点头,“将军,念在我救过你,你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完全找不着路的孙若愚到没有什么愿意不愿意,他耸耸肩,“可以,但你得给我指一下去路,这山里我都快绕晕了,走吧。”

    两人收拾了一番东西,孙若愚跟着李雁上路了,这李雁防备心理确实强得可以,只要孙若愚与他接近快四米位置,便牵着马踏着小碎步连忙往前挪一段。

    总之,孙若愚试图接近了好几次,这李雁皆是踩着小碎步,牵着马与他保持距离,看得孙若愚又无奈又好笑,他不由得懒洋洋道:“这么怕我?”

    李雁瞥了孙若愚一眼,“知人知面不知心,将军,你我才见了几面?”

    孙若愚咧了咧嘴,闷着头也不再说话,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慢慢的,路面渐陡,周围的树木也渐渐稀疏了起来,昏黄的太阳直射下,将山壁照得有些金黄,此时道路逐渐狭窄,凸出的石头也渐渐多了起来,这路上竟是出现了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在山路边上,五颜六色,姹紫千红煞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