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七十七章 令人尊敬的老伯
    九月初七,晴。

    诸事皆宜。

    今天无论本身是不是诸事皆宜,都是必须要诸事皆宜的。

    因为今天是老伯的生日。

    ——“老伯”,苏微云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曾令他身受重伤的灰衣人便提及过“老伯”,他至今仍记忆犹新。

    如果他没猜错,他好像也正是因为这个素未谋面的“老伯”才被迫与灰衣人动起手来的。

    灰衣人与老伯之间必然有着某种需要保密的关系。

    所以对宁愿杀错,绝不放过!

    灰衣人是如此,由此可见,老伯也必定是一位心狠手辣,奸诈果决的绝世枭雄。

    老伯就站在菊花园的门口。

    他一点儿不像枭雄,他着实太普通了。

    随随便便从小城里拉出一位有些闲钱的公子,看起来都一定比他风光。

    但苏微云已再三向周围的客人确认,他真的就是老伯。

    这里只有一位老伯。

    苏微云正欲再走近一些,去仔细看看老伯的特别之处,可就当他刚刚起身的时候,他便呆在原地。

    菊花园走进一位灰衣人。

    对一切都漠然,都毫无关心的灰衣人。

    追杀苏微云多日,将他打成重伤的灰衣人!

    苏微云心头大跳,表面却不动声色。

    他当初见到灰衣人时,是戴着人皮面具的;而此刻他已将面具取下,露出他本来的面孔。

    可苏微云不敢乱动了。他虽能肯定灰衣人绝对认不出他的脸,却总是觉得灰衣人说不定能认出他这个人!

    要认出一个人未必非要依靠长相来判断。身材、步伐、举止、声音、武功、气质等等都可以作为凭证。

    有些敏锐的高手甚至只用鼻子嗅一嗅,用耳朵听一听,用心去感受,便可以知道面前的人是谁!

    所以苏微云又坐下。

    灰衣人躲开众人的眼光,朝着花园深处走去。

    过了半晌,他与老伯同时出现。

    他的神情第一次不再冷漠,反而神圣。他很尊敬老伯,简直恨不得要将头低下来去亲吻老伯的脚。

    老伯仿佛就是他的神明,他可以随时为之付出生命。

    苏微云手中的筷子突然停住,他端碗的手都有些颤抖。

    他不止觉得震惊,而且觉得可怕,恐怖!

    灰衣人已是极为厉害的高手,高手自有高手的尊严,谁能令他心悦诚服至斯?

    苏微云刚露出一丝异色,灰衣人与老伯便同时看向这里。

    苏微云立刻收回目光,用筷子拈起一块糖醋鲫鱼,慢慢地吹凉,然后喂进嘴里,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老伯忽然露出一种很奇怪的神色,他对灰衣人吩咐了两句,便亲自朝着苏微云的方向走过来。

    苏微云心中念头急转,他该怎么应对?是打?是逃?还是演?

    “老伯......老伯......”

    突然在此时,一个男人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奔入菊花园,口中呼唤着“老伯”的名字。

    他全身上下几乎已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他头发大半都已被烧焦,脸也被烧得变了形。一双眼睛,赤红如血,嘴唇干裂得就像久旱的泥土。

    几乎辨别不出来他是谁。

    可还是有人将他认出来了,认出他的人是老伯的儿子,孙剑。

    孙剑急道:“铁成刚,你......你怎么了?”

    全身烧伤,面无人样的铁成刚断断续续地道:“有人......有人要杀我......”

    孙剑道:“你放心,只要到了这里,就绝没有人敢动你半根毫发了!”

    孙剑说出这句话时,苏微云已悄悄离席,走出菊花园。

    在这种时候,是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

    可是他刚刚走出花园,迎面便撞来三位道人,手持利剑,目露杀光。

    他们对着苏微云叱了一声:“让开!”

    苏微云似已惊住,不敢动弹。

    其中一人将苏微云一把推倒在地,而后三人向着菊花园里冲去。

    “铁成刚烧杀一村无辜村民,我们黄山三友,特来锄恶!”

    黄山三友居然要在老伯的生日宴会上当众杀人!

    铁成刚解释道:“杀人凶手是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

    黄山三友道:“胡说八道,我三友向来行侠仗义,怎能容你信口污蔑?!”

    孙剑坚决地道:“不管怎么样说,你们总该等他将话说完!”

    黄山三友道:“不必了,交出他来,他只该死!”

    孙剑大怒道:“该死的是你!”

    黄山三友冷冷地道:“就算是你父亲在这里,也不会敢对我们如此无礼!”

    孙剑的父亲就是老伯。

    所以老伯已经走来。

    老伯淡淡地道:“他的父亲只会比他更无礼!”

    铁成刚终于憋足了仅剩的力气,大声开口道:“我有证据!”

    他从怀中要拿出什么东西来。

    黄山三友忽厉声道:“杀人者死,不须再多说了!”

    他三人同时出剑。

    黄山三友的剑法果然不弱。三人的剑都很快,更难得的是三剑之间,还存着默契的配合。

    一剑刺向铁成刚,一剑刺向孙剑,还有一剑刺向的,是老伯!

    苏微云远远地观望着,等待着老伯的出手,他想了解老伯的武功究竟有多高。

    然而他失望了。

    老伯仍然站在原地,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

    周围的宾客又惊又怒,所有人都想冲过来,保护他们尊敬的老伯。

    但是用不着。

    “谁对老伯无礼,谁就死!”

    灰衣人已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出,挥拳、撞头、出匕!

    他的招式并不华丽。

    “咔、咔、咔”,三声响动,三人击毙!

    黄山三友三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死的,死的很凄惨,很血腥。

    灰衣人杀完人后,马上用鲜血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然后迅速消失。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记住了那一句话。

    “谁对老伯无礼,谁就死!”

    苏微云也记住了这句话。

    他已有些认识到老伯的可怕。

    所以他很快地就回到了快活林。

    ······

    高老大早在等着他。

    快活林,木屋里,桌上摆满丰厚的佳肴。

    高老大为苏微云的碗中夹了一颗翡翠鸡心,又添了一块珍珠猪肝。

    苏微云望着眼前的精致饭菜,却一点都没有动。

    高老大笑道:“你好像见到了什么不该见到的东西?”

    苏微云终于长叹道:“我杀不了老伯。”

    高老大摇头道:“天下没有杀不了的人,只要你懂得把握机会。”

    苏微云断然道:“我找不到任何杀他的机会!”

    他虽只见了老伯一面,但便该知道,老伯那种沉着,智慧,运筹帷幄的姿态绝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苏微云自身比起老伯来,都差了很多。

    老伯绝不像是容易被暗杀的人!

    高老大使人将一桌饭菜撤下,神秘地道:“有人会教你去如何找到那个机会的。如果说天下谁最懂得杀人,那么他一定能排进前三。”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