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236章 试戏之硬是霸道(2)
    殷仝作为五人组成员,相比之前长进了很多。

    任鸣出的题是比较难的,先是独角戏,没有对手,其次是内心戏,那么即便有自言自语地台词,也必须考虑更多合理性,语气、语等方面,也跟一般的对手戏台词并不一样,需要调整。

    不过殷仝还是稳稳当当地演了三分钟下来。

    而且比较有层次。

    最先是脸色变换,考量胞妹文珊的话。

    然后是喜悦,想到离开溥仪之后,人生柳暗花明,能迎来的新的生活。

    接着是恐惧,恐惧溥仪,也恐惧汹汹物议。

    最后是沉静,似是决然地打定了主意。

    季铭带头给她鼓掌了,大家也跟着。

    任鸣点点头:“演的不错,比我想象中更好。不过问题也不小,你大三了,应该是登过台的,没有演过主角?”

    “是。”

    “所以缺少一点主人翁精神,你一个人站在那里,总让我觉得心虚,哪怕你在演,很投入,但还是不自觉地想要往侧台站,你自己现没有,你的动作,只要有移动,你就没想着要在中间打圈,而是赶紧跑一边儿去。你是配角是整部戏的定位,但在你自己的戏份上,你就是主角,当仁不让的,你一虚整个表演先就弱了三分。

    再说具体的,你刚才……”

    殷仝心里的一点小得意,下场的时候是一点都剩不下了,任鸣除了一开始说了句好话,后面全是问题——问题都是有的,任鸣眼睛多毒啊,哪怕濮中昕杨力新站在这里,他都能挑出毛病来。

    “你演的很好,真的,导演要求太高了。”

    姚成铎小声儿安慰殷仝,还示意季铭一起安慰,季铭没说什么,他当然明白任鸣的意思,这些孩子一方面没演过大戏,心虚,另一方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尤其还有季铭这个同龄人在外面叱咤风云,更助长这种情绪。

    要压一压,不然会坏菜。

    “导演说的不错的,之前我们讨论的时候,也提过一些,你还没有做到嘛。”

    “……嗯。”

    殷仝后面是个太监甲,也是季铭班上的同学。

    可能是没想到导演连他们这些龙套,都要一个一个试戏,也就没准备,所以表现的特别稀松——很影视剧的那种演法,捏着嗓子,眉眼乱飞,娘们唧唧。

    “啧。”谭子阳默默摇头:“程俊这回要被批评了。”

    但大导就是大导,不同凡响。

    看着程俊头都要埋进地里了:“你自己也知道演的不理想了吧?”

    点头。

    “那就回头多琢磨,多想想,小太监这一角看着不起眼,但要跟其他小太监别苗头,要讨好孙太监,还要跟孙太监竞争,想要被溥仪给看中喽,他也有一个自己的职场生态,虽然戏里可能表现不完整,但如果你自己能够把这个生态把握住,那不仅戏里这一部分拿得下来,对你自己也是个很大的收益。”

    “谢谢导演,我知道了。”

    任鸣点点头,轻轻放下。

    季铭虽然挂了个执行导演,但他对青春版《雷雨》的帮助,集中在演技上,戏外的部分他都没怎么接触。田明鑫和周少红选角的工作,他也关注不到。所以任鸣这一次亮相,还真是让季铭很新鲜。

    不同的戏,不同的班底,不同的定位,导演的工作都是不一样的。

    《末代皇帝》是学生戏,所以他要一个一个教,它又是个要去参赛的大戏,所以对主演就格外严厉——啧,不知道他对自己的表演,会是什么表现。

    季铭突然有点期待。

    果不其然,后面谭子阳、姚成铎、李澜……都依次被教做人。

    一直到天已经彻底黑透,灯火通明起来,才轮到季铭。

    导演和老师们,也都没有坐着了,有的站着松快腿,有的靠着墙看他,任导就干脆坐在桌子上,一条腿晃着,手时不时敲敲另外一条腿:“季铭,这台戏能不能成,靠大家,能不能好,靠你,责任重大。”

    他说完看了看编剧舒呈,话比较少的舒呈笑了一下:“从剧本创作开始,就对你有很高的要求了,写这个本子,我们都是把你当成中国最优秀的话剧演员来看的,一个人能够挑起整副话剧的筋骨,所以任导说的不错,你的成败,就是《末代皇帝》的成败。”

    “紧张么?”任导问季铭。

    “朕曾是这广袤中国的主人,也曾是鬼子的阶下之囚,见过风起云涌的乱世,也,也曾用双手参与欣欣向荣的建设,”季铭顿了顿,闭了一下眼睛,才半昂起头来:“朕的一生,我溥仪的一生,就是一个传奇,呵,看这新世界啊,恐怕再没有第二个溥仪了,空前也是,绝后也是……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他轻轻唱了起来,越唱越响……

    万般复杂,皆化成满面平淡。

    这是《尾声》一幕里的台词。

    那个历经一生传奇,同昔日王府里的旧人谈起过去,激昂、自傲、怅然、害怕……认命,在短短的一段台词里,仿佛一个调色盘,各种浓墨重彩混进去,最后只有一色乌黑,只是里头还透着一点蓝,一点紫,一点赤,不仔细看,都看不见了。

    任鸣跟念完这一段的季铭,对视了一会儿,才笑起来。

    “好,硬是霸道。”

    噗。

    哪里的方言都出来了。

    陈老师带着笑,摇摇头,任鸣舒呈给季铭加了好大的压力,然后问他是不是紧张,季铭压根就不回答,一段台词演完,是回答,也是表现。

    我演成这样,需要紧张么?

    果然霸道。

    季铭出道以来,周冲固然是最亮眼的角色,但比起来,他在溥仪上的花的时间和经历是最多的,尤其从《遇仙降》杀青后,他排练的最后,开始使用功德点开挂,不仅迅恢复到之前的状态,还立竿见影地开始进步。

    到现在,他也想低调,但实力不允许啊!

    “可以放心了?那季铭不用演了吧?”王南也凑热闹。

    任鸣给否了:“不行,要演。”

    他想了想,突然狡黠地笑起来:“溥仪3岁登基,6岁逊位,19岁从紫禁城被赶出来。你就演他刚从紫禁城出来的那个时候,举目四顾,天下皆贼,手无缚鸡之力,奈何奈何……”

    “准备一分钟?”

    “给你58秒,显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