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剑灵江湖日记 > 第二十一章 饮下迷途 风月几重
    明月高悬,冷光如瀑。

    云老头儿默默注视着屋顶独自饮酒的少年,默默感叹了一句江湖偌大,有些人看着年纪轻轻,武功却已然不在他之下。

    莫攸浅有心事,所以趁着夜色便径直出现在隐月兰的闺房屋顶之上,酒壶是隐月兰房间里的,隐月兰从未喝过酒,但是白天看莫攸浅很喜欢酒的样子,于是便往自己的闺房带了一壶。

    因为有心事,所以莫攸浅便也没有顾忌云老头儿的存在,闪身一跃提着酒壶上了房顶。这样的动静自然会惊动云老头儿,莫攸浅只是为自己倒了一杯,便见云老头儿的身影出现在小院之中。

    云老头儿盯着莫攸浅,莫攸浅盯着云老头儿,而后顺势将握着酒杯的右手迎向云老头儿,仿佛是第一次见面的打招呼示意。

    一袭紫黑色长衫,腰间却是一支晶莹如玉的长笛,云老头儿心道若是眼前的少年能有一头如墨长随意落下,必定会是江湖中难得的美男子。只可惜,莫攸浅的白有些太出戏了。

    “夜深人静,擅长姑娘闺房,可不是君子所为。”

    云老头儿见莫攸浅一副在自己家的样子,当即问了一句。

    谁料,莫攸浅丝毫不在意云老头儿说什么飞,反是道:“我不是君子所为,那么前辈同样深更半夜出现在姑娘家的院子,如此所为,莫非便是传说中的为老不尊?”

    “巧舌如簧。”云老头儿暗骂一声,而后却又像是看出了什么一般问道:“小子,你认识屋里的小丫头?”

    莫攸浅抬头反问:“前辈认识我师父?”

    “你师父?”云老头儿一脸荒唐,“虽然没有交手,但从你身上的气息老头子也看得出来,你的武功不在我之下,甚至内力修为隐隐在老头子之上,天下能有谁有资格做你师父。小子,休要以为老头子老眼昏花,你可骗不了我。”

    莫攸浅闻言一笑,云老头儿对于隐月兰的安全倒也上心,好事。

    “小子,你笑什么?”云老头儿见莫攸浅莫明一笑问道。

    莫攸浅想了想,问道:“您老没被我师父打过?”

    云老头儿张口语塞,而后陷入自闭,随即支支吾吾说着什么江湖中人的事怎么可以叫打,那叫切磋之类让莫攸浅笑意更甚的话。一时间,院子里充满着欢快的气氛。

    “看来前辈是想起来了,我师父虽然是屋里的这位,却也不是屋里这位。”

    “说到底还不是一个人。”云老头儿红着脸,“方才的事情,不许说出去。”

    莫攸浅深深一笑:“老前辈方才说什么了?酒味正好,晚辈疏忽大意,一时间竟是没有听清楚前辈说什么。一人独饮无聊,前辈要不要也喝几口?”

    莫攸浅说着伸出右手,谁料云老头儿却直接摇头。

    “光是酒味便能闻的出来,你手里的酒不是这府上的,而是出自于金陵明月楼。今天那小丫头去了明月楼,带回来一壶酒,没想到出现在你手中,以那小丫头不沾酒的模样,这酒自然是给你的。”

    “老前辈好眼力。”莫攸浅赞叹道。

    “活了这么多年了,很多事老头子自然见过。如此良辰,老头子便也不打扰你们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隐月兰眼中星光盈盈,小心翼翼推开门,眉眼含羞,动作却是带着几分警惕的意味。

    云老头儿见状,摇头轻笑,从腰间解下酒壶楼朝着莫攸浅遥遥示意。

    “你有酒,我亦有酒。你的酒老头子就不喝啦,今夜之事,老头子也不会说出去,睡觉咯。”

    云老头儿说着转身出了院子,隐月兰这才如同松了一口气一般从门口钻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只与莫攸浅手中同款的酒壶。

    脚下一点,隐月兰身影轻飘飘升起,途中有些停顿,如同掌握不了方向的新手司机,几经周折才落到莫攸浅对面的院墙上。

    “第一次用轻功,有点不习惯。”隐月兰尴尬解释了一句,而后重新跃起,这一次倒是流畅许多,不过片刻便已出现在莫攸浅眼前。

    “兰姑娘,你不该出来的。”莫攸浅有些无奈般笑道。

    隐月兰摇头,笑眼流转之间便大大方方坐在莫攸浅身边,眉目举止,竟是宛如莫攸浅最熟悉的隐月岚一般。

    “你一个人喝闷酒,是在想岚姑娘?”

    “闷酒?”莫攸浅笑着摇头,“算不上吧,只是感觉有些……有些……”

    “有些孤独?”

    被隐月兰抢白,莫攸浅苦笑一声:“你竟然能明白?”

    “自然明白,毕竟……莫公子可是说过,所有朋友之中最理解你的,唯有岚姑娘。”隐月兰自顾说着,而后素手浅浅为自己斟酒半杯。

    “虽然没喝过酒,但是在岚姑娘的记忆中,她竟被你称作女酒神。如今我有岚姑娘的记忆,应该也能喝一点吧。”

    莫攸浅饶有兴趣注视着隐月兰小心翼翼将酒杯送到唇边,而后闭上眼睛试探一般抿了几分。

    “咳咳,好辣!”

    隐月兰脸上写满拒绝,而后连连深呼吸试图散去唇上的酒味。

    “不是有关于喝酒的记忆就能接受酒味,兰姑娘,你从未喝过酒,自然受不了酒中的辛辣味。”莫攸浅善意提醒道,只是事后提醒,看热闹的成分倒是多了许多。

    谁料,隐月兰深吸一口气,脸上泛起几分红晕之后竟是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惊奇道:“虽然很辣,但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莫攸浅膛目结舌,穿越这种事难道也看酒量?这姑娘该不是个隐藏的女酒鬼吧。

    “虽然很感谢兰姑娘陪我在这里聊天儿,但是天色已晚,兰姑娘还是早点休息为好。”莫攸浅想了想说道。

    隐月兰摇头:“岚姑娘的记忆在我这里,我自然明白她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无助,好在有莫公子在,又有我的记忆,才让岚姑娘轻松接受了这个世界。但是莫公子不一样,莫公子在这里唯一熟悉的便只有岚姑娘,如今岚姑娘陷入沉睡,莫公子心中的孤独必定更甚以往。”

    莫攸浅闻言轻笑:“兰姑娘应当是受了记忆的影响吧。”

    隐月兰抬头,只见莫攸浅依旧笑意如初,只是笑意之中却多了几分莫明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转眼只见,隐月兰似乎明白了莫攸浅想说什么,下意识点头:“也是,本来我已经准备休息,只是不知为何却如同习惯一般想要走出来,跟莫公子聊聊天。”

    “你终究是隐月家的大小姐,隐月姑娘,对于你来说莫攸浅只是个陌生人,不必如此。”

    隐月兰想说什么却只觉被堵在嘴边,最终化为一声隐隐有些听不清的回应。

    “嗯……”

    “谢谢兰姑娘的酒。”

    “不用……就当是我替岚姑娘的。”

    明月依旧,莫攸浅依旧自顾一人坐在屋顶。

    闺房之中,隐月兰抱膝坐在床头,而后认真回忆着方才生的所有事。半晌,隐月兰满面绯红将脸埋在推荐,而后出几分似娇羞似嗔怪的埋怨。

    “岚姑娘啊岚姑娘,我可真要被你的记忆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