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百家族谱 > 第五十章 嫡脉和支脉
    同姓同宗好如大树,大树自然分出很多枝桠,这就是嫡系和支系。

    嫡脉和支脉,会互相鏖战,就仿若有一些枝桠长歪了,为了大树越长越好,就不得不修剪。

    嫡脉和支脉都是树枝,自然想剪掉对方,独得整株大树的养分。

    这一点就仿若历朝历代的皇家削藩,同姓同宗之人互相争夺。

    汉景帝削藩,引七国之乱,但仅仅三个月就彻底平定,削藩成功。

    至于建文帝削藩,引靖难之役,削藩失败,被明成祖夺位。

    同姓宗族自然互相争夺,根本不是为了大义,而是为了争夺同宗的遗产。

    小到土地财富,大到地位传承。

    越古老的族谱和祠堂,其中往往代表着神秘的力量,祖宗留下的各种机缘,谁能继承,就看谁厉害。

    为了夺得族谱和祠堂,同姓诸族往往有血光之灾,甚至刀兵相见。这一点风清扬一想就明白。

    好如孔子一门。

    宋朝时有北宗和南宗。

    北宗投靠蒙元,南宗投靠南宋,虽是同姓同源,但为了谁是正宗,往往自相残杀,互相攻讦。

    因为谁是正统,就可以享受孔子一门至圣先师无上的荣耀和地位。

    这份荣耀和地位,有数不清的土地和财宝,甚至还有孔家传承千年的力量。

    “孔氏宗族也有祠灵吗?”

    风清扬听了阵,眼露疑惑,这样问祠灵。

    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

    孔氏祠堂,有孔氏子孙两千多年来供奉出来的祠灵,应该就在曲阜。

    其中就有孔氏一族的秘密传承。

    如今孔子后裔五百万人,支脉众多,谁掌握这份秘密传承,谁就执掌孔门。孔门各脉披着大义的皮,实际还是为了争夺正统族谱。

    孔氏有祠灵,自然赵钱孙李,周吴郑王诸姓,百家诸姓,都有自己的祠灵和传承。

    “这等于说,祠灵不止一人,像我这样的人不只一个。”风清扬再沉声问祠灵,俊朗的脸庞非常的认真。

    “是,我早说过,族谱九阶,你现在的只是一阶而已,不过我若能吞噬其它的族谱,等级也可以升高。”

    这么一说,风清扬的眼光亮了,心中会意。

    比如华夏第一姓,李姓有一亿人,就有陇西李氏、榆社李氏、南皮李氏、江都李氏、锡山李氏……等成百上千的支脉。

    谁能继承李姓传承,成为李姓的帝王,和平时靠威望手段,乱时自然靠各支脉你争我夺。

    再一看,范姓只有四百万人,眼前京城范氏灭门只算小儿科。

    “范同心,做了这件下毒的案子,你不仅仅是一个人吧。”风清扬将脑袋里杂乱的思绪清空开口了,对面范医生也不说话,闭口如哑巴,却嘴唇微颤。

    他实在不敢想象风清扬还会施展什么可怕的手段。

    “你以为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是为了自己的范氏一脉,对不对,在你后面,还有诸多范姓子弟是不是,你们不仅仅是抢夺京城范氏的财富,恐怕还抢夺族谱和祠堂吧。”

    范医生双眸一寒,死死看着风清扬。

    果然,猜对了。

    风清扬估摸着。

    范文程扶助满清一统华夏,获得无上的地位,肯定也为自己这一支范姓谋福利,比如将族谱和祠堂甚至祠灵霸占。

    眼前的情况。

    十有八九是范氏一族的旁支,灭了京城范氏这一支,夺回财富,还有族谱、祠堂和传承。至于什么大义,不过是借口。

    猜的是不是完全对的。

    风清扬也不清楚。

    “你背后还有谁?你这一支范家都有谁?”风清扬踏前一步质问。

    范医生这下子也不说话,风清扬也不客气,直接将他绑了,关在了安定医院的精神病房。

    “我给你时间,让你好好想想。”

    风清扬摸了摸鼻子,心中瞎想着,虽然水落石出,但事情肯定更复杂。

    甚至他自己猜测着。

    炎帝一脉的卢绾叛逃匈奴,被封为为东胡卢王,鲜卑、契丹、女真、蒙古都源自或部分源自东胡。

    满清难道是炎帝一脉的势力?范文程身为黄帝后裔,悖逆投靠,岂不是犯了忌讳,才有今日之祸。

    这不仅是范姓内部的斗争,还牵扯炎黄两脉?

    风清扬询问祠灵,并没有任何回应。

    “风清扬,你想怎么做就做吧,我叫我爷爷帮忙收拾善后,卫生局的陈局长,是我爷爷的朋友。”陈曦莹帮忙道。

    吴可樱在一旁安慰着彭澜,也心神乱了。

    这安定医院同样一团乱了。

    事情告一段落,风清扬问彭澜,知道不知道自己老公范汉海的族谱和祠堂在哪里?彭澜低声哭泣,表示不知道。

    这一下子线索就断了。

    风清扬估摸着,这件事不简单,这查下去要费不少时间。

    “风大师!”

    彭澜突然双膝跪下,重重给风清扬磕头。

    “不,别拦我。”彭澜甩开了想扶住他的吴可樱。

    “若没有风大师,我老公可能永远都是疯疯癫癫的,还请风大师救我老公一命恢复理智,不管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彭家都愿意。”

    吴可樱惊愕看着,彭澜这代价可是非常大的,彭家菜的品牌,可是价值几十亿。

    如果风清扬狮子大开口怎么办?

    “你想好了吗?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有些代价是能用钱衡量的,有些代价是用钱无法衡量的。”

    风清扬转身,沉声道。

    其气势之强,宛如一代宗师,甚至让吴可樱微微错愕,仿若重新认识了风清扬。

    “只要能救我老公,我什么都愿意。”

    彭澜现在顾不得了,重重对风清扬磕头。

    风清扬暗看族谱。

    彭澜的缘分到了五十。

    不过!

    风清扬瞥了吴可樱一眼,这小丫头的缘分也到了十。

    这什么鬼?难道这小丫头对自己刮目相看了吗?

    这么看来其它事先要压一压,最要紧的,就是治好彭澜的老公,范汉海。

    然后得到彭邑彭祖的传承。

    要治好范汉海的病,必须要鳐香,最好捕捉一些文鳐鱼,风清扬可以用一些独特的手法帮忙,甚至可以帮忙炼丹。

    彭澜听了打起精神。

    “你什么时候会炼丹了?”吴可樱好奇道。

    “吴可樱,别闹了,风清扬的本事你不知道。”陈曦莹知道风清扬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否则她也不会被风清扬吸引。

    符箓都会了,那道门炼丹的手段自然也会。

    “哼,气死我了,陈曦莹,你现在都站在男人一边了,真是女大不中留。”

    吴可樱调侃一句,又偷瞥了风清扬一眼,见这家伙傲然站在一边,脱闭目别有一番气势,心中不禁有一丝后悔。

    “好,我答应你!”风清扬最后点头,先捕文鳐鱼,救治范汉海,从他身上应该可以得到更多范姓的线索。

    彭澜心急火燎,可惜找了很多老渔民,一无所获。文鳐鱼就和长江刀鱼一样,五十年前经常见,但如今却是了无踪迹。

    最后还是从卖给彭澜鳐香的船老大身上,知道当年捕捉到文鳐鱼的地址。

    在一处名为大蛟岛的海域,有着文鳐鱼。

    说干就干。

    彭澜直接租了一艘渔船,让船老大带他们去大蛟岛捕文鳐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