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九十章 孝心
    第九十章孝心

    然后再次清锅,将笋块改丁,从小葫芦里倒出一些油烧热,下笋丁用刮掉细毛的笋壳当铲子翻炒。

    炒好的笋丁放到一张良姜叶上,然后开始下酸菜末,泡姜末,螺肉,五香粉,酱油,红糖,然后加水熬煮起来。

    小鼠和瘦娃家里是不吃午饭的,现在看着苏油一样一样从背篓里往外拿调料,然后这香气勾得人口水直流,不由得赞叹:“太香了……比过年的鸡汤饭还香……”

    苏油将折刀扔给小鼠:“那就赶紧去削几个竹勺,今天中午好好打一顿牙祭。”

    锅里熬得快收汁了,苏油这才将事先炒好的笋丁倒进去拌匀,加入野葱节和蒜叶,说道:“开吃喽!”

    竹筒前边削去一半,改圆,几个娃子就用这当成临时的勺子,你争我抢地吃了起来。

    苏油对石薇说道:“薇儿,怎么样?”

    石薇用一只小手放在竹勺下边接着,一边吃一边连连点头:“太好吃了!怎么村子里从没有人做?”

    苏油笑道:“主要是不好做,费油费调料。好吃你们就多吃点,小鼠瘦娃,你们怎么不动啊?”

    小鼠低下头:“小油,今天这道菜这么香,跟以前我们胡乱做的那些不一样,我想……我想带点回家……”

    瘦娃也嚅嗫道:“我也是,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想给爹娘尝尝……”

    苏油楞了,这个时代的人,对孝字几乎是淫浸到了骨子里。

    螺肉掉回锅子里,苏油才反应过来:“哦,好!俩大孝子啊。”

    “不过你们只管放心吃,吃完下水摸螺,我再给你们爹娘做一锅不就行了?”

    小鼠跟瘦娃这下开心了:“哈,谢谢小油!那今天的笋都归你!我们不要了。”

    苏油笑了:“不至于,难为你们这么有孝心,一锅田螺就算是奖励。”

    石薇也点头:“嗯,小鼠哥哥和瘦娃哥哥都是好孩子。”

    苏油便趁机教育石薇:“薇儿你对你那几个老哥哥也要好点,别总跟他们闹。”

    石薇一副很大度的样子:“只要他们同意我跟你一起玩,我就不生他们的气了。”

    呃,算了还是不说了,几个小脑袋继续凑在一起狂吃起来。

    美美地吃过一顿,小鼠笑道:“最喜欢跟小油一起出来了,每次都少不了好吃的,冬天脚板苕最肥了,啥时候我们去挖苕子?”

    苏油说道:“怕是没时间了,明天要搬家,我叫了眉山城里一些朋友来帮忙,快去摸田螺吧,弄完我们就下山,屠子和他们也应该快到了。”

    又炒出一大锅田螺给两人分了,四人一人拎着一包竹笋下得山来。

    祠堂边热闹无比,石富正在指挥从人往新家里抬东西。

    苏油赶上去拱手:“四哥,这是干啥呢?”

    石富笑道:“你不是我石家的供奉吗?现在又是一家人了,我给你送些家具过来,算是搬家的贺礼。”

    石薇从包里摸出来那个金蟾,打开青蛙的嘴巴,里边的舌头正好是上条的钥匙。

    将钥匙插入金蟾身侧一个孔里,拧了几圈放在地上:“四哥你看,小油哥哥送我的。”

    金蟾在地上吧嗒吧嗒地蹦跳,简直就跟活的一般。

    不光是石富,周围一圈人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眼看着金蟾就奔着池塘而去,苏油赶紧上前拾起来,交给石薇说道:“别在池塘边玩啊,这金蟾可不会游泳,掉下去就浮不起来了。”

    石富这才反应过来:“机……机关人……”

    苏油笑道:“不是机关人,传说中的机关人用老鼠作为动力,驱动行走,我可没那本事。”

    石富指着石薇手里的金蟾:“那那那……”

    苏油说道:“给金蟾提供动力的是条,就是利用弹力钢片作为蓄能装置,你找你孙子问问吧,这东西有他参与。”

    石富气得跺脚:“这小子还是拎不清轻重,我一再交代有了新玩意儿就得来信告诉我!还是不拿我的话当事……”

    一个声音就在后边嘟囔:“这是我弄清楚齿轮箱原理后,师父给我的奖励。这铜皮蛤蟆看似简单,其实里边涉及到好多东西,我这不亲自回来向你禀告吗……”

    大家回头,原来是石通到了。

    村口还停着俩骡车,一车上边是好奇的几个娃子,正是张胜带领的内务组,另外一车上都是瓶瓶罐罐各种货物。

    屠子也来了,还带着自家儿子,过来供手:“多谢小少爷照顾我生意。我们这就开刀?”

    张胜几个娃子也围了过来:“小少爷你老家好漂亮!”

    苏油笑道:“都来了?明天可就是你们掌勺,有信心没有?”

    张胜笑道:“这几个月义棚生意简直好到不行,小少爷你就放心吧!”

    苏油又和其他孩子打过招呼,这才对前来帮忙的乡亲们说道:“正好大伙都在,乡亲们就和我们一起去看看八公养的猪是什么样子。”

    带着赶来帮忙的近邻们来到猪棚,四只肥嘟嘟的大猪躺在里边哼哼。

    这猪的长势,肉质,一看便与寻常牧养的猪不太一样。

    苏油说道:“这便是断奶之后施行手术的猪,只要饲料跟上,六个月便可以长到一百斤以上。”

    棚子里顿时嗡的一声,乡亲们就议论开了。

    苏油招手,示意大家安静,说道:“这个阉猪法子,其实外边都有,不过乡亲们一直没有重视起来而已。”

    “还有就是传统手法,处理的都是公猪,母猪一般三个月便杀掉了,实在是一种浪费。”

    “大家看,这四头猪里,还有两头是母的。其实母猪也可以阉割,这个手艺叫挑花。”

    “施行过手术的猪,性情温顺,容易圈养,相比放牧不用那么劳累,家里的老人也能帮上忙。”

    乡亲们又嗡的一声闹开了,猪娃里边有一半是母猪,大母猪皮肉比未阉割的公猪还要硬,养了也没法吃,现在等于多出了一倍的可养猪娃!

    而且娃子老人都能派上用场,这好处就太大了。

    苏油继续压手:“这猪出栏快,养得好的一年可以养两栏,差的两年也能出三栏。按照一家两口猪计算,一年下来有四百斤,平均一天一斤多。”

    这下真是压不住了,棚子里立刻闹翻了天,把四头猪吓得不轻。

    棚子里味道不好,苏油赶紧招呼大家出来,祠堂前坝子上说话:“明天的宴席,一是搬家闹个喜庆,二是让大家尝尝这种猪的肉质,与普通猪肉品质也有很大区别。现在就麻烦大家去帮忙垒灶,烧水,晚点我们杀猪!”

    这时候乡亲们才注意到骡车上还有两件大家伙,大铁锅。

    张胜和苏八公担任提调,也就是总指挥,一个负责指挥搞灶台,一个负责召集桌椅碗筷。

    没办法,要搞宴席,可龙里家家都得出力,不然桌碗都凑不齐。

    好在人多力量大,很快事情搞定,大锅烧上水,准备杀猪了。

    两头猪被从棚里拖出来,绑在了宽条凳上。

    张胜拖来两口木盆,准备用来接血。

    苏油指点屠子,在猪脖子下动脉处下刀。

    以前杀猪,都是刺心脏,屠子看着哗哗流到盆子里边的鲜血:“这法子好,肚内干净。”

    然后伸手一拍自家儿子脑门:“学着点,以后便照此法办理!”

    张胜笑道:“这是城里刚流行起来的新法,猪血也是一道好菜,屠子大叔,你们接下来要学的是紧血旺,学会这一套,城里哪家屠宰行抢着要你。”

    小屠子笑得嘴都歪了:“小哥,你说的真的啊?”

    屠子又一拍小屠子脑门:“你那手艺先做到不丢人再说!”

    苏油笑道:“那是,等到了明年,光杀可龙里的猪你们爷俩都忙不过来。”

    谈笑间猪不挣扎了,苏油又教导小屠子从猪腿处开孔,吹气让猪涨起来,然后开始烫猪,刮洗,张胜又接过内脏去清洗,用树脂去杂毛。

    屠子看着情形不对:“小郎君,那头蹄,还有内脏……以前是归屠子的……”

    苏油哈哈大笑:“你拿去也料理不好,城里一副下水五十文钱,两头猪一百文,我再给你家小子加五十文帮工费。一百五十文钱,和两幅猪下水,你选那样?”

    屠子开心了:“那当然要钱!下水拿回去吃不完还得费盐!”

    苏油想到屠子家吃盐腌内脏的情形,就不觉有些反胃,赶紧晃着脑袋驱散不适,说道:“解肉这活让小屠子来,你先跟我去学紧旺子去。”

    屠子笑道:“这猪都杀成学问了,城里人当真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