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八十九章 茭白
    第八十九章茭白

    苏油拿手揉着挂着青草的头顶:“去天师道那就没事儿了,天师道的小天师是我结义兄长。薇儿进了天师道,有我这兄长看顾着,那就可以横着走。”

    八公叹了一口气:“昨夜的情形,那是骑虎难下,唉……”

    苏油也帮着一起往池塘里丢青草:“我倒是无所谓,薇儿性格我是喜欢的,再说了,这还算高门下嫁,算江卿中的好亲,八公你说是吧?”

    八公笑了:“这么一说还真是,半年前咱爷俩还上无立锥下无片瓦。我都一直忧心你长大后怎么娶媳妇,结果这天上就掉下来一个。”

    “难得石家看得上你,薇儿其实也不错,对别人不一定脾气好,对你那可一直言听计从。”

    苏油看着拖食草杆的草鱼:“嗯,伯爷你放心,我会对她好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石薇出来了:“八公早,呀这塘里的鱼真大。”

    八公笑道:“薇儿乖,这塘里啊,好几条是祖宗鱼,年岁比你八公都还大。薇儿啊,下次可别再乱跑了,昨晚可把你四个哥哥都急坏了。”

    石薇撇了撇嘴:“是他们坏,他们不让我见小油哥哥,还把我关起来。”

    看着小姑娘又要不高兴了,苏油赶紧转移话题:“你不是要看我给你的玩具吗?走我带你去,还有昨晚你的那块银子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感觉像一方印章?”

    ……

    在一张白纸上盖了银印,苏油看着上面的阴文:“玄女致和气玉女致天医……这什么东西?”

    石薇盯着桌上一跳一跳的铜皮青蛙,眼睛都不转:“不知道,哥哥们说是天师道的玄女印,很珍贵的样子。”

    苏油笑道:“天师道的事情那就简单了,一会儿我写封信去问问。”

    石薇也不在意,继续看着桌上蹦跶的青蛙:“小油哥哥,黄色的不应该是青蛙,这是蛤蟆。”

    苏油进厨房将炊饼端出来,给石薇和八公盛上青瓜皮蛋粥,笑道:“薇儿真聪明,这其实还真是个蛤蟆,雅名叫金蟾。”

    “相传啊……哦那时候还是前代梁朝,常德城中有一口丝瓜井,夜里常常喷出白光,听说有道之人可以通过这道白光进入仙界。”

    “井边住着一位青年,叫刘海,家贫如洗但事母至孝。”

    “有一次刘海入山打柴,遇到一只狐狸,狐狸变为美女与他成亲。”

    “刘海是凡人啊,因此狐女便想济刘海登天,好长相厮守,于是便吐出一颗珠子给他。让刘海用这颗珠子为饵,在井口垂钓。”

    “刘海便依言行事,在井口用珠子钓起鱼来。突然,一只大金蟾咬钓而起,从井口跃了出来,狐女便大喊:‘海哥快跳它背上去!’”

    “刘海趁机跳上蟾背,紧跟着金蟾两腿一蹬,带着刘海羽化升仙而去。”

    “原来井口的白光啊,就是这金蟾所吐。”

    “从那天起,这口丝瓜井便恢复了正常。而天上从此多了一位叫刘海的神仙。”

    石薇拍手道:“小油哥哥这故事真好听,后来呢?”

    苏油楞了一下:“呃……后来人间就没有他们的消息了,想来在天上应该过得不错吧。”

    八公进来将箩筐放到一边:“小油你少给薇儿讲这些神神怪怪的故事,她年岁还小无法分辨。”

    石薇给八公夹了一个炊饼:“小油哥哥说过,神话故事都不是真的,但是代表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对善良人性的一种称赞,是吧小油哥哥?”

    苏油笑道:“是,赶快把东西收起来,吃过饭再玩。”

    石薇说道:“吃过饭我们也去钓鱼吧,说不定也能钓起来一只大金蟾!”

    苏油说道:“天冷了,鱼不好钓,吃过饭我们去挖笋吧。”

    石薇点头,咬了一口炊饼:“小油哥哥做的炊饼软软的,比家里厨子做的好吃多了。”

    石薇是年纪真小,两人定亲的事情,在心里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吃得很开心。

    倒是苏家一老一小,看着小丫头的样子,又对望一眼,都微微叹了口气,吃吧!

    吃过饭,苏油给石薇找出来一个篮子,自己背上一个背篓,拎着一把小锄头,两人去找小鼠和瘦娃。

    四个孩子来到后山大竹林,这片竹林是族产,乡亲们很是爱惜,大毛竹长得葱郁。

    不过挖冬笋是不碍的,因为冬笋是竹子试探气候的产物,经一场春雨就会糟烂,然后春笋重新长出,才能成新竹子。

    来到林子边,小鼠和瘦娃接过锄头:“小油你说在哪里下锄头,挖地交给我们来。”

    这也是老套路了,苏油找笋找菌那是一等一厉害,村子里的娃子都喜欢和他结伴,每次回家爹妈一准会有顿好夸。

    找笋要找主根走向,这个和阳光有关,还要看竹叶哪边长势旺,有些技巧在里头。

    苏油用折刀砍了些细竹竿,遇到有笋的地方便插上一枝,作为标记。

    小鼠和瘦娃便卖力地挖了起来,石薇则像个小油瓶一般一直跟在苏油身后。

    转了一圈,手里二十多根竹签子插完,苏油说道:“让他们挖着,我们去水边准备吃的去。”

    山里有条大溪,水力充沛,一路倾泻而下,从半山分出一股,通过人工的沟渠引入祠堂前的那口鱼塘,也是村中人的主要饮用水源。

    主流则转了一个方向,进入一个山谷后,淤出了一片沼泽,这里是苏油最喜欢来的地方。

    他还在这里偷偷种着一种作物,作为实验地。

    这种作物叫菰草。

    唐人经常入诗的雕胡饭,就是这东西的籽实,叫菰米。

    菰草和蒲苇的样子其实非常近似,眉山现在还在将菰草当做谷物来种植,以前算是六谷之一。

    但是苏油知道,这种草如果被黑穗菌寄生后,就不会再开花结实,其嫩茎会变得硕大肥嫩,成为后世餐桌上常见的一种蔬菜——茭白。

    不过要是让乡亲们的菰草塘染上真菌,导致颗粒无收的话,苏油估计就算八公威望再高,也保不住自己,因此只好在这里偷偷培育。

    这里的菰草塘都是乡亲们淘汰的弱苗,然后被苏油移植过来的。

    还刻意从几株病株上收集来黑穗菌,把这里的菰草都感染了一遍。

    这都进冬了,来得晚了一些,不过茭白还有不少能吃。

    苏油挽着裤脚下水,将能吃的茭白都收集起来,现这里的田螺也肥得不行,一捞一大捧,于是也只管顺手往岸上扔,让石薇挑大的放篮子里。

    鱼,鳝,泥鳅,田螺,河蚌,这些东西压不住腥味就没法吃,现在属于无人问津的东西。乡亲们一般都在田里溪边捞来砸碎喂鸡鸭,跑山里来搞这个,怕是有毛病。

    于是这里这些东西真是又肥又多。

    不一会石薇的篮子就被茭白和田螺装满了,苏油爬回岸边,烧起火来。

    烧火也是苏油的强项,只需要两根干竹片一点干苔藓,他就能用十字摩擦法搞出火来,根本不需要火镰火折子什么的,这项技能也是他能成为孩子头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背篓里翻出一口小铁锅,烧上水,将田螺都倒了进去。

    然后又带着石薇去挖野葱,野蒜。

    水边的这些东西,冬日里尤其肥嫩,很快俩孩子便采得了一大把。

    将葱蒜洗净,回到火堆边,小鼠和瘦娃也干完活回来了,火塘边堆这四捆竹篾绑着的冬笋。

    将烫过的田螺倒出来,让小鼠和瘦娃用石头敲碎田螺壳,把里面烫硬的螺肉取出来,拿去溪边淘洗干净。

    自己则另烧了一锅水,将冬笋拨开一枚,在手心里切成大块过水,去掉涩味。

    空手切菜,这也是一门独特的技艺,一般人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