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八十七章 私奔
    第八十七章私奔

    苏油拉着老伯爷的袖子:“八公你要不搬,那我也不搬了,反正我就跟你住一起,要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还真有点怕!”

    老伯爷摸着苏油的头顶,眼里泛起了泪花:“我家油娃长大了,能立事了,还懂得关照乡亲,孝敬八公了……”

    苏油笑了,不过笑得有些难看:“八公,你要好好活,要长命百岁,让侄儿好好孝敬下去。爹娘他们过世得早,你要把这份福,替他们也享了……”

    几个老哥哥也不禁唏嘘,三哥抹了一把脸:“这大好的日子说这些干啥?我这就去喊人!搬家!”

    叫花子也有三斤家当,不过乡亲们人多力众,一听苏八公答应搬家了,都赶过来帮忙。

    苏油连连道谢:“多谢大家了,等新家正式开火,我们也摆宴庆贺庆贺。”

    乡亲们高兴坏了,农村里除了婚丧收种,难得有什么喜庆事儿,村里各家都得过苏油的好处,那就更是要来的!

    送走众人,八公还关心那几头猪:“那四头猪就不搬了吧,都住祠堂后边棚子里住习惯了……”

    苏油有些惊讶:“你一个人养四头猪?那会很累的!”

    苏八公一说起这个就想起半年前那个苏油,顿时没好气了:“你小子干完坏事脚底抹油跑了,我能怎么办?每天铲猪粪都是苦活!你回来正好,以后那四口猪就归你料理了!”

    今晚还住在祠堂,吃饭也在这边,三哥看了说后日才是好期会,正式搬家得等到那时候。

    伯爷今天高兴,就不免多喝了两杯,烧水给伯爷烫了脚,扶他上床的时候,伯爷还在嘟囔:“好娃,好娃子啊……”

    祠堂的大床是老古董了,雕镂精美,是味道公的时候传下来的,苏家人开枝散叶分了这么多次家,最后就分到了老伯爷这里,算是一老一小唯一值钱的物件。

    大床就跟一个小房子一样,顶上七层雕板,都是戏曲人物。

    两侧是圆窗,圆窗外是镂空万字格,上边有蝙蝠,梅瓶等装饰点缀。

    床前两侧有弧线封板,也是极尽精美,还有两个大箱柜,中间一个小床那么大的床榻,足够一个成年人睡觉。

    苏油从柜子里拿出被子枕头,他被老伯爷收养之后,一直就是睡在这里。

    睡到半夜,苏油便听见屋子瓦顶上“咔嗒”一声响,然后是“得得得得”的石子滚落之声。

    迷糊中没有在意,没一会,又是“咔嗒”一声,然后继续滚落。

    这回听真了,苏油一抽身坐起来,心中充满惊讶,穿上衣服,看了看还在熟睡的老伯,偷偷溜出屋子来。

    月光下,一个小小的身影骑在门边的瑞兽上,手里还拿着石子准备往屋顶上抛。

    “薇儿?!”苏油吓了一跳,赶紧又压低声音:“你怎么来了?你从跳蹬桥过来的?黑灯瞎火不要命了?”

    小小的身影正是之前被关在石家祠堂那小丫头,丢石子是他们用惯了的暗号,见到苏油出来,小女生就从瑞兽上下来,拉着他的手转身:“小油哥哥跟我走。”

    苏油迷迷糊糊地“哦”了一声,就由她牵着朝村边青石板路走去。

    结果上了青石板路走了一阵,苏油见石薇没有歇脚的意思,不由得有点懵:“呃,薇儿,你要带我去哪里呀?”

    石薇没有回头,一边走还一边小跳,头上的双丫髻一晃一晃的,看得出小主人很开心:“我们私奔呀。”

    “呃?!咳咳咳……”苏油被自己口水呛住了。

    石薇终于停下了,过来给苏油捶背:“小油哥哥你怎么了?”

    苏油呛得满脸通红:“没事儿……等等,你都在哪儿听到的这词儿?”

    石薇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社戏里呀,社戏里三娘的妈妈不让她跟李小哥好,三娘就和李小哥私奔了。”

    说完又道:“现在家里不让我跟你好,所以我也和你也私奔了。”

    “咳咳咳……”苏油又呛着了:“这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好不好……不对,我们的好和他们的好是有区别的。”

    石薇又转头往石板路上走:“嗯,我们比他们还要好!”

    这都不挨着!

    苏油只好赶紧跟上:“薇儿,薇儿你听我说,你不能这样一走了之,你知道外边什么东西都要钱吗?饿了要吃东西,得花钱买,我们身无分文走不了多远的……”

    石薇从怀里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塞到苏油手里:“我知道,我们有银子。”

    苏油看着自己手上寸许见方的一坨,月光下也看不明白,感觉是一方印章,转着眼珠子说到:“我们还是小孩,大人看到银子就抢走了,我们留不住的……”

    石薇又从怀里掏出一件亮晃晃的物事,一按绷簧,刀刃刷地弹了出来:“放心,有我保护小油哥哥。”

    正是苏油送给她的那柄侧跳折刀。

    这就是蓄谋已久准备充分!苏油都快无语了:“呃……薇儿啊,我们先捋一捋,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石薇说到:“除了四哥,他们都说你坏话,还把薇儿关起来,还偷偷商量要把薇儿送走,我都听见了!”

    怎么可能!城里石通一口一个小姑奶奶的叫着,恭敬得很!

    “呃,薇儿,你是不是听错了啊?”

    “我没有!你被苏伯伯赶走后,他们就把我关在了祠堂里,后来来了个什么教主,然后他们就说要依那教主的话,把我送到什么洞里去,呜呜呜……”

    苏油赶紧将小姑娘拉进怀里:“伯爷不是赶我走,他只是送我去眉山,跟姻伯准备明年读书的事情,你是误会了……对了我还在城里遇到大石头,他一直很关心你,那刀子就是他帮忙做的,你喜欢吗?”

    石薇搂着苏油的脖子:“喜欢!小油哥哥最好了!”

    苏油安慰道:“薇儿,长辈们对你也是喜欢的,不过他们的表达方式有时候可能不对,你要理解他们,他们都是为了你好。”

    “就好像我们阉了四头小猪的事情,这事情的确是我们错了,错了,就要老实认错,才是好孩子。”

    石薇眼睛又睁大了:“没有啊,我去苏家祠堂后边看小猪的时候,八公都夸你聪明,说四头小猪半年个头就长到了上百斤,还乖乖的听话,都是小油哥哥你的功劳。”

    苏油给石薇整理了一下头,柔声说道:“不是说哥哥在这上面的错,而是哥哥不该带着你偷偷干这个,我要是自己买几只猪娃做实验,就不会连累你了。”

    石薇说道:“小油哥哥,我不会怪你,你找我做这事,而不是去找小鼠,瘦娃,我很开心。”

    那两家穷得瘦鼠都拿来当名字了!他们有猪吗他们?!

    不过这话现在可不敢说,只得好言哄到:“但是这事情的确是我们错了,薇儿你放心,现在不一样了,我们的橘子树活了,茶树也活了,田里的鱼也长起来了,村里见着了好处。以后我们说的话,他们会相信的。”

    石薇破涕为笑:“苏油哥哥就是有本事!他们不相信是他们的错!”

    好吧小丫头你盲目崇拜的错误思想很严重,苏油只好继续说道:“要不这样,你先跟我回去,我们不回石家村,就去祠堂,去祠堂见老伯爷,让他做主好不好?”

    “我还从城里带了好多好吃的,还有一些小玩具,本来说改天给你送去的,你来了那就正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