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七十八章 指点
    第七十八章指点

    阿囤弥点头。

    苏油说道:“你看,现在我们得到了重量和体积,两者相除,便可以求出它的密度。”

    阿囤弥便招手叫师爷和账房过来,复杂的除法,这样的东西她不会。

    待到计算出手镯的密度后,两个数字一比较,阿囤弥一眼便看了出来:“手镯的密度小很多!邛部川的骗子!回去要他们好看!”

    苏油笑道:“别啊,这东西虽然不是银子,但是也有大用……其实它应该叫白铜。”

    “白铜有两种,一种来自唐代的炼银术,道家方士在铜中加入砒霜,可以得到白色的砷铜,他们叫秘银,但是时间一长就重新变黄了。”

    阿囤弥睁大了眼睛:“弟弟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张藻是商务组组长,刚刚苏油也叫他过来,练习除法计算,现在得意洋洋道:“张大哥说此法是道家秘术,可以化铜为银,然后被我家小少爷揭开了秘密,好不狼狈。”

    苏油心想我怎么不知道,白铜水烟壶,白铜烘炉,白铜盆,都是西南著名非遗产品好不好?

    笑道:“张大哥以身试毒,这样的精神我是佩服的。”

    阿囤弥赶紧将白铜丢在桌子上:“哎呀我这镯子怕也有毒吧?”

    苏油说道:“不然,你们那一带,应该有一种砒矿,但是那所谓的砒,却炼不出砒霜来,其实是另一种性质不同的东西,你的镯子,就是用砒矿与铜矿一起冶炼出来的,放心佩戴。”

    阿囤弥看着苏油,觉得这小孩太神秘高深了:“我现在有点相信,那些矛头是你自己炼出来的了,你答应给我的好刀,也不是像其它宋人那般空口白话。”

    苏油笑道:“骗谁都不能骗姐姐你啊!另外你这白铜品质一般,还有改进之处。”

    阿囤弥说道:“真的?”

    苏油说道:“新法是要用到密封坩埚,用炉甘石和铜矿先炼出黄铜,再用黄铜加砒矿,便能得到品质更高的白铜了。”

    “这两样东西其实不算很精贵,但是一者颜色如黄金,一者颜色如白银,而且容易加工,如果能做成精致的器皿,那肯定大受欢迎。”

    阿囤弥眼睛顿时都亮了:“真的?能如同黄金和白银?”

    苏油笑道:“世人慕虚荣,姐姐你想,要是有一口莲花纹的白铜脸盆,上面的花纹如同金丝镶嵌,会是什么模样?”

    阿囤弥想象着那盆子的样子:“那可真是太好看了。”

    苏油说道:“姐姐,这白铜炼法我告诉你了,现在我想问问,矿藏,你们能够控制吗?”

    阿囤弥就好像听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般:“哈,邛部川本来就是我们的地盘,只是那里贫瘠,才让几支生蛮在那里过活,既然敢用白铜冒充白银欺辱我……”

    “范先生你记下来,回去如实禀告父亲,几支生蛮,要不就离开我们的领地,要不嘛,就都别走了,留下来开矿!”

    范先生饶有深意地看了苏油一眼:“明润。我想问的是,二林部得到如此大利,你自己有什么好处?”

    苏油说道:“现在我大宋铜荒严重,朝廷不得已,实施铜禁。我想姐姐境内既然有铜矿,不开采出来便是浪费。但是如其余矿坑户那般直接卖铜锭,又是会吃大亏的,那便不如做深加工,提升价值。”

    “这些铜器,最终会归入哪里?我想绝大部分,还是会流入宋境。朝廷总得想出办法来应对这种局面,或许便会有聪明人,为大宋钱荒想到一条出路。”

    范先生思索半晌:“大宋铜政,压迫冶坑太甚,坑户不得不掺假应付,产量极低,质量奇差。你是想……反其道而行之?”

    苏油说道:“姐姐所在二林部,地属羁縻州,朝廷宽厚,所给价钱公允,此为其一。”

    “姐姐将赤铜冶炼成黄铜白铜,制成铜器供应四川,部族收入会大大增加,此为其二。”

    “铜价高昂,眉山榷场,盐钞必定大售,此为其三。”

    “我眉州如今物产日盛,出现了诸多产品,尤其是书籍,更是精良,姐姐得钞之后,必定需要换成货物,我眉山也会因此繁盛,此为其四。”

    “到时候眉山会成为承接嘉益,辐射三江的辐辏中转之地,待到商贾云集,不说别的,就是弟弟我开一家饭店,也足够几十个孤儿好好生活了,此为其五。”

    范先生又想了下,诸事似乎真没有什么不可行的地方,从朝廷到地方再到部族,各方都有好处,于是说道:“我还是没明白,明润你自己的好处在哪里?”

    苏油笑道:“有了姐姐的支持,我在眉山,自然更加如鱼得水。”

    “然而最关键的是,眉山的几样新物产,不好意思,都与小弟有些关联。”

    范先生大惊:“明润休要信口开河,眉山城各项产业,均为江卿把持,难道他们都听你的?”

    苏油指着天平边上的玉瓷筹码:“这是玉瓷,眉山史家瓷坊的产品。”

    再从书包里取出那把“硬是好”小折刀:“这折刀,眉山石家铁坊的产品。”

    然后指着庙里墙上的一副十二花神挂历:“那幅挂历,眉山程舍人印坊的新品。”

    最后将自己的书包放在桌上:“这个书包,是最新的纱縠行苏家织染。”

    说完从土地庙里取来三份契约:“范先生,除了苏家织染是我嫂嫂的产业,其余三家作坊,皆有小弟三成的股份……哎哟这张拿错了。”

    阿囤弥一把抢过来:“这是什么……哈哈哈酒!”

    苏油不好意思道:“呃,这个……勉强可以算是小弟自己的产业。”

    阿囤弥拍着桌子:“酒呢?快拿出来尝尝!”

    苏油说道:“酒都在酒坊……”

    阿囤弥不依:“没有哪个酒坊老板不把最好的酒藏在家中的,这里算是你的家吧?少废话!酒!拿出来!”

    谎言被可耻的识穿了。苏油只好去土地庙里,揭开一个蒲团,然后再揭开一个石板,里面是一瓶玉瓷瓶的永春露和几个小瓷杯。

    生怕嫂子和几个长辈现,苏油便藏了几瓶在土地庙里。没错,他就是在偷喝!

    将东西拿回来,老范先不干了:“好你个明润!亏得我刚刚还在主上面前为你说好话,你这是一言不合就打脸啊!还真藏着酒!”

    阿囤弥笑得东倒西歪:“怎么样范先生?我就说他肯定有吧?”

    苏油满脸通红支支吾吾:“我是在做产品测试……”

    阿囤弥一把夺过酒瓶:“你拿过来吧!我侗寨里可没你这么虚伪,还藏着掖着的,小油你没把姐姐当朋友!这酒到底是有多精贵……哇哦……”

    软木塞子被打开了,即使在广野之中,也挡不住馥郁的酒香。

    苏油赶紧将杯子布上,连连道歉:“实在是不知道姐姐也爱这个,要早知道,我早就拿出来了,这是我酒坊新出的永春露,来来来,便敬姐姐,还有范先生,还有列位账房一杯。”

    晶莹到略微透明的酒杯和酒瓶,浓烈的气息,熏得与坐众人心痒难耐,都知道这东西不是凡品。

    待到一口下去,先是口中的清甜,接着是浓郁繁复的连绵酒香,然后入一股热线流入腹中般的浓烈,接着舒服得如浑身毛孔都张开了,不禁齐声喝彩:“好酒!”

    阿囤弥心痛得都不行了,这一下就被苏油倒出了一二三四……六杯!整整六杯!

    赶紧将酒瓶重新塞好:“我的!剩下的都是我的,谁也不许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