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六十九章 雀谱
    第六十九章雀谱

    难怪最近老拉着我要菜谱,没有雪盐和鸡茸,我不信哪个女人做出来的肉粥会比你的更加美味!

    八娘继续说道:“以往八娘也想要尽孝,无奈有心无力。今年好了,秋衣我已给公公和表哥归置妥当,另外还有鞋履,纱帽,蹼头……文房也妥了。”

    “另有两套玉瓷酒器,十瓶玉瓷精装春瓶款式的永春露,不是多珍贵,但胜在眼下都还没有面世,因此算是难得。而且两样都是小幺叔明,送人时直言请人评断一二,便是不碍的。公公和表哥来往交际,也用得上……”

    听不下去了!这是龙离浅滩返归山林啊,触底反弹后的八娘,厉害着呢!

    嗯,山老虎本虎,以后自己家里头,多一个都不行!

    刚打了一个寒噤,就有人拍他肩膀:“贤侄,这眼看着就秋凉了,记得加衣服啊……”

    我敢说我是被吓的吗?苏油只好转身行礼:“姻伯早安。”

    八娘笑道:“小幺叔来了,快进来吃饭,表哥馋得不行,就没等阿爷和你。”

    程正辅说道:“明明是爹爹他……哎哟!”

    估计是被八娘踩了一脚。

    苏油忍俊不禁:“表哥好,之才好。”

    程浚站起来:“爹,来来,尝尝八娘的手艺。”

    程正辅笑道:“我是吃惯了八娘做的早点的,哟,今天是油条?”

    八娘笑道:“油条豆浆,肉粥小菜。”

    程正辅说道:“现在食费不涨还天天有肉,都是八娘料理家事得当。之才这次回来,就好好陪陪媳妇,不要到处乱跑了。”

    程正辅就有些苦脸,翁翁这心偏得,眉山城的正常交游都不要了?

    苏油想起一事,转身去自己客房取来一件物事:“表哥,这是苏油一点小意思,表哥爱博扑,不过和街头巷尾的人做这事可不好,而这件物事,三五知己同事一起玩玩倒也不错的。”

    程浚接过来打开一看,里边是精致的玉瓷小方块,背施绿釉,每一枚都一样深浅。

    翻过一枚,侧边和底部没有挂釉,上面阴刻着一个红绿圈子组成的圆筒,不由得问道:“这是啥?”

    苏油将盒子中一本书册拿起来:“这是麻将,牌数一百四十四张,四人分据四象方位;各十三张牌为基,十二张寓意十二月时;多出的一张流转,寓意人之一生,多有际遇,总在求运之和。”

    “玩时依河图左运,轮流摸张,得张为天运,组张为人力,天人合一,其运方成,而先和者为胜。”

    说完将书册递给程浚:“每次和牌,难易有差,名堂有别,亦如人之文武疏途,而禄秩各等,因此需要定次,所以有了这部配套的《雀屏点定》。”

    程浚翻开书册,竟然是石纸油墨红绿双色套印,上边的牌色和玉瓷上的一模一样。

    从一番到八十八番,一共十二等,几十个花色,后边还配上歌诀,指导异常详尽。

    苏油笑道:“这样的东西,焚香雅座,闲趣盎然。推抹之间不碍清谈,兼斗智运。不见一丝烟火气,才是适合表哥和之才这样的文学之士,进士老爷的雅玩。”

    这是披着文化的外衣明目张胆送赌具!程浚不由得大喜,越看苏油越顺眼:“呵呵呵,难得明润小弟有心。之才今天哪里都别去了,还有八娘你也是,爹你今天要是事务不忙,我们一起玩玩这个?”

    程文应也被苏油如簧巧舌勾得兴起:“似乎不错,一家人闲聊抹牌,也是一乐。贤侄你记得再去老史那里给我拿一套,我怎么感觉这是后宅安宁的法宝呢?”

    苏油应道:“好咧,不过记得玩前桌上铺上毡毯,玉瓷坚硬,别把桌子敲出印子来了。”

    程文应说道:“快去快去,可不敢跟你玩这个。”

    苏油笑道:“这个半是天运,不是说明游戏的人就一定能玩得好,就算有点小计较,在姻伯洪福之前,也只有败退的份。不过小侄有土地庙那些哥哥姐姐牵绊着,等抽出时间再陪姻伯抹牌好了。”

    苏油去到土地庙时,就见一群孩子中间夹着一个大人。

    苏轼是个好奇宝宝,对孩子们的东西还挺好奇,这边逛逛,那边看看,看了看墙上的字,摇了摇头,还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字。

    苏油笑道:“子瞻,豆花饭吃到没?”

    苏轼回头:“哟,小幺……算了我还是叫你明润吧,豆花饭虽然不错,但滋味还是不如粉蒸肥肠。”

    苏油笑道:“好些人吃不惯肥肠。你倒是不碍的。”

    敲响云板,孩子们放下手里的活,依次走了过来。

    一般孩子启蒙从《三字经》,而这帮孩子结合理工,数学,因此苏油觉得从千字文更加合适。

    苏油站在黑板前:“我们今天先复习之前学过的几个字,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说完见到后边站着准备蹭课的苏轼,不由得笑道:“今天我们还有一位客人,他的学问比我高多了,苏轼苏子瞻,你们都认识了吗?”

    娃子们扭头看着苏轼,苏小妹就告状:“大哥哥肚肠好宽大!”

    苏油说道:“肚肠宽大,心胸也宽大,学问更是广博。这学问啊,就是要相互探讨相互启,方能深刻。我们就请子瞻哥哥上来给我们讲上几个字,看看和我讲的有什么区别,大家再巩固巩固好不好?”

    娃子们都热烈鼓掌,看来都很喜欢。

    苏轼这讨人喜欢的气质,现在就已经初见端倪了。

    苏轼一点压力都没有,走到黑板前面:“那我们就来说说这《千字文》,明润告诉过你们这篇文章的来历吗?”

    娃子们一起摇头。

    苏轼责备地看了苏油一眼:“启蒙识字的小学之术,我们自秦代便已有之,所谓《苍颉》、《爰历》是也。”

    “其后汉代则有司马相如的《凡将》、贾鲂的《滂喜》、蔡邕的《劝学》、史游的《急就章》。”

    “之后还有《埤苍》、《广苍》、《始学》、《庭诰》、《诂幼》等,这些作品中,以《苍颉》、《急就章》,所推甚广。”

    “时至梁朝,武帝肖衍为了教授诸王书法,让殷铁石从王右军的作品中拓出了一千个不同的字,每个字一张纸,然后把这些拓片交给了当时的散骑侍郎、给事中周兴嗣,兴嗣将其编成了有内容的韵文,这就是千字文的由来。”

    别说娃子们了,连苏油都不知道这些,不由得为现在读书人的博闻强记学问之精叹为观止,和娃子们一起鼓起掌来。

    尤其是苏小妹,眼里全是崇拜的小星星。

    这种互动方式明显让苏轼非常开心,讲得就更加起劲了:“《千字文》,全文为四字句,对仗工整,条理清晰,文采斐然,易诵易记。因此作为我们识字的初篇,是极好的。”

    “文章的内容,大体分为四编。部从‘天地玄黄’开始,至第三十六句‘赖及万方’,是从天地初开,万物生成,一直讲到人治之始;”

    “其第二编,从第三十七句‘盖此身’,至第一百零二句‘好爵自縻’,所述为君子修心立身,事孝养德,立信褒忠。也就是儒家内修的工夫。”

    “自第一百零三句‘都邑华夏’,至第一百六十二句‘岩岫杳冥’为第三编。极绘京城形胜,都邑壮丽,典章繁美,群英荟萃,斯为大国之盛治也。”

    “最后‘治本于农’,至第二百四十八句‘愚蒙等诮’为第四编。所述为我们的疆域辽旷,风光昳丽,隐士高人,以及家庭天伦之乐。”

    所谓纲举目张,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又是一片掌声过后,苏轼便道:“大致便是如此,你们现在学到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