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六十章 仿宋体
    第六十章仿宋体

    羊杂已经洗干净了,苏油拿一块带皮猪膘将锅子开了,先将羊肚内脏烫过切好,让女孩子们挤出羊肠内的肠油,和素油入锅,烧化后加入姜片葱段花椒呛过,再将羊杂倒进去翻炒。

    之后加了一大锅子热水,丢了一些八角茴香,咕嘟咕嘟煮了起来。

    一边用小锅给老军单独卤上两块羊肝。

    羊肉汤瞬间变得奶白,那香味可就要了命了。

    很快汤锅熬好,苏油招呼伙伴们去吃饭,自己亲自盛了两碗,洒上葱花香菜,又用豆腐乳做了两小碗蘸碟,连一碗糙米饭摆到老军面前。

    两个老军见到乳白色的浓郁奶汤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就赧笑道:“这等好味道,西军老范相公亲随班伍里怕是都见不着。”

    另一个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好!比盐州滩羊还要好味道!”

    苏油笑道:“听两位口音,是陕西路的老军?”

    其中一个说道:“别看我俩现在是老苍头,当年可也军功三转,一刀刀砍出来的功劳!”

    苏油问道:“那……”

    本来想问问情况,想想宋军的战绩,又赶紧闭嘴。

    一位老军目露苍凉:“好水川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当年啊……唉!”

    另一位说道:“当年夏主处心积虑,以逸待劳,又是以骑对步,骑兵一波接一波的冲掠,很快大军就乱了……”

    另一位老军挥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说道:“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扫小少爷的兴干啥?”

    “那就不说了……总之事后韩范两位相公遭贬,临行前怜我二人血勇,托庇到当时眉州太守这里,已经十一年了。”

    苏油肃然起敬:“不敢请问两位老哥哥大名。”

    一位老军说道:“岂敢岂敢,老夫陈田。”“老夫郭隆。”

    苏油将冷羊肉也切了一盘,洒上椒盐端了过来:“我们在后方安享清宁,便是老哥哥这样的军士前方拼杀出来的,以后苏油还要时常请教。”

    陈田笑道:“小少爷年纪尚小,这是地理不熟。眉州可不是后方,而是南方边陲,这里离雅州也就一日路程,过去那就是大理境内。”

    苏油这才反应过来,陈田说得不错,现在的云南,可不是大宋版图,眉山真的离边境不算太远。

    笑道:“果真如此,不说那个了,这汤味可算还过得去?”

    郭隆端着碗刨得呼呼的:“哪里是过得去,鲜得舌头都掉了!对了,小少爷打听码头的事情,可是要在码头上卖这个?”

    苏油笑道:“卖是卖,不过不是这个,这个怕是天气还早了点。”

    陈田笑道:“也是,不过冬日里要是来上一碗这个,那可就给个神仙也不换了。那口大锅可也了不得,比军中所用的大锅还厉害!”

    苏油这才想起来一个事情:“对哟,这大锅现在不便宜,放城门口义棚那里没问题吧?”

    陈田笑道:“这个小少爷放心,城门口是防务重点,有我俩在此,没人敢胡乱造次。”

    豆粕是饲料,非常便宜,苏油去看了一下,这就又是好几百斤,正好蜂窝煤快要做完了,接下来他便准备安排张麒他们做这个。

    叫来张藻,拴住,张散,勾平了账务,苏油这才同老军一起回城。

    晚上和程文应吃饭的时候,苏油便问起瓷码印书的情况。

    程文应得意非凡,让管家取来两本书:“贤侄你看,这是试样。”

    书没有名字,打开来才知道是杜甫诗集。

    等翻过一页,才现竟然是双面印刷,不由得惊喜道:“油墨成了?”

    程文应笑道:“成了,韩师傅可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苏油觉得好笑,嘴上解释道:“这个东西就好比炒菜下调料,什么调料配什么菜,挨着试来试去总能试出来。”

    “解决了粉料细腻程度的问题,剩下的就简单了。我和韩工将产生颜色的粉末,称为颜料;调和油墨用的东西,叫连接剂;调节浓度的,叫增稠剂;控制结膜的,叫防结剂;防止油墨浸透纸张的,叫防反印剂,改善流动的,叫增滑剂……”

    “确定好这些东西之后,就是调整配比,一点一点实验出来就好了。等等……”

    说完将书拿起来又看了一遍,笑道:“姻伯莫要耍笑,你这本杜工部集不是用之前那批瓷码印的。”

    程文应笑得像个孩子:“我就想试试你是不是永远不会犯错。”

    苏油笑道:“姻伯没看我们的实验记录吗?错到天上去了,好几大本呢!”

    心里却在暗自好笑,要不是自己前世知道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冷知识,估计还得多好多本。

    比如滑石粉改善浓度,麻油做调节剂,石灰粉做增稠剂,最搞笑的是油墨还要用到面粉,那玩意儿是天然防反印剂,都是大宋常见的东西。

    不过韩工的智慧也让苏油瞠目结舌,比如面粉,后世用的玉米粉粘度很高,他们用麦粉就达不到。

    韩工随便一想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将油墨放到热水里隔水加热,用热油墨印刷,这种智慧的闪光点也让两人相互佩服,惺惺相惜。

    还是那句话,一项技术的突破,带来的是很多很多的新产品。

    加了瓷土经过压制的纸张,和油墨两项东西一加成,印刷的代差立刻显现了出来,这本杜工部集的书籍质量,已经远远甩出杭版好几条大街去了。

    然后还有字码。

    油墨印刷,只适合非常细的笔划,因此这部书上的文字便比较小,笔划也非常细,苏油直到聊了一半才注意到这个问题。

    不由得问道:“这,什么字体?”

    程文应笑道:“怕你笑话老夫任事不做光吃现成,这事情便是由老夫住持的。”

    说完指着第一批瓷码印制的一册说道:“老夫管以前的老码,叫正体,管这种又瘦又细的……”

    苏油不由得暗暗祈祷:“千万别说叫瘦金体千万别说叫瘦金体……”

    “……叫,细体。”

    苏油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姻伯大才,这细体轻健刚妙,看起来非常舒服。”

    程文应叹了口气:“说起来,还是有你的功劳。老夫不好自专……”

    苏油问道:“姻伯这话何意?”

    程文应哈哈大笑,一点长辈架子都没有,就跟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你的那个铅笔,没现少了一支?哈哈哈哈……偷偷搞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看你那目瞪口呆的样子!”

    苏油躬身施礼道:“苏油为姻伯贺,这字体,必然随新式印刷术的推广流芳百代。”

    可不是吗,现在的水墨印刷书籍,用的还是欧体,魏碑比较多,大名鼎鼎的宋体都还没出来,而程文应创造的这个,竟然就是活生生的仿宋!

    程文应意气风开怀大笑,这侄儿多智近妖,他这姻伯当得可憋屈了,本以为孤儿的事情上他会来求自己,却不料弄得风风火火,今天总算是震了这小屁孩一把。

    这时候八娘也回来了:“哟,阿爷如何这么高兴?”

    程文应献宝一般将书籍交给八娘,八娘了解情况之后笑道:“细体雅致清秀,正适合用来印制诗词歌赋;正体端厚庄凝,印制史书,典籍,都是极好的。”

    这个时代是汉人审美情趣最高雅,最具艺术性的时代,汴梁城边每天卖出的鲜花就是一门大生意,宋人生活的雅致可见一斑。

    光印制一套书籍,便可以看出八娘和程文应的文化品味,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