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五十四章 学习
    第五十四章学习

    儿歌朗朗上口,孩子们边读边用树枝在地上划,没一会,各人都记住了。

    然后苏油又开始做游戏,几个组长本来就有排行,那就苏油随意指墙上的数字,组长要及时带着自己那组娃子站起来,还要相互提醒,全体站起来才算。

    自己的第一组,因为自己讲课,便交给苏小妹带领。

    好些娃子的反应比组长还快,拴住糟娃等反倒变成了拖小组后腿的人,于是闹成了一片。

    一通开心的游戏之后,梵文一到九,全都记得精熟了。

    很快便过了半个时辰,苏油总结道:“我们学这个有什么用呢?接下来我给大家示范一下。”

    “今天上午,我们卖鱼,得了四贯钱,换成文就是四千文,现在我们就把账本记下来,嗯,这里表示科目,我们画上一条简单的鱼来表示,四千怎么写呢?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四个一千?个,十,百,千,那这里,就是千的位置,我们可以在这里填上四,后边补上零。看,这就表示卖鱼得了四千钱。”

    “等下午拴住哥卖掉铁沙,我们便又会得到一笔钱,我们可以在鱼下边画很多点,表示铁沙,将它记录在这里……”

    “今天上午糟娃哥带着商务组去城里采买,糟娃哥花了多少钱?一共六百四十五文是吧?嗯,那就是百位是六,十位是四,个位是五,我们这样写。这个科目我们用糟娃哥来表示吧。”

    于是苏油在科目栏画了一个小人。

    “但是它跟卖铁沙和卖鱼不一样,区别在哪里?……对,它是我们给出去的钱,是支出,因此要和收入有区别。我们在这里加上一个短横,表示减去。嗯,还可以表示糟娃哥花钱太厉害,我们用短棍戳他的屁股。”

    糟娃不由得哭笑不得:“小少爷,能不能别这样打比方?钱都是你让我花的……”

    娃子们哈哈大笑,负数的概念算是记住了。

    “好了今天我们就学这么多,以后每天我们抽时间学点这些东西,大家下去一早一晚,把学到的东西都背几遍写几遍,多少不论,以记熟写会为止。然后打乱次序,相互抽查,谁要是完成得好,我就奖励谁来记账本一周好不好?”

    娃子们都鼓掌叫好,苏油便让大家散了,各自去接着干活。

    自己则让杂务组,帮着陶煤组做蜂窝煤,然后从陶煤组抽了几个熟手,和组长小七哥张麒一起,又开始了新的工程。

    翻出一个史家陶坊制作的砂锅,苏油开始用石膏倒砂锅模。

    这次倒模和以往有些区别,模型分为两片,先倒内腔,倒完后是一个石膏板上的半球,这是下模。

    再倒上模,倒完后两片模型合拢到一起,内部空腔成为一个倒扣着的砂锅的形状。

    模子是两个小扁木箱,再在上模的顶部打了一个走泥孔,模子便算是完成了。

    在下模的半球上涂上油脂,抹上厚厚一层陶泥,用刷过油脂的上模压上去,然后用木棒敲击,压到模型严丝合缝。

    多余的陶泥,都从边缘和顶孔中被挤了出来。

    刮干净多余的泥,待石膏吸走大部分陶泥水分,将模子取开,一个倒扣着的陶泥锅便出现在了下模上,上火烘干后取下来,打磨光整,一个陶泥砂锅便做好了。

    张麒鼓掌叫好:“这跟做蜂窝煤是一样的路子!”

    苏油笑道:“对,这就是模范,可以做陶器,做金器,以后每天做几个,放土地庙里阴干,凑够一炉我们便烧制出来。”

    “现在只能这样,做出来的东西粗笨,卖不了大价钱。等以后大家手艺越来越好了,我们就往精细里做,东西也会越来越贵。等到陶煤组人人都成大工了,一件精品细陶器,都能养活我们所有人!”

    张麒被苏油说得心中突突乱跳:“可能吗?”

    苏油说道:“怎么不可能?现在的一件澄泥砚台,秦砖砚台,起码都是几贯钱!只要你们手艺够好,我们就能烧制出比澄泥,秦砖更好的砚台来!”

    “要做出好砚,先得有好泥,每日收集泥池里最细密的泥料原因在哪里?就在这里了。”

    张麒这才明白苏油的用心,说道:“小少爷你放心,以后我们做得更细致一些。”

    鼓起了张麒的劲,苏油又去教女孩子做酸菜鱼。

    草鱼要做嫩,那就得裹上粉糊过油炸过再入菜。

    铁锅没有,苏油只好让女孩子们烧起一锅素油,用竹丝笊篱盛着过粉鱼肉油炸。

    这香味勾得一边干陶煤活的孩子们不住回头吞咽口水。

    鱼肉炸好,倒出老油,留一些在里边,丢一把花椒,然后炒酸菜,泡姜。

    烧了一大缸水,将炒料都倒了进去熬煮。

    熬出汤味后,加入鱼块,煮上一阵后洒上葱花,香芹末,一大盆油汪汪酸菜鱼便出锅了。

    将酸菜鱼倒在炒好的莴苣苗上,大菜便算是完成了。

    这时候场外走来两个老军,都身带残疾:“苏小少爷,县令命我等送来一块云板,说是这里孩童众多,事有缓急,敲响云板,我们自会赶来相助。”

    苏油赶紧道谢:“多谢县令关爱,两位大叔,正好我们饭菜做好了,要不就莫嫌薄慢,与我们凑合一餐如何?”

    看城门的老军也是苦哈哈,一看油汪汪喷香扑鼻的大菜:“哟,今天吃鱼?”

    苏小妹喜滋滋地说道:“是苏油哥哥给我们做的酸菜鱼,用油炸过的,可香了。”

    两个老军拱手道:“如此就叨扰小少爷了。”

    苏油便对苏小妹说道:“那就让大家洗澡收工,拴住哥和糟娃哥去卖铁沙,我陪两位军头大叔喝水叙话,让他们快去快回,回来就开饭。”

    这里诸事草创,简陋非常,两位军头将云板挂到庙前的屋梁下,便过来和苏油说话。

    苏油用两个粗瓷大碗,给两位军头一人倒了一碗茶水,笑道:“来来来,大叔辛苦了,先喝点水,我们等他们回来。”

    女孩子们在做剩的几个菜,一个老军就对苏油拱手笑道:“小少爷的安排甚有章法,土地庙一带,一天一个样子。”

    另一个老军笑道:“平日里看着小少爷煦煦温和,都是笑眯眯的,今日在码头上怒斥讼棍,原来也有点脾气。”

    苏油笑道:“让两位老哥哥见笑了。”

    他在眉山城辈分甚高,叫老哥哥,已经是抬举两位军头了。

    一个老军喝了一口水:“哟,这水不错啊。”

    另一个老军也喝了一口:“甜丝丝的,喉咙很清爽。”

    苏油说道:“这个是凉茶,适合夏日里喝,对了,两位老哥哥需要走更呼唤,这凉茶最适合润嗓,消暑也是极好,以后每日里来我们这里灌上饮水吧。”

    一个老军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苏油说道:“凉茶,就是乌梅茅根等一些草药煮制出来的,也不用花钱。两位看顾我们孤儿,我们现在能回报给两位的,也就这点东西了。”

    一个老军说道:“苏小少爷当真仁义。”

    苏油说道:“举手之劳而已,另外我想请教一下两位老哥哥,这码头上,如何没见有卖早点的?”

    两位老军对视一眼,不由得笑道:“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小少爷这都想不到?”

    苏油笑道:“实在是年纪太小,不明世事,还请两位老哥哥指点。”

    一位老军笑道:“因为入夜后城门要关门落锁,内外不通,以防匪人交乱,直到天色大光,方才打开城门,放人进出。”

    另一位老军说道:“苏小少爷是想带着孤儿们做早点生意?”

    苏油拱手问道:“就是不知此事是否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