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五十一章 加油
    第五十一章加油

    过完称,九斤多一点,不过质量实在上乘,石通也不敢乱添价,便老老实实给了两贯。

    出得门来,拴住和苏小妹立刻兴奋不已:“小油哥哥!我们一天挣了这么多?!”

    拴住感觉自己脚下有些飘:“小少爷,怎么会这样?铁沙这么值钱?”

    苏油笑道:“不是所有铁沙都这么值钱,是我们淘的铁沙,遇到识货的人,它才能值这么多!”

    拴住满脸掩不住的惊喜:“小少爷果然好本事!”

    苏油说道:“今天才第一天,开了个好头,以后会越来越好。”

    拴住傻笑道:“现在少爷说什么我都信!”

    出了城门往回走,路过码头,李妈便对他招手:“少爷你过来一下。”

    苏油问道:“李妈,有什么事吗?”

    李妈笑道:“就想问问少爷,你让人送来的猪蹄,还有猪头,怎么处理得那么干净?”

    苏油笑道:“等回家我再告诉你吧。”

    李妈笑道:“这次的猪头肉和猪蹄味道很好,一点硝味都没有,客人们很是喜欢,眼看就到饭点了,你送来的卤味肯定先卖完,算下来也有七十来份,一份十五文,我先给你支一贯吧,多退少补。”

    苏油奇道:“现在义棚生意这么好了吗?”

    李妈嗔道:“瞎说!我们是义棚,行善积德,本来就不是生意。十五文全是肉菜,满世界都没有,要不能卖这么好?少爷的秘制调料不要本钱的?”

    苏油笑道:“对对对,是我失言了。”

    这就又得了一贯,拴住和苏小妹看苏油的眼光,已经如看神仙一样。

    小少爷挣钱可也太快了!

    领了钱,苏油带着两人继续往回走,心里却在盘算义棚的收入。

    牛杂不是天天有,可羊杂,猪下水,那是多得是,码头上人来人往,薄利多销,一天下来,四五贯钱打不住,难怪这几天八娘走路都带风的!

    等明天臭豆腐酱汁调料弄出来,只怕风还会更大!

    回到土地庙,女孩们已经将饭煮好,大缸里汤汁已经熬得浓厚,香味十足,就等着苏油回来调味。

    苏油叫人去将门窗打开换气,自己将猪肝切成薄片,对围过来的女孩子们说道:“慢慢学,以后会渐渐由你们做给大家吃。”

    一个女孩说道:“少爷做得饭菜这么美味,要不我们以后开过饭馆吧?”

    苏油笑道:“那也得先学会做好吃的,要不然少爷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

    味道已经鲜美,汤汁已经白,只需加少量盐,便会非常鲜美。

    将猪肝淘洗干净浆汁,挂上芡洒入缸中,加入香菜和少量香葱,苏油口水就下来了:“不行了不行了,快给我一个碗,我得吃一点才能回去!”

    立刻就有人端来一个大碗,苏油又叫人将腐乳罐子搬出来,夹出一块来,加入鲜汤调成酱汁,洒入葱花,芹菜末,夹起一块猪肝一裹,放入嘴里,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疱猪汤!总算吃到了!

    又喝了几口汤,苏油招呼大家开始吃饭,自己拿着账本画账:“今天账目上本来还剩七百文,但是,铁沙卖了两贯,猪下水卖了一贯,终于出现了正增长。”

    一群娃子都欢呼了起来。

    苏油接着说道:“别高兴的太早,离还清少爷的十贯,还有铁匠铺的二十五贯,一共三十五贯债务,还为时尚早。而且我们不能只考虑夏天,还有冬天,大家总不能光着身子过冬吧?因此还得努力。”

    “不过总的来说,势头是好的,如果我们能保持这个水平,很快便能还清,冬天来临之前就能有所积累,为了冬衣,大家继续加油吧!”

    所有孩子都看到了希望,欢呼道:“加油!”

    然后就见苏小妹扑闪着眼睛:“哥哥,什么是加油?”

    苏油愣了一下:“呃……就是好好干,饭菜里的油水越来越多的意思。”

    苏小妹狠狠地点头:“嗯,我一定要加油!”

    处理完事务,苏油又让孩子们吃过饭编几个稀眼大篓子,口子留着等他第二天早上来收。

    回到程家,苏油将今日的事情进展告知了程文应,程文应得知淘铁沙卖得了两贯,叹气道:“贤侄真是大才,这帮孩子,这算是活了。”

    苏油笑道:“五十多个孩子,平均一人才四十钱不到,真要过得去,起码得一日百钱,还早着呢。”

    程文应笑道:“人丁是多了些,还有些只能吃不能干的是吧?”

    苏油说道:“多多少少,总是会干一些的,都是孩子,关键是要让大家有干的兴趣。”

    程文应说道:“后日黄道吉日,泥码已经备妥了,我跟你史世伯准备烧制出来看看。贤侄你要腾出一天时间来。”

    苏油说道:“行,到时候我带上些对制陶有兴趣的孩子,带他们一起去看看大瓷窑的规模,也长长见识。”

    吃过饭后便是复习功课,然后开始翻出本子写写画画。

    次日早上,苏油又给孩子们带去泡菜坛子,酸菜坛子,路上又买了炊饼,给孩子们送去。

    吃过饭,苏油翻出本子:“昨晚我想了一下,准备这样,我们这么多人,一共分为几个小组,目前分别是商务,内务,铁沙,陶煤,渔业,基建。”

    “正好六个组,加上我自己带一组杂务,就是七个,和之前张大哥的方式差不多。”

    “不过人数会有调整,比如商务内务,可能用不了那么多人,铁沙的人数会多些,这个我们灵活调度。”

    “现在我任命,二哥李拴住,铁沙组组长;糟娃张藻,商务组组长;小七哥张麒,陶煤组组长;三哥张散,渔业组组长;四哥刘嗣,基建组组长;狗剩张胜,内务组组长。我带领杂务组,以后大家各司其责,带好弟弟妹妹,定期轮流,以学习尽量多的知识。”

    这几个人本来就是小头目,年岁较大,一直是他们在带,现在自然没有异议。

    接下来就是各做各的工作了,铁沙组先去淘沙;内务组洗碗,然后去城里义棚帮忙;商务组去买菜,苏油特意叮嘱多打听各路消息,别人对小孩子不提防,可以边假装玩游戏边偷听内容;陶煤组继续做蜂窝煤,存储燃料;渔业和杂务先跟他学习收鱼篓口子,然后做一个竹篾倒刺组成的盖子。

    教会之后,苏油自己用一个深篓子改编成一个鱼舀子。

    东西改好,两组人带着东西去水边,爬上竹筏。

    苏油说道:“现在我们收鱼,收鱼有几个要点,大家一定要记住。”

    “先动作要轻缓,要安静,然后线绳要摆好,不然就容易缠绕,大家先看我的动作。任何一件小事要做好,都是不容易的。”

    说完解下树上的绳头,一边拉绳子,一边盘绕着簸箕将卡子和绳头圈好。

    才收完三个浅水的卡子,水下便出现了鱼的身影,苏油看着竹筏上兴奋的孩子,说道:“从现在开始,除了我,谁说话,上岸就要受到惩罚。”

    一群人赶紧闭嘴,可眼里都是兴奋的神色。

    鱼卡上的鱼都是大的,这只卡子上卡住的是一条鲶鱼,起码三斤。

    苏油摆荡着绳子,让鱼在水中游动泄力,直到鱼开始懒了,才用深篓将鱼捞起来。

    然后拎着鱼卡细线轻轻一抖,鱼卡从鱼嘴中弹出来,鲶鱼落到了深篓底下。

    苏油将深篓对着系在竹筏边上的鱼篓一倒,鲶鱼便滑入了鱼篓当中。

    接下来继续收鱼。

    湾子里的鱼非常多,让苏油想起了清明时舀水花的盛况,浅草水边,黑压压的全是小鱼苗,如同在水中翻卷的乌云。不由得对现在的优良生态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