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四十二章 八菜一汤
    第四十二章八菜一汤

    苏油笑着对掌柜回道:“去吧,这菜适合老人孩子,那就家家都吃得着,一日多入百文,真不是什么难事儿!”

    苏油目送肉铺掌柜离开,一转身,就见到厨子老周满脸怨念。

    苏油讶异道:“怎么了?”

    老周很替苏油不值:“小少爷你就是不拿自己手艺当钱!你想那肉铺掌柜,从今天起一日多入百文,一月就是三贯!一年就是小四十贯!轻飘飘一句谢,当什么事体?”

    苏油听了这话翘了翘嘴,摇摇小手:“不至于计较,人家赚的也是辛苦钱,我想着反正杀生也杀了,能将食材尽量多地利用起来,不造成浪费,也算功德不是?”

    老周气鼓鼓道:“小少爷就是宅心仁厚。”

    苏油不以为然:“扯远了,我们熬油开锅!”

    肉铺掌柜的活挺细,猪油条子切得又细又均匀。

    将锅里掺上一些水,让厨子将猪油条子放进去熬制起来。

    苏油闻着油香,那手指点着下巴,考虑着油渣怎么处理。

    油渣不能与水多的菜品一起做,不然油渣焦脆的口感就没了。

    最好的做法,就是和芽菜一起炒成哨子,包包子,包猪儿粑,或者下哨子面,都是极好的。

    不过芽菜这玩意儿……得年末才能做,然后,还得等上一年……

    再其次,炒腌大头菜颗粒和青椒末,作为粥边小菜,夹馒头,那也是极好的。

    问题是……芥菜头还在土里,得等到秋末才能收获,青椒,更是想多了……

    不由得摇起头来:“汴京可能稍微好点,现在的西南,还真是美食的荒漠啊……”

    收拾心情,让厨子清洗干净两个坛子,擦干,丢了一把豆子一把花椒进去,等猪油熬好,油渣捞出来放到一边,油都盛入坛子中。

    想了想,叫厨子焙了些花椒颗粒碾成粉末,和盐粉一起拌了一份油渣:“尝尝,你觉得如何?”

    厨子一尝顿时眉开眼笑:“谢小少爷,这就又会了一道大菜!”

    苏油一脑门子黑线,这算什么大菜!

    厨子振振有词:“只要油多的,就是大菜!”

    好吧你是厨子你说什么都有理!苏油又问道:“家里有没有糖霜?就是那种非常细小的,白色的,纯甜味的颗粒……”

    “糖霜,冰糖,都有的!”

    厨子这番快的回答把苏油吓了一跳,自己琢磨了许久的挣钱大计,原来都已经普及了?

    厨子看着有点愣的苏油,就解释道:“这东西是我四川遂宁的特产啊!甘蔗做的,小少爷你竟然不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我太知道了,我只是不知道大宋现在的制糖业都如此达了而已!

    然后就听厨子得意洋洋地说道:“不过也不是家家户户都吃得上,这不苏二老爷在那边做官吗,每年会托人带回来,程夫人会孝敬太老爷一些,所以糖霜,冰糖两家都有的。”

    苏油听了此话便道:“那行,那就去把糖霜找出来,将这油渣也拌上一份。”

    这时就见伺月探进头来:“小少爷叫人好找!怎么又进了厨房?!太老爷和史老爷回来了,叫你前堂说话。”

    苏油赶紧随伺月出来来到前堂:“见过姻伯,见过世伯。”

    程文应看到苏油,叹了口气道:“听闻你今日和城中乞儿混到一起去了?宅心仁厚是好事,但是给点钱财就是了,你这样子可有失斯文。”

    苏油躬身道:“姻伯教训得是,我是听其中一个叫七儿的言道,弃儿有五十来人,但是义棚开启后,他们大哥只许他们一日来七八人,帮忙洗菜洗碗,混一顿饭食。”

    “说是一来人多了惹厌,二来养成口欲之后,再难适应从前。一朝断绝,或者便要沦为偷盗。如此人物,我真想见上一见。”

    史洞修就对程文应拱手:“程公,我眉山弃儿尚且如此知理守分,这就是程公印刷文字,启迪教化之功啊。”

    程文应摆着手道:“休往我脸上贴金,仓廪实而知礼节,文字教化,也到不了弃儿身上去。”

    史洞修又对苏油说道:“贤侄,你要是有心行善,便让他们每日里去义棚领一碗糙饭,一碗牛杂汤便是,没必要和他们混到一起,那帮孩子野,冲撞了你就不好了。”

    苏油笑道:“世伯,这其实也算是眉山城一道隐患。五十多人,只靠慈济,周养不过来的。”

    史洞修还要说话,程文应举手制止:“贤侄,说说你的想法。”

    苏油躬身道:“世伯,姻伯,我们先说这事情为什么得管。”

    “他们现在在眉山求活,我大宋管禁不严,一年之后,便可自动获得眉山户籍。”

    “弃儿们男女混杂,现在还好,等到他们日渐长大,这男女之防上要是闹出点什么事情来,那会大伤我眉山风化。”

    “再其次,如果我们不管,等再过几年,那些小女孩长成,落入人贩娼寮眼里,只怕惨不堪言。”

    “万一真生此等事情,传扬出去,州县怕是都会被朝廷申饬,落到士绅身上,也会大扫颜面,伤我眉山文教之乡的名声。”

    顿了顿,瞧见史程二人暗自点头,苏油继续道:“怎么解决呢?先最好能让他们自食其力,不成为眉山县的负担。”

    “其次最好有人将他们管理起来,引导他们扬善抑恶,自立向上。”

    “如何自食其力呢?侄儿在可龙里,曾经现一样东西,玻璃江的沙层当中,含有一种铁矿,炼出的钢铁,性能不错。”

    “不过这活计非常细碎,沙里淘铁,产出也注定不多,因而不适合大规模开采,不值得耗费专门的劳力来做。”

    “但是只需要有简单的工具,将这活计交给孩子们,每日里让他们一人能掏得三五两铁沙,售给史家铁铺,这帮孩子的生计便解决了。”

    “至于女生,便让她们在义棚刷碗摘菜,也算是学习厨艺,待人接物。今后即便是做丫鬟使女,或者长成嫁人,总可以有持家之术。”

    “这些孩子遭父母捐弃,心伤难免。苏油自幼孤苦,不能不物伤其类,也能了解他们所思所想。而他们于我,亦不排斥。”

    “因此我或者可以成为他们和眉山百姓官府之间一个沟通的纽带,润滑的调剂,避免猜忌提防,以厚养民风。”

    “苏油不求眉山父老相助,只需县里官长应允不收孩童的铁沙为官有,许他们自售,作为养生钱即可。”

    程文应听到此处,一拍椅子扶手:“思虑周详,鞭辟入里,奇哉此志!壮哉此言!”

    史洞修哈哈大笑:“不意眉山有此贤才,老夫对自家虽然节省,但定当助贤侄玉成其事。县令那里,自有我们去申说。”

    程文应点头表示赞同:“此事当真不难,如果县里连孤儿们河里淘这点铁沙都敢抢,那主政之人,就休想在士林立足了。不过贤侄,玻璃河里当真有铁沙?”

    苏油从怀里取出一张契约:“真有,我和石老头验证过此事,也因此刚从石通那里,得到十贯供奉钱。”

    程文应抚着胡须:“那贤侄在这眉山城内,大可以横着走了。自打你来了眉山城,我江卿四姓的关系,明显也密切起来,苏家不论,其余三家都得了你的好处。看来你这油字没白叫,到哪里都是……你那词儿叫什么来着?润滑剂!”

    苏油笑着躬身道:“侄儿惶恐,其实我没做什么,也是八娘和二十七娘,还有姻伯和世伯的信任。今日正好帮厨房治了新行头,要不我便弄几道小菜,请姻伯和世伯品评一二?”

    史洞修说道:“贤侄,君子远……”

    话没说完便被程文应拉住,对苏油摆手道:“赶紧去,老史我跟你说,贤侄料理的美味,那是真错过不得。”

    调味料不齐全,最能打动人的,大概就是糖醋味了。

    回到厨房,让厨子动手,苏油指挥,取了一条鲤鱼,改花刀,码味,裹面粉,淋油定型,然后调糖醋汁,爆葱姜,先搞出了道糖醋脆皮鱼。

    然后就是一溜爆炒,滑溜香菇肉片,玉兰肉片,仔姜鸡杂,白油丝瓜,蒜呛空心菜,最后来了个冬瓜丸子汤。

    加上两道猪油渣,满满当当摆了一大桌。

    程文应和史洞修看得目瞪口呆,史洞修说道:“程公,现如今请州府大人吃饭都只需三道菜,贤侄这是……一,二,三……足足八菜一汤!破费,太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