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三十九章 弃儿
    第三十九章弃儿

    苏油将昨晚画的图纸丢给石通,石通将双手在裤腿上擦了擦,这才小心的接过来,打开图纸。苏油小手指着一处:“看看吧,那个滚珠轴承先不要勉强,从大个的慢慢来,要是一时做不出来,先用滑动轴承也是一样的。”

    石通从怀里摸出一叠交钞:“这十贯钱,是徒儿孝敬师父的,我石家是将门世家,不来虚的,这是石家铁坊供奉的份额,师父你今后除了是铁坊的股东,还是我石家的供奉。”

    苏油接过来:“那就多谢你了,我这又可以买好些酒糟了,改天请你喝好酒。”

    黄铜刀装做得精美异常,牡丹缠枝纹和花瓣叶子翻卷部分,是错银浅浮雕,结合黄金般的未翻卷部分,非常漂亮。

    花样部分和刀柄外圈一圈轮廓,被抛得铮亮无比,都能够照出人影,而底部没有花纹的部分,还保留了翻砂时的粗糙沙地,更加凸显了花纹的华丽。

    苏油不由得对石通打趣:“徒弟,你这是盗铸了多少铜器,才练出来的这手艺啊?”

    石通涨得满脸通红,一脸正气地向着苏油挥手道:“师父莫闹,我石家人还能干那事儿?就如你所说,我们的铜器都是从大理进的,就是有时候工艺实在粗陋,我们再做一番修补而已。”

    苏油哈哈大笑:“算了,你这话我就当真的听。”

    说完便坐下来,开始组装刀具。

    侧跳刀刃的处理方式和短剑差不多,笔直的剑脊让苏油对这时代工匠的手艺赞叹不绝:“大石头,那台钳好用吧?”

    石通笑道:“太好使了,还有那磨刀器也不白给。昨晚两件兵刃,完全赶得上我爹的水准,时间还比他快!”

    苏油微笑道:“你还有得学,我们弄出来的花纹钢,就是个骗人的玩意儿。虽然钢质已经算是精良了,但是比真正的云钢,还是差了一筹。”

    “真正厉害的,还是你爹那两柄‘硬是好’,他老人家根据火色判断钢性的能力,进而推断出淬火方法的准确度,那才是真正的本事!”

    说话间,折刀已经安装到位,丢给石通用小锤子卯紧,然后打磨掉多余部分,黄铜铆钉和花纹变得天衣无缝,成为一个整体。

    绷簧按钮被设计成了一只花间蜜蜂的肚子,轻轻一按,折刀弹出。

    还是匕形制,不过背面只开了刃尖能藏入刀柄的那部分,以利于收折。

    整个刀柄如同金银制成,弹开后是暗色的刀身,两相对比,华贵非常。

    取过一个锦囊,将刀子装了,然后又用一个木盒盛上,苏油说道:“得,这就算完工,改天我再给你讲讲热处理的套路,有时间我们一起慢慢摸索,以便打造更长的兵刃。”

    “折刀就托你带给石薇,码头义棚那里我还没去看过,先走了。对了,还有一张图纸,一会儿你把那东西做了。”

    石通正沉迷于滚珠设计,知道苏油不喜欢客气,只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信步来到玻璃江边,现在是夏末,水势未消,主要是成都府下来的客船。

    义棚收拾得很清洁简单,棚子里就是身前两口大缸,大缸里边是牛骨汤,后边是几张桌子,几大筲箕牛杂片放在那里,还盖着白纱布防止苍蝇。

    另外几个筲箕里,放着菜叶,芹菜碎末,葱花,香菜。

    一边就是装粗碗的大箩筐。

    棚子里有一个掌勺,一个盛碗的大娘,还有八娘和二十七娘也在。

    见到苏油过来,二十七娘说道:“你这几天都跑哪里去了?怎么到处都不见人?”

    苏油说道:“在石家铁铺,我和石家庄亨之先生是好朋友,他儿子达之在城里开着铺面,这两天就在那里玩……对了,这父子俩怎么表字里都带个之字?不忌讳吗?”

    二十七娘说道:“这好像是五斗米教的规矩,凡是入教的教民,都有个带之字的排行。”

    八娘微笑道:“最著名的,应该是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小油不会不知道吧?”

    苏油讶异道:“他们也是教民?”

    八娘说道:“你不知道?五斗米教为张天师所创,有汉魏晋都很兴盛的,即使到现在,在巴蜀也流传甚广。眉山附近有彭祖山,那地方就是道家传统洞天之一,所以我们眉山的教民很多的。”

    苏油点头道:“原来如此。”

    彭山因出了个彭祖八百寿而得名,到后世是著名的长寿之乡,旁边就是仁寿,听听这名字,得是多大的福气!

    这时候几个衣着破烂蓬头垢面的小孩子过来了,一共有六七个,大些的两人合抬着一个箩筐,小一些的拎着篮子,里边都是粗瓷碗。

    一个为的孩子说道:“八娘姐姐,我们把碗都洗好了。”

    八娘说道:“乖,那小七你带着弟弟妹妹去别处玩,一会到吃午饭的时候你们再过来。”

    那孩子问道:“八娘姐姐需要我们帮着摘菜吗?”

    八娘笑道:“不用了,今天的菜色是冬瓜,不需要摘洗的。”

    那孩子正要离开,苏油说道:“等一下。”

    那孩子看了看八娘,又看了看苏油。

    八娘说道:“这是苏家老宅来的少爷,这处义棚,就是他建议搭起来的,这牛肉汤,也是他明出来的,还不赶紧谢过?”

    几个孩子连忙跟苏油行礼:“谢谢小少爷,牛肉汤真好喝。”

    苏油对八娘问道:“这些孩子是怎么回事儿?”

    二十七娘说道:“这是眉山城的孤儿,眉山城是枢纽之地,外地的流浪儿常常在这里集中,县令大人也每每头痛……”

    苏油皱眉道:“县里有多少这样的儿童?”

    那个叫小七的说道:“我们有孩儿帮,拜土地公公为保,一队七人,每人带着一队弟弟妹妹,一共五十三人。”

    苏油喃喃道:“一个大班啊……还真够县令大人头痛的。怎么才你们几个人来?”

    “大哥说,不能惹人生厌,而且好东西也不能吃太多,养成习惯了就改不回来,到时候生了贪心,就得去偷盗。因此一天只能来一组人,帮姐姐干干活,顺便喝一顿牛肉汤。”

    苏油问道:“那你们这么多人,怎么生活?”

    小七摸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回答道:“一般就是帮帮别人家,还有就是跑腿送信,或者在码头帮人带路去商家,得几个钱换粮食。”

    苏油看着几个小孩瘦弱的样子,转身抓了一大包卤肉装好,对他们点头道:“能带我去见见你们大哥吗?”

    八娘急了,赶紧制止:“小油你想干啥?不许去!”

    苏油叹了一口气:“八娘,别忘了我也是孤儿。我就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很快就回来。”

    一个脏丫头大眼睛瞪着苏油:“哥哥,你也是孤儿?”

    苏油看着丫头这双清澈干净的微微一笑:“是啊,我跟你们都是一样的,走吧小七,带我去见你大哥。”

    八娘还想着劝说两句,喊道:“小幺叔……”

    苏油头也不回,只挥了挥手,由孩子们簇拥着去了。

    土地庙也在城外,离码头本就不远,几个小孩一边走着,一边好奇地打量沉默的苏油。

    刚刚那脏丫头胆子比较大:“哥哥,八娘姐姐很好的,为什么不让你跟我们一起去见大哥?”

    苏油这才从沉思中醒悟过来:“哦?是怕我惹上跳蚤吧。”

    脏丫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身上,真有跳蚤。

    苏油笑道:“不过我是不怕的,我还能用绳子将跳蚤栓起来你信不信?”

    脏丫头听到了新鲜事,有些不信:“怎么可能!哥哥你骗人!”

    苏油又问别的孩子:“你们信吗?”

    所有孩子都摇头。

    苏油笑道:“一试便知,我借你一根头,一只跳蚤,表演给你们看看?”

    脏丫头毫不犹豫的拔下一根头,然后开始找跳蚤。

    一个小孩子抓到一个,声音中充满了自豪:“用我这个!我这个最大!”

    苏油笑着用两个指头将跳蚤捏住,然后将头绕到手指间,打了个活结,然后用嘴唇咬住头的一头,轻轻拉动头的另一头,活结便沿着两个手指间的缝隙陷了进去。

    慢慢调整头,没一会,苏油松开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