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二十七章 定价
    第二十七章定价

    想了想,苏油看着程文应小心问道:“姻伯……这酒,你给估个价钱?”

    程文应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此好酒,若是器具精美的话,当得四贯一瓶。”

    苏油都傻了,这就是眉山市面上顶级酒的价钱,可人家那是加了高额运费税费的!喃喃道:“贵了点吧?”

    程文应看着酒摇头晃脑:“闻闻这满屋的酒香,就知道这价钱真不贵。贤侄你看,铺子里一套汉书,定价是五贯,难道一瓶这样的永春露,还抵不得一部汉书?”

    这么一说苏油就明白了,值,四贯,必须的!

    后世一瓶一五七三,那得买多少书?!

    程文应接着又道:“酒这东西,之前在川峡,和盐茶一样,都是听民自便。前几年朝廷见利,便开始专傕。要获酒利,需与官府扑买榷额,然后才能酤卖。”

    说完拿手指头点了点那酒坛:“不过搞了这几年,行情是越搞越差,相比每年那点榷费,浪费极多而见效无余,应付酒坊本务都艰难。”

    “县令找我谈过几次,话里意思是想变相地恢复旧制。既然贤侄精通此道,要不,老夫就送你一座酒坊如何?”

    苏油赶紧摆手:“不敢劳动姻伯。这也太麻烦了。”

    程文应笑道:“其实不麻烦,而且我也有好处,我在这些地方上帮了州县,州县自会在其余地方给我找补。”

    “官酒坊无人扑买,是因为那酒实在太普通,一年五百贯的费用,夹在嘉益两大酒产地之间,不太好挣得出来。”

    “不过贤侄这永春露一出,那就没有这问题了,到时候四方酒商蜂拥而至,眉山城又要有一场大热闹。”

    “贤侄你不要拒绝,日后你要读书,交游,没有产业支撑,那是肯定不行的。”

    说完如同一只吃到鸡的狐狸:“不过这法子可不能先让官酒坊知晓,须得有个遮掩才行。”

    苏油一副认真的小模样:“来眉山有几天了,苏油就想着怎么帮助一下可龙里的乡亲们,这些酒糟,是准备通过水运往可龙里,让乡亲们养鸡养鸭,养猪养鱼的。”

    程文应一合掌:“好,这就合理了!没有只照顾城中百姓不照顾乡党的道理。这本就是修身齐家的应当应分。”

    “码头的善棚已经搞起来了,那就正好两事合作一事,我再助贤侄一批禽苗乳猪,算是造福乡梓,积累功德。”

    说完又道:“不过你现在还小,这酒坊暂时没法安在你的名下。”

    “等今年我们将酒坊拿下来,就让你嫂子替你管着,挣来的钱也给你存着,以后等你有了媳妇,再作为你媳妇的添箱最好。”

    说完自己都想着有趣,不由得哈哈大笑。

    苏油也不再客气,恭敬的躬身道:“那侄儿替乡亲们感谢姻伯了。这酒本就还需要窖藏后才风味柔和。我们可以先定期收购官酒坊的酒糟,蒸出酒后便窖藏起来。”

    “等拿下扑买权后,我们再开始卖,以后的废酒糟便送往可龙里作为食料。”

    “鸭子长得快,今年春节,家家应该就能吃上鱼鸭。到得明年,那就家家饭桌上都有鸡豚,这都是姻伯的眷顾。”

    程文应笑道:“自家人无须客气,你帮了老夫这么多,老夫可算能回报一二了,要不然,老脸都没处放去。”

    这时炸毛豆腐端了上来,苏油笑道:“姻伯赶紧就着这永春露尝尝,这可是下酒好菜,滋味那是一绝。”

    程文应夹起毛豆腐看了看,皱着眉咬了一口,又抿了一口酒,顿时眉飞色舞:“果然是好酒好菜!”

    一老一小吃得开心,八娘和老婶在一边直皱鼻子,坚决不碰一下。

    吃过饭,叫上老于和他俩儿子,一行人带上石膏模,雕版,前往陶瓷坊。

    路过一家金铁铺子,苏油进去,交给掌柜的一堆图纸,让他将东西打造出来。

    掌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笑眯眯地答应了。

    来到陶瓷坊,史洞修看样子也是一夜没睡,见着苏油就招手:“贤侄来看,这器皿如何?”

    这是一个粉青釉的葵瓣口盘,釉料还有些偏厚,底圈可见些微的流淌纹。

    史家的瓷匠看来是知道自己施釉水平较差,因此故意做成这个样式。

    既然躲不了积釉,干脆便让它们在盘子六瓣葵瓣的边缘勾勒出较深的颜色,于是反而形成色彩浓淡变化,属于独具匠心的巧思了。

    这件瓷器,明显是如苏油提醒过的那样,先低温烧制出瓷胎,再施釉高温烧制成型的。

    不过苏油很快便现了这件瓷器的问题,窑温不够。

    做试片的时候没问题,试片所需匣钵很小,史洞修能用瓷片击碎越窑杯子而本身无损,就很能说明试片是完全达到了硬质瓷标准的。

    可这件单烧的盘子,从底部圈足来看,离试片还有些差距。

    史洞修本来是抱着显摆的心思来的,结果苏油第一时间便是翻过盘子看圈足,第二时间便是寻找试片用尖端准备刮划,这是直奔缺陷而去啊。赶紧伸手阻拦:“贤侄,贤侄给老夫一个面子……”

    程文应接过瓷盘翻来覆去的观看:“怎么?这盘子有毛病?”

    史洞修瞪着眼睛辩解:“什么毛病?没毛病!你见过这么白的圈足?这么漂亮的釉色?”

    苏油在一边幽幽地吐槽:“史世伯,骨瓷不光要求白,还要如玉石一般能吃光,还要坚硬,弹出悠扬的清音……”

    程文应伸出手指在瓷盘上一弹,瓷盘出叮的一声:“可以的,比我的越窑盘子清扬多了。”

    史洞修没好气的说道:“程老你没明白,贤侄根本就不是在和越窑比,是在和昨天烧出来的瓷片比。”

    程文应立刻笑呵呵地说道:“哦,就是说你烧的没有贤侄烧得好。”

    苏油赶忙制止自家姻伯打趣,说道:“不是这个原因,是瓷片很小而盘子够大造成的,要我来指导,还不如世伯烧的呢。”

    说完又道:“不过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这样,今天正好要烧制瓷板,这个不用太高温度,更不用上釉,正好可以利用火力制备一样东西,再用那东西烧窑,可以让这个小馒头窑得到较高的炉温。”

    史洞修大喜过望:“我就知道贤侄定有办法!”

    ……

    没有多久的功夫,俩老头拿着里边的焦炭,面面相觑。

    和之前的煤块对比,能现两者物性,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煤炭油润油润的,而焦炭,现在看起来更像上等的银霜木炭。

    等这边焦炭烧好,那边瓷板也同样烧制出来了。

    洁白,但不晶莹。

    老于史大,以及于大于二,正忙着用新尺子测量烧制成型后的误差。

    同料,同工,同炉,加上苏油小小一个改革措施,烧出的陶板收缩比非常一致。

    这个小改革措施,就是在陶窑内壁加上一圈圈扰流板。

    这是后世非遗传承人的智慧,馒头窑的热流走势,就是燃烧,上升,然后沿着半球状的窑璧向下回流。

    这个小措施,就是让热流向下走的时候,会被分层导入窑体中央,从大环流变成无数个小环流,让窑温更加均匀。

    仅此一项小小的改进,整个瓷窑的出瓷品质,便提升了一个档次。

    史大一边和老于忙活,一边赞叹连声,这么简单的办法,怎么自己以前就想不到呢?

    瓷版质量上乘,程文应开心无比,大笑着拍给史洞修三贯交钞,带着老于匆匆走了,只留下八娘,史大和史二监督泥印的制造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