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二十四章 史洞修
    第二十四章史洞修

    于是苏油又只得指挥工人们分成三拨。

    一拨在雕版上刷上蜂蜡作为脱模剂,钉出一个框子将雕版框住。

    一拨将石膏煅烧成熟石膏,然后过碾过筛,取细末调成糊状。

    第三拨人将生丝绞碎,调入石膏糊中和匀作为加固纤维,最后将石膏糊仔细倒入雕版框中,刮平定型。

    等待石膏干结后,去掉边框,取走雕版,石膏倒模便制好了。

    有了游标卡尺和精准尺,老于对套印的精确性非常有信心,狮子大开口要搞出五色套印技术来。

    于是苏油一连制出五个倒模,老于如获至宝般拿去制版工房精加工去了。

    教会工人干这个,苏油刚跑到纱縠行坐下,喝了两口水还没来得及说话,程文应又跟来了,苏油你还得跟我回去,史家家主史洞修到访,有事情与你商谈。

    苏油抱歉地看着程夫人:“嫂嫂,今天看来是学不成了……”

    程夫人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小,拿手揉着额头:“去吧去吧,小油你现在心念不纯,反正都学不进去的。”

    跟嫂子道了歉,两人一起又回到了书坊。

    程文应做势作态,进门就道:“史公,你可耽误我贤侄进学了。”

    史洞修是个干瘦老头,对程文应拱手道:“实在抱歉,此事过于重大,老朽也只得叨扰贤侄一回。”

    说完将那个试片取出来:“程公,看看这个。”

    程文应见到雪白的瓷片:“这……这是瓷片?怎地如此细白?”

    史洞修讶异道:“程公还不知道令贤侄做得好大事体?!”

    说完将十五号瓷片取在手中,左右看了看,以瓷做刀,便向桌上的茶杯击去。

    程文应大惊,脏话都飙出来了:“老子的越窑……”

    话音未落,越窑瓷杯便被击为两半。

    史洞修似乎还嫌效果不够震撼,继续将瓷杯当当当击成碎片,才将白瓷片交给程文应观瞧。

    白瓷片几乎毫无损,只在边缘崩了几个小口。

    程文应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这……这……”

    史洞修说道:“越窑杯子而已,一会我让下人送一套来赔你。”

    程文应惊魂未定:“这瓷片怎地如此坚实?等等……你今日如何这等大方?瓷公鸡转性了?”

    史洞修叹气道:“这只是半成品,配料瓷方均为贤侄所创,老朽怎敢欺夺。”

    说完从袖中取出厚厚一摞楮皮纸来:“五百贯交钞,当易贤侄此方。”

    现在川内交钞纸质优良,印刷精细,仿造困难,又以钱库本金作押,非常坚挺。

    苏辙后来曾经回忆过,现在的交钞,商贩因贪图携带方便,甚至偶有愿意花一贯钱来交换一贯钞的。

    这笔钱,足够让苏油一步迈入小康了。

    苏油却没有接:“世伯,其实瓷泥配方,制作手法,二十七娘已经尽知了。”

    史洞修拿着交钞的手都在颤抖,脸上笑得比哭还难看:“正因如此,老朽才心如刀割。这就是先上船,后交费,船至江心,不得不为啊。”

    “前日小女传来贤侄一句话,‘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老朽平生奉为至理。已经将这句录入族规。”

    “老朽平日里吝惜的名声,多是从此得来,然而在商言商,‘信’之一字,也是老朽圭臬。平白占贤侄便宜,那是毁了我史家立族的根本,老朽断不会做的。”

    说完垂头丧气道:“可贤侄这方子,实在是过于金贵,老朽估出这个价格,算是不偏不倚。小女不知天高地厚,这是要掏空我史家的周转资金啊……”

    说完将一摞交钞放在桌上:“贤侄赶紧收起来,我们再叙他话,老朽,老朽实在是见不得……”

    这老头太有趣了,性吝之人容易沦入贪婪,可这位偏偏例外,能够压制自己的贪念,只在自己身上节省,也要在商场上讲一个信誉。

    这样的商人,苏油觉得比无数无耻的读书人好上千倍万倍。

    苏油将手放在交钞之上,慢慢往自己身前移动。

    史洞修说是见不得,可眼看着那摞交钞慢慢移向苏油那边,却鼓着眼睛一瞬不瞬,目光如同粘在上面一般,胡子眉毛嘴唇手指都在颤抖,一双老眼里分明已经开始积聚泪花。

    苏油心中暗笑,这摞玩意儿要再往自己这边挪动分毫,老头怕是得心痛得当场晕厥过去。

    猛然将交钞往前一推:“世伯,这钱我不收。”

    “哈!”史洞修顿时心花怒放,当然是骨子里的本能的反应。

    反应过后才又抬起头来,重新满脸愁苦:“贤侄,这是为何?可是还嫌不够?”

    苏油笑道:“这五百贯,想必是世伯临时急凑出来的资金,给了我,你的商号还怎么周转流水?”

    “我倒是有个建议,这五百贯,算是我的本金,就以此入股史家陶瓷坊如何?”

    史洞修局促难安:“这……这……我那陶坊,也不值这么多钱啊,这股怎么划分?”

    苏油笑道:“陶坊今后我不参与经营,就以这骨瓷为基础,最多改良工艺和配方,所占三成。具体的器皿制造和销售,还由世伯和二十七娘来主持,世伯你看如何?”

    史洞修说道:“这如何使得,这不是摆明了送我史家大便宜吗?不妥不妥。”

    苏油笑道:“我这么小,拿这么多钱财也无用处,今后在眉山求学,仰仗世伯的时候还多。”

    说完从五百贯里分出百贯来:“世伯,这一百贯,你拿去买下那片出产观音土的山地。那种地方不生草木,地价至贱,每亩也就两三百钱。然后以那片山地为本,和陶坊一起,足值千贯有余。如此你占七成,我占三成,就合理了。”

    史洞修被苏油绕得有些晕:“呃,贤侄,你为什么自己不做?”

    苏油说道:“我,我还是个孩子啊……”

    这话听得程文应直翻白眼,有你这么妖孽的孩子!

    史洞修还是有些迟疑,转头又看向程文应:“程公,你看……”

    程文应说道:“我看就这样吧,苏油年纪尚小,远不是立事的时候。本来贤侄是给我改造印刷术的,结果牵扯出一堆的事情,反倒便宜了你这瓷公鸡!”

    苏油笑道:“姻伯,这事情还有诸多后续,投入还很多,史世伯也不算占了多大便宜。”

    史洞修连连摆手:“哪里哪里,的确是占了大便宜。贤侄这瓷种,坚白程度独冠天下。光这一份名头,史家瓷坊必定扬名四海,这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程文应给史洞修说得心痒难耐:“等不了了,这就去你坊上,看看字印泥料如何。”

    苏油说道:“正好,现在有了石墨粉,我先去弄一个东西出来,然后在研喷釉器。争取先让瓷坊早日有所产出,别将史世伯的本金压得太久。”

    史洞修更开心了:“那就更好了。走走走,我们现在就走。”

    来到瓷坊,史大正在组织人烧制陶钵。

    骨瓷收缩比厉害,每一个器皿,必须有陶钵存放,不然胚体在烧制过程中极易变形。

    见到家主亲自过来,史大赶紧过来问安。

    史洞修指着苏油:“以后贤侄就是你们小东家,这瓷坊有他三成股份,大家不得当小孩子看待,礼数和对我一样。”

    史大表面恭谨,肚子里暗暗腹诽,我们对小先生比对你还恭谨好不好。

    工人最佩服的,一般往往不是老板,而是技术员,这道理千年来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