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二十一章 求字
    第二十一章求字

    即使自己所在的川南乡村保留了大量的宋音土语,但是也只是平上去入能区分出来,普通韵律可以掌握,离厘清两百多个韵部,那也还差得太远。

    别说自己了,就连当今考进士的读书人,解试时用错韵的都不是一个两个!

    随便举一个例子,“天对地,雨对风。大6对长空。”这属于东韵。

    而“晨对午,夏对冬。下晌对高舂。”这属于冬韵。

    来来来,你来告诉我,这为啥要分属两个韵部!

    对苏油来说,除了死背,无从区别!

    程夫人低头看着苏油:“小油,知易行难,可是你说的哟。”

    苏油咬咬牙,这关无论如何都得过,谁说古人不聪明来着?但看聪明用在什么地方,特么光这一项,就能干死多少现代人?!

    站起身来说道:“嫂子说的是,苏油一定努力,不辜负您的期望。”

    程夫人笑道:“那就好,排韵码这件事情,嫂子也挺有兴趣的,要不我们一起做好不好?”

    苏油脸红了一下:“嫂子你就别拿我当小孩子哄了,你尽管教,苏油恭受教。”

    程夫人微微颔:“是嫂子小瞧小油了,向你道歉。那以后每日你来我铺子,嫂子抽时间教你。”

    随后程夫人便让八娘取来两套书籍,一部是《切韵》,一部是《唐韵》。

    程夫人说道:“当今韵法,沿袭于唐韵,然又有所变化,其初格律严苛,后来才渐渐可与临韵相通,故虽厘定二百零六韵,实则通用为一百零八韵。”

    “但是考试的时候,我们要按二百零六韵要求自己,这样才经得起考官挑刺,因此考试时要从严。”

    “然而和朋友交往酬唱,要写出有神魂的作品,便不能拘泥于格律。”

    “文以载道,言为心声,不能因文害义,因此所用从宽。”

    “比如写词,用韵就不那么严格,平声三十韵,可以并成十四韵,这一点小油你当知晓。”

    苏油擦了一把虚汗:“苏油知道了。”

    程夫人笑道:“好孩子,这两部书拿去吧。其实各大世家,都有一套自家子弟所用的家学,你在这上边可以得个巧,至少苏程两家的家学可以学到。”

    八娘小声笑道:“妈妈你是没见到今天二十七娘的样子,估计史家的家学,小油用点心思也没问题。”

    程夫人笑道:“那也得把自家的先学好。去吧,你堂哥没回来,子瞻子由也不在,小油你还是住那边去比较好。”

    苏油答应了,走了两步又转身:“嫂嫂,请给苏油赐个字吧。”

    程夫人说道:“哎哟,就算是冠礼前用的小字,也没有嫂嫂给小叔子赐的,这可不合礼数。”

    苏油深施一礼:“长嫂如母,我一见嫂子就亲切非常,我宁愿嫂子赐我一字,不愿等明允堂哥回来了。”

    程夫人皱眉道:“小油,你别为难嫂子好不好?嫂子倒是想好了一个,但是读书不多,也不知忌讳,总得和你堂哥商量看合不合适才行啊。”

    苏油没再多说,又施了一礼,这才去了。

    程夫人取过纸笔,先在上边写下“明润”二字,想了想,又抽出一张信笺,写道:“愚妇敬禀夫君万安:寄递时日,料君当至蜀州矣。向日八娘微恙,亦已大好。家室歆宁,勿以为念。”

    “可龙里弟油来,言束脩事。此子方五龄,然聪茂颖拔,仁性天生,迨为天授,绝类邓候。或疑宿慧如子瞻者,此苏家大兴之兆也。”

    “求字于愚妇,思以‘明润’赠之,未知祥妥,或有更易,唯夫君自决。”

    “另制秋衣一领,游历之余,一念及妾,涕下感零。”

    想了想,又觉得有必要强调一下,续道:“另录油至眉二三事,博君旅劳一粲。”

    之后将苏油至眉山后的种种写了一封厚厚的信笺,连同新制的秋衣一起,叫人送往驿递。

    想起一事,又打开衣箱,取出兄弟俩幼时的衣服,挑了几件合适的,让人送到对面去,告诉苏油先换着,新衣嫂嫂立刻给他赶制。

    不说那边忙活,只说书坊这边,程文应见八娘和苏油过来,便让八娘去看孩子,他则拉着苏油说话。

    待苏油坐定,程文应微笑着问道:“见着你嫂子了?”

    苏油应是。

    程文应见苏油手上两部韵书,叹道:“贤侄,你可不能抱怨你嫂子,她是望你成材。”

    苏油道:“嫂嫂宽慈明理,侄儿只有孺慕之心,自然领会得。”

    程文应叹道:“贤侄是明白人,不由我多说,对了,用新法制得的药粉你见过了?”

    苏油笑道:“见过了,不过姻伯,此法不但可以用于制药,于其它地方也当有大用。”

    程文应说道:“噢?说说看。”

    苏油道:“比如印刷,此法可以得到各色匀细的色粉……”

    话音未落,程文应一拍脑门:“你看我这脑子!此法可以印出各色彩画!”

    苏油说道:“其实不止是各种单色彩画啊,如果将画板分出色块单独雕制,然后用同一张纸,一版一版地套印过来……”

    程文应猛然站起身来,又一下子坐下,嘴唇都哆嗦了:“这……这就是工笔……”

    苏油说道:“想来应该可行,就是技术要细致,出现细微的错位,那画就不好看了。还有所得色块过于分明,不如手绘过渡有致,明暗相彰。相较之下,还是手绘工笔更加细腻自然。因此版画粗糙,难登大雅之堂。”

    程文应哈哈大笑:“这个你姻伯就是行家了,关键是想法。精彩,实在精彩!至于你说的粗而不雅,却也自有它的去处……嗯,比如门上的神荼郁垒,比如佛祖观音,我们以量取胜,那收益也是颇为丰厚。”

    苏油说道:“除了印刷,还有就是各色胭脂水粉,也能更加细润,女子用起来定然更好。”

    程文应连连点头:“是极是极,这也是一条门路。”

    苏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姻伯,说起胭脂水粉我想起一事,眉山应该有石炭吧?”

    程文应说道:“有,怎么的?贤侄有用?”

    苏油说道:“有用,但是不是现在,我想知道的是,随石炭常常伴生着一种东西,看着相似却没法燃烧,叫石墨,可以用来写字的……”

    程文应想了想:“你想说的,怕不是石黛吧?闺阁中用来画眉,取其黑而滑润。对哟,还可以用此法制作眉粉!”

    这脑洞是程文应自己开出来的,不由得哈哈大笑得意非凡。

    苏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他想的是另外一样东西,说道:“既然有此物,那就拜托姻伯与我寻上一些,侄儿有用处。”

    程文应说道:“包在我身上,贤侄当真是……等等贤侄,我怎么感觉自打你来了,姻伯我都有点忙不过来的了呢?”

    苏油笑道:“那姻伯你早点休息,嫂子给我安排了功课,明日还得早起去陶坊炼泥。”

    程文应赶紧说道:“去吧去吧,我叫李妈给你留了小炉,你晚上要是饿了,让李妈给你弄点吃的。”

    苏油回道:“姻伯这是为侄儿破例了,侄儿非常感激。不过书坊重地,防火为先,轻忽不得的。姻伯心疼侄儿,准备点糕点,热水就行了。”

    程文应看着苏油,连连点头道:“小小年纪,如此周全。行,姻伯听你的,那就还是老规矩,夜间就只有灯火,而且火不离人,随用随熄。”

    苏油笑道:“姻伯所言极是,这才是正理,是法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