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苏厨 > 第十五章 名声也是个好东西
    第十五章名声也是个好东西

    二十七娘吃得太美了,现在觉得苏油怎么看怎么顺眼:“小油你说。”

    苏油说道:“是这样,我这汤料包里,其实都是药材,主要功能是驱风散寒,温脾养胃,对码头边的来往客商,旅人,脚夫,是最好不过。”

    “还有这内脏也不能小瞧,它能明目,治夜盲,健脾胃,养血气,白白扔掉,实在太可惜了。”

    二十七娘立刻反应过来:“开餐馆!”

    苏油笑道:“开餐馆不至于,我想着能不能够每天去将那些下水收上来,加工处理后在码头边上支个摊子随意卖,三文一碗可以,五文钱一碗也行,帮助下那些脚夫船夫,过往旅人,也算是行一桩善事。”

    在大宋立足,名声是个好东西。

    八娘合什道:“小幺叔真是宅心仁厚,这个事情没多少花费,我回去禀告阿爷,他肯定支持的。这是比施舍寺庙还大的功德。”

    二十七娘说道:“太好了!啊?等等……可要是我想吃了怎么办?”

    苏油说道:“你想吃了让下人去端一碗不就得了?”

    二十七娘说道:“那怎么行!那我们不是和脚夫苦力一样了?!”

    呃,没想到这小妮子阶级观念还如此浓厚,苏油想了想,说道:“那就让家里厨子把手艺学到手,给你精细单做,这总可以了吧?”

    二十七娘也只是随口一提,点头道:“好吧,那就是一个草棚两口大缸的事情,八娘我们都不用禀告家里,自己就能安排下来。”

    苏油笑道:“那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其实开餐馆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如今条件还不够,实现不了。”

    二十七娘问道:“为什么?你缺钱吗?”

    苏油说道:“钱只是一个方面,主要是很多调味品,现在没法得到。烹饪一道,调味是关键。”

    二十七娘细细品着小碗里边的汤,说道:“什么调味品?比这汤料料理出来的还好?”

    苏油说道:“这个啊?这道菜其实就少了一道重要的调味品,不然毛肚蘸着那东西吃,滋味更绝。”

    二十七娘惊讶道:“还能更好?是什么是什么?”

    苏油说道:“那差得多了,现在就一个芝麻酱,其实还可以有韭菜花酱,豆腐酱,还有豆瓣酱,甜麦酱,最好的还有酱油,不过这些一时都凑不齐,尤其是后边几样,要做得好,少则大半年,多则两三年才行。”

    见到二十七娘略微失望的样子,苏油打趣道:“别忘了我们此次前来的主要目的,要是现一样就要开张一样,什么事情都别做了。”

    八娘不禁觉得好笑:“对呀,吃了一顿好吃食,就差点把正事忘了。”

    二十七娘也笑了:“哈,还真是,上午静置的那批陶泥,果然细腻了很多,小油当真有本事!”

    苏油说道:“是吗?那观音泥怎样?”

    二十七娘说道:“观音泥就更厉害了,粘性比陶泥好很多。”

    苏油抬起小手将还在吹嘘主家仁义的史大招呼过来:“将锅里的牛骨头都捞出来,将上面的肉剔给孩子们分了,骨头收集起来,泡草木灰水里,油脂去尽后洗刷干净,其余的骨头,都如此办理,我还有大用。”

    史大笑得脸上褶子都能夹住苍蝇:“今天多承小少爷,这顿油水可太丰厚了。”

    苏油挥着小手:“这是小事儿,就是告诉你们这下水是好东西,不要随意浪费,包括骨头也是。”

    史大忠心耿耿地点头:“领会得,见识了小少爷这手变废为宝的本事,只要您吩咐,我们一定给小少爷处置妥当。”

    苏油说道:“有个事情等不得了,一会儿我给你画个图纸,麻烦你先帮我做几样陶器,下次烧窑的时候一并烧制出来。”

    史大大手拍着胸脯:“没说的,就用今天得到的细泥来做!”

    苏油摆手道:“别别,我这东西啊,粗泥反而更好,还有不能挂釉,就原陶更合适。”

    史大答应连声地去了,苏油这才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呃,二十七娘,我没钱。”

    二十七娘笑道:“说这个就见外了,举手之劳而已,就凭你能够将陶泥细腻程度提升两成的本事儿,我就该好好谢你。”

    苏油笑了,就那因陋就简的玩意儿,离真正的球磨还差得远呢。

    这时一位大娘端了一碗剔好的骨边肉过来:“小少爷,这碗是给你的。”

    苏油讶异道:“不是让你给孩子们端去吗?”

    那大娘“啊”了一声:“可您不也是孩子吗?”

    八娘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二十七娘更是笑得趴在了桌子上,拿手拍着桌面:“叫你总喜欢装老成!其实还是个娃!哈哈哈哈可笑死我了……”

    苏油:“……”

    这顿饭是苏油来这世界上吃得最舒服的一顿,他现在觉得眉山城真是个好地方。

    可龙里的乡亲们都是看着他长大的,想做点什么,大多数人都是当他在胡闹,哪知道进了眉山城后,居然还颇受待见,真是没地方说理去了。

    眉山城里的居民,民智比较开化,苏东坡总结乡情曾经说过,眉山人,爱读书,喜诉讼,难欺难治。

    读书识字的人家太多,家家都有一套大宋的法典,没事情就翻着玩,胥吏想要欺瞒哄骗他们,不可能如文盲农夫那么老实巴交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想要加役加征,给不出个说法,那都是敢拿着法典聚在衙门闹的。

    苏油认为这其实是民权意识一种萌芽般的觉醒,官府在眉山,甚至说在现在的整个四川,并不强势,与江卿世家更多的是一种配合关系,殊无可畏。

    这也是苏洵文章里说某人有摇动州县能力的原因。

    而如今,这个某人的父亲,程家老家主,正和自己的女儿说着话。

    几近现代工业品的两柄木质游标卡尺,是老于和两个儿子忙活了一上午的功劳,现在就摆放在桌上。

    女儿一直是程文应的骄傲,这女儿自小知书达礼,聪明非常,长大后可谓宋代仕女的典范。现在苏油的表现太妖孽了,程文应便借着尺子完工这事儿,将女儿请过来说说话。

    程文应对程夫人说道:“女儿啊,苏油这孩子,你熟悉吗?”

    程夫人恭敬的答道:“父亲,这孩子女儿倒是知道一些的,自幼父母双亡,是守祠的老叔将他拉扯到现在,听闻顽劣无比,性子又慧黠,干了不少让乡亲们头疼的事。”

    程文应奇道:“哦?我看那孩子挺守礼啊,《论语》至少是精熟的,还有这尺子,说是从《九章》上看得的。”

    程夫人笑道:“父亲这就被骗了,《九章》里可没讲过这个,这估计是这孩子受了《九章》的启,自己拓思出来的东西。看,慧黠,乡亲们就没说错。”

    程文应大讶:“这要是自己想出来的,这……这这……”

    程夫人笑道:“聪明是吧?这样的孩子,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项橐七岁难孔子,甘罗十二拜上卿;东方朔两岁暗识《魏史》,骆宾王六岁即赋《咏鹅》;刘孝绰六岁下笔能文,阴铿四岁一日千言;徐陵十二通老庄,王勃八岁作《汉书注指瑕》,李泌七岁便可从容于唐皇宰相奏对……父亲,我大宋推崇文教百年,远迈汉唐,出来几个这样的孩子,不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