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航空 > 第二十七章 我们的地盘
    秦风抬起头来,很是奇怪:“他们是谁?”

    “13航校的。”马海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听对方的口气,来者不善啊!

    当年,宋老带着3oo人,南下成都,在成都创建了611所,因为没有场地,所以当时上级协商,就暂时定在了13航校里面。

    按说,航校和611所,都是为了干革命,都是给祖国做贡献的,无奈两个是不同的部门,13航校属于空军管辖,而611研究所,是归属于三机部的。

    所以,自从611所搬迁到这里来,13航校的人,就是不乐意的,凭什么把己方最好的楼让给他们?

    好在611所来了之后,一直忙于本职工作,双方相安无事,但是,如果大家联谊起来,打个篮球赛什么的,那对峙的程度,就相当厉害了。

    而现在,这个走过来的人,就是13航校里面王科长,主管治安。

    王科长平时的派头是很大的,尤其是前些年,身后总是跟着几个部下,手里拿着枪,胳膊上挂着红袖章,看起来是相当的神气的。

    而现在,随着国家的经济转型,空军也在压缩编制,而这13航校的规模,也就在进一步地缩减。

    现在,王科长的身后,只有两个下属跟着,也没有拿枪,看样子是四处转转。

    “王科长,您没有看到吗?”张利军别看干活儿不行,耍起嘴皮子来,绝对是一套套的:“也是,您老走路,总是抬头看着天,肯定没看到我们在干什么。”

    顿时,就有人跟着笑起来。

    没错,王科长走路的时候,昂挺胸,尤其是有人的时候,头总是抬着高高的,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而现在,王科长哪怕是说这话,那也是一手拿着烟,眼睛也是看着天的。

    “哎吆,好像是流鼻血了。”张利军说着,突然用一只手捂着鼻子,抬头看着天,另一只手背着,那模样,和王科长几乎一样,尤其是这神态,模仿得是惟妙惟肖。

    在所里,张利军就是个活宝,现在,看对方趾高气昂的样子,张利军就存心戏弄了。

    顿时,刚刚还憋着不敢笑的几个女同志,咯咯咯地笑了出来。

    这个夸张的动作,意思太明显了,你不是平时总抬头吗?那肯定是流鼻血了。

    “放肆,你们这些小小的绘图员,知道在跟谁说话吗?一点都不知道尊重领导!”王科长左手拿着烟,右手伸手指着张利军,眼睛这次看人不看天了,看起来是相当的愤怒了。

    时间长了,大家也都认识得差不多了,一般来说,那些年龄大的,可能会有个职务,而这些年轻的,肯定都是从绘图员干起来的。

    王科长已经被成功地逗起来了怒气,一看这样,马海涛赶紧走过去:“王科长,您别生气,小张就是开个玩笑,您老多担待啊。”

    “哼,”王科长从鼻子里出了一个声音,马海涛这样的态度,算是给了他的面子,于是,他继续摆起来了官腔:“你们这是在干嘛?”

    “是这样的,我们这座楼,前面这片空地,空着也是空着,现在,也不用割资本主义尾巴了,我们寻思着种点菜,供给食堂,这样,大家的伙食也能好点。”马海涛笑着说道。

    “什么?你们居然要把这块地来种菜?”王科长顿时就声音高了几度:“胡闹,你们这是胡闹!我们这里是航校,不是农场!你们看看,那边还有很多的草地的,你们要不要在那里,也种上菜啊,啊?”

    航校,肯定是要有机场的,不远处,就是一条机场的跑道,这里因为是初级航校,所以使用的是最古老的螺旋桨飞机,跑道也很短,就几百米而已。

    现在,王科长指着远处那跑道旁边杂草丛生的地方:“你们见过机场种菜吗?”

    “我们又没有打算在那边种,只打算在我们这里,我们的楼前面种。”马海涛继续说道:“王科长,我们研究所,伙食的经费有限,咱们也是想要给国家节约一下嘛。”

    马海涛将我们的楼,说的很重。

    这也是暗暗的提醒了。

    我们只是在自己的楼前面种菜,关你们什么事啊?这件事,您给个台阶下就算了,要是真理论起来,您的手,伸得也太远了吧?

    航校里面,伙食是不错的,因为他们是培养飞行员的,飞行员的伙食标准很高的,说得难听一点,他们只要吃飞行员吃剩下的,那油水就不错了。

    但是,这边的研究所,那就太寒酸了。谁都知道,主要的科研经费都被6o1所分担了,大家能得到的科研经费很少,再说,即使多,那也是科研经费,大家不能吃了它啊。

    大家自力更生,种点菜,那又怎么了?

    “你小子,少给我打马虎眼,我说不行就不行,这是我们13航校的地盘,我说了算!”王科长显然是听出了秦风刚刚话里面的意思,高声说道:“你们立刻把地给我弄平了!”

    “凭什么?这是我们楼前面的空地!”后面有人喊了起来。

    “什么你们楼,你们的楼,也是我们13航校让给你们的!这空地,也是我们航校的!”王科长向着身后的人说道:“小杨,小刘,如果他们还不还原,就给我强制执行!”

    小杨和小刘两人,分别应了一声,就从后面站了出来,而这边,绘图员们也都站成了一排,大家举着自己的铁锹:“保卫我们的劳动果实!”

    “好啊,你们还敢造反?”王科长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哨子来,只要一吹,他手下所有的下属,都会立刻赶到!

    我还不相信了,还治不了你们几个小小的绘图员!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还真敢和我们械斗不成!

    王科长把哨子放到嘴边,腮帮子鼓了起来,眼看就要吹哨子了。

    这要是哨子一吹,今天这矛盾,那就扩大了,甚至会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像王科长这样的“大人物”,那当然是把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现在闹僵了,以后就没有缓和的可能了。

    秦风几乎目睹了全过程,现在的他,按说也算是给611所来帮忙的,但是他知道,如果他拿起铁锹来和王科长对着干的话,那绝对是不能化解问题的。

    虽然秦风的骨子里是直线条的,现在也只得脸上堆满笑容:“王科长,这么小的事,您就多多包涵一下吧。”

    “你又是谁?”王科长看到有人来服软,顿时心中就高兴了,继续仰头望着天,拿下哨子,出一个声音。

    “我是秦风。”秦风说道。

    秦风?这名字好熟啊!顿时,王科长低下头来,好好地打量他:“你是那个132厂的试飞员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