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地上道国 > 0100 组建私兵
    庾献折腾完了一波,没有再做什么画蛇添足的事情。

    如果他的猜测正确,很快又要到董白控制这具身体的时候了。

    庾献的这一步计划还是比较重要的,决不能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被任性的董大小姐打断。

    为此,必须付出必要的隐忍……

    庾献无所事事了两天,反倒让露儿越发紧张起来。

    她不停的给庾献找事情做。

    生怕庾献闲下来之后,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庾献应付这小丫头应付的有点头疼,索性任由她安排着打发度日。

    绣了两天花之后,庾献不出意外的迎来了新的一次轮换。

    庾献再次进入黑暗空间。

    他依旧抓紧时间加固自己的水晶壁障,为最恶劣的情况,留出自己的后手。

    不知不觉,五日的时间过去。

    庾献再次轮换出来,再次对上露儿那警惕的双眼。

    庾献觉得事情差不多该到捅破的时候了,既然彼此心知肚明,何必还假假的演戏呢。

    如果不能尽量消除董大小姐的影响,那自己的计划很可能功败垂成。

    庾献轻咳一声,瞧着露儿,“露儿啊,你是不是察觉出了什么?”

    露儿听了一惊,赶紧摇头否认,“没有没有,哪有察觉出什么啊。”

    庾献摸着下巴想了想,“这么说,就是董白告诉你的咯?”

    露儿这会儿已经缓过神来了,当即镇定十足的绝口否认,“姐姐才没有说呢。”

    庾献微微一笑。

    这傻妮子。

    庾献呵呵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接着,庾献懒得四处去问了,直接向露儿打听道,“这几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露儿闻言摇头,“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见庾献一脸狐疑,露儿也知道自己这否认,难免引起了疑心。

    赶紧磕磕巴巴的补充道,“姐姐、额、你,你又出走了一次,还成功了。后来被相国带人追了回来。”

    庾献有些吃惊了。

    “怎么做到的?”

    当初庾献做董卓的时候可是对董白严防死守,那时候董白就溜出去好几次。

    庾献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

    露儿却不说话了,眼中闪过狡黠之色,忽闪着眼睛反问道,“你自己做的,你问我做什么?”

    庾献笑了,“哎哟,还挺牙尖嘴利的。”

    庾献又问道,“那这几天还有没有施舍穷人?”

    露儿却像是得了什么厉害的法子,立刻牙尖嘴利的反问道,“你自己做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庾献呵呵。

    双手在胸前做出虚抓的模样,直接威胁道,“问你话就老实说,不要逼我掀桌。”

    露儿顿时就窜了,直接跳过来攥紧了庾献的手,连声告饶,“我说我说。”

    或许是庾献上一次比较安稳,董白对庾献的举动没做出什么反应,而是重新把精力放在了离家出走上。

    除了成功逃跑了一次,董白倒没再做什么意外的事情。

    “露儿的话能信吗?”庾献摸着下巴,有些狐疑。

    现在吃亏就吃亏在庾献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可是董白呢?她是和庾献一样也是一知半解,还是全程都能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

    弄明白这个问题,或许就能解开这最难办的一环了。

    庾献的目光落在露儿身上。

    若是董白和自己一样一知半解,那么所有的事情必然是从露儿口中打听的。

    若是董白全程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她一定会给露儿说过什么。

    庾献不动声色的吩咐道,“好啦,我知道了,你去把陈霆叫过来。”

    “啊?”露儿有些惊慌。

    庾献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怎么啦?”

    露儿这才讷讷的说道,“陈霆已经被姐姐你打发回家了啊,你忘了吗?”

    “嗯?!”庾献皱起了眉头。

    居然还玩了这么一手?

    陈霆这家伙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家令,但是他在底层多年,办事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庾献附身的董白毕竟是个女子,很多事情,没办法轻易出面料理。

    有陈霆这么个前台人物,还是很管用的。

    庾献怒目看着露儿,“这就是你说的没什么大事?”

    露儿讨好的说道,“这不是什么大事啊,一个家令而已。”

    庾献不满的看着露儿,“以后这些事情不要瞒着我。你去,再把陈霆给我找来,我还有事要找他去做。”

    露儿傻眼了。

    “可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啊。”

    庾献无语,“你堂堂渭阳君董白的贴身使女,这样的身份,不管是在相府内,还是相府外,说一句话比寻常两千石的官儿都好使。你还怕找不来人?你别敷衍我。”

    露儿听了大惊失色。

    她这才知道自己说话这么有分量。

    她将信将疑又跃跃欲试的找人去寻陈霆。

    约莫半日功夫,狼狈不已的陈霆被找了回来。

    原本陈霆进入相国府的时候,同僚们都以为陈霆是要高就,谁想过了没几日,竟然被赶了回来。

    陈霆的上官也摸不清楚这家伙是不是得罪了渭阳君,所以才被撵出来的,一时也只能晾在一边,让他很是感受了一番人间冷暖。

    庾献见到陈霆,有些歉意的解释了一句,“这些日子我时常昏头,很多主意都有反复。以后少不了还有得罪的地方,但是先生不是百里之才,等以后我必然举荐给朝廷。”

    庾献这是担心董白接班之后再把陈霆赶走,先提前打个预防针。

    陈霆这次也算明白了,如今的局面,离开董白他也没什么好路子了。

    当即死心塌地的说道,“下官必然竭尽所能,为君上犬马。”

    庾献让陈霆依旧帮自己倒腾出一笔钱来,随后再次开始施舍百姓。

    露儿也依旧派人盯了这波人的梢。

    根据传回来的情报,这次已经换上了张济的兵马。

    庾献不由长松一口气。

    随即对陈霆说道,“我记得当初黄巾之乱的时候,朝廷曾经号召四方豪强,起兵共击之。如今我身为封君,如果渭阳出现流贼,那么守护渭阳也是我份内的事情。我打算组建一支部曲,保境安民。”

    陈霆心中觉得怪怪的。

    一个尚未及笄的少女,竟然就想着要组建私兵了,董魔王的血统还真是彪悍。

    古怪归古怪,陈霆依旧去向府里的主簿报备了,准备申领一批衣甲兵器。

    这次主簿不敢做主了,待禀报了董卓之后,才拨付给了陈霆甲百具,弓百张,长矛刀盾各三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