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蜘蛛科技帝国 > 第96章 老哥你的羊跑了

《蜘蛛科技帝国》 第96章 老哥你的羊跑了

    吃过晚饭后,许凌霜钻进卧室里,去弄她的商业策划书,林昊则直接钻进了系统空间,查看晶铸蛛丝玻璃为何没有按时生产出来。

    他火急火燎的进了二号工厂,打开培养室,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盘子,有些不解的望着摆在上面,已经长成水晶簇状的丙氨酸蛛丝黏液。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林昊将盘子里的“水晶”捏起来,对着灯光反复观看,不解问道。

    “宿主对蛛丝黏液接触过多,留下太多尘埃和杂质无法清除……”

    系统唠唠叨叨,把林昊批得体无完肤,批评他不懂什么叫做无菌生产,不穿防护服不戴手套,直接接触试验原材料,所以他要为晶铸失败负全部责任!

    “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林昊被辩驳得哑口无言,只好把这块失败的晶铸玻璃揣进口袋,在系统的警告声中逃之夭夭。

    他把这块失败的作品——已经生长成为一簇水晶状的蛛丝玻璃摆在茶几上,还别说,被灯光一照,这些四四方方的晶簇折射出各色光芒,给屋子里添加了不少亮丽色彩。

    而在此时,启光机械会议室内,灯光彻夜亮着,那块被打得千疮百孔的丝铸蛛丝玻璃在众人手中传看,每个人表情都十分凝重。

    “在展会上,这种材料似乎没有获得多大的关注度,连沙迦王国的王太子赛义德殿下也只是买走了那些布料,代表他并不看好这种材料……但我认为还是很有潜力的……”一名中年人手抚着玻璃上面大大小小的弹孔,说道。

    “其实这种材料,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又有一名头已经全白的老者站起来,语惊四座。

    “诸位不必惊讶,你们看!”老者接过那块作为试验品的蛛丝玻璃,对准了其中一个用12.7mm反器材步枪打出来的弹孔,“我已经委托化验室的同志们帮忙化验过了,这种玻璃的原材料很简单,就是普通的蜘蛛丝,经过层层叠加之后凝固而成,而蜘蛛丝本身是一种有机蛋白质,只要是蛋白质,遇火之后都有可能被碳化……”

    他把蛛丝玻璃放在投影仪上,将细节投放到荧幕上,众人这才看清,弹孔边缘,有一圈略微黄的高温灼烧痕迹。

    “张教授的意思是说,这种材料存在缺陷,不能作为凯夫拉的替代品?”那名中年人手拄着下巴,望着投在荧幕上的细节,问道。

    “可以作为一般的防护器材,但不能用在重型装备上。”张教授的坚持是有原因的,据说生产这种材料的蜘蛛科技是个小厂家,没什么背景,更没什么科研能力。

    相比来说,他还是想把新型防弹材料的订单给更有研实力,更有供货保障的大公司。

    譬如:昌杰化工,晨光高科之类。

    “老师,我想说的是,凯夫拉材料就防火吗?”头已经斑白的中年人扶了下眼镜,有些生气的追问道,“作为防护材料,先是要保护士兵们免受弹片和冲击波的伤害,至于防不防火,并不是选材的关键!”

    “可以试着在上面附加一层阻燃材料……”一个胖子手指飞快的转着铅笔,插话道。

    “你是什么态度,拿凯夫拉材料考我吗?没错,凯夫拉确实不防火,但是燃烧比较慢,会让穿戴者有足够的时间去扑灭明火,这种材料可以吗?”张教授拍着桌子吼道。

    眼看着一场好好的新材料辩论会要变成吵架会,袁国利咳嗽一声,示意双方都闭嘴,“我个人觉得这种材料虽然略有瑕疵,但展潜力还是不小的,要不这样吧,先详细、认真的多方面测试一下这种材料的性能,确定其是否能够胜任防弹主材,我们也多多和蜘蛛科技沟通,等到将这种材料的性能摸清摸透,再进行更高层次的开,大家意下如何?”

    郑思明工程师点了点头,一边的张教授则不置可否,袁国利一笑,这人老了老了,脾气见长,和小孩似的!

    “那这事暂时就这么决定吧,郑工,就由你负责和蜘蛛科技接洽吧!”

    郑思明嗯了一声,他知道这种材料的好处,但也很了解材料的缺点,譬如不防火、不耐低温,尺寸小等等,不过瑕不掩瑜,他还是十分看好这种材料的未来的。

    科技之路,归根结底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一步到位的完美产品,本就不存在。

    邓思明是个工作狂,开完会后已经是凌晨两点,他骑上自己的那台老旧二八自行车,按照蜘蛛科技的地址赶了过去。

    他把时间算得很精确,蜘蛛公司的基地在城东北的唐家湾村一带,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峡湾,是远古冰山时代的冰渍残留,据说上个老板探测到那块地下面有一处富铁矿,所以才重金买下,后来不知为何又转手卖给了蜘蛛科技。

    不过能买下那么大一块地,这个蜘蛛科技,想来实力也不可小觑。

    他琢磨着,骑上自己的破自行车,晃晃悠悠的向城外骑去。

    就当晨练了。

    大清早,王勇来上班的时候,就看到工厂大门边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一件已经洗得白的迷彩作训服,蓝布裤子,脚上一双蓝白相间的运动鞋早已沾满了灰土,正睡得鼾声大作。

    “这是放羊的老哥走迷路了?”王勇知道不远处的山坡上总有放羊的老羊倌出没,有时候还向他借打火机抽烟,所以把郑思明也当成了羊倌。

    “喂,大叔,醒醒,你的羊都跑丢了!”王勇推了他一把,好心提醒道。

    “糟了,我的羊!”郑工一骨碌爬起来,手脚忙乱的扶起扔在一旁的自行车,翻身上去就要去追羊,可他环视四周之后,愣了一下,挠挠头,哪里有羊?

    我只在十几岁的时候,在农村老家放过羊,进城工作之后这么多年,别说放羊,活羊都没见到几个!

    他一扭头,看到了正乐不可支的王勇,恨恨瞪了他一眼,好小子,竟然敢戏耍你家郑思明高级工程师!

    “大叔您别生气,您看您这身打扮,和山里放羊的没什么两样,所以我也把你当成放羊的了哈哈……”王勇边说边笑。

    “也难怪他会认错……”就在此时,从远处山坡上走下一群羊,后面跟着一位穿着洗得白的迷彩服,蓝布裤子加一双家做的纳底布鞋的放羊老汉,郑思明一看,自嘲一笑。

    搞科研的人,哪有时间去穿衣打扮啊!

    一辆宝马车停在他的面前,从车上走下一位浓眉大眼,长得有几分帅气的小伙子,他刚要开口,又看到一位面容俊秀,有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长披肩的女孩子走下来。

    “云依?”

    当许凌霜抬起头的时候,两人目光对视,郑思明顿时呆住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