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蜘蛛科技帝国 > 第77章 昔年旧宅院,今朝故人归

《蜘蛛科技帝国》 第77章 昔年旧宅院,今朝故人归

    许凌霜哭够了,这才站起身,望着已近古稀之年的姥姥,见她也是泪眼朦胧,掏出手帕给她擦眼泪。

    “上个月我梦到你娘了,她说她回来了,我就琢磨着回哪了呢,后来放牛的二小子说祖坟里立了个新坟,我就知道是你娘的坟……”

    老太太捡起坟头上那朵已经被雨水洗得白的梅花,握在手心,“回来就好,金窝银窝,总不如自己的狗窝……”

    “二狗子,过来!”许凌霜擦干眼泪,躺在姥姥的怀里,见林昊仍旧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冲他招招手。

    “这小伙挺精神啊,谁家的?”老太太望着林昊,咧开没牙的嘴笑起来。

    “姥姥你叫他二狗子就行了。”许凌霜瞪了他一眼,林昊急忙扔掉烧纸,恭恭敬敬的给老太太鞠了个躬,“姥姥好!”

    “谁是你姥姥,这是我姥姥!”许凌霜抱住老太太的胳膊,一脸娇俏的嗔怪道。

    “丫头一走十五年,回来个头也高了,人也俊了,还找了个这么精神的后生,要是你妈活着该有多好……”老太太的手插进许凌霜柔顺的长中,慢慢梳理着,“姥姥还怕你领个黄头绿眼睛的洋鬼子回来……”

    “我才不会去找那种又腥又臭的老外!”许凌霜咯咯一笑,趴在老太太耳边嘀咕几句,老太太眯起眼睛,含笑望着林昊,拍着她的手背,连连说好。

    林昊像个二傻子一样杵在原地,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满脸通红,手足无措。

    “小伙子,你过来,让老婆子好好看看我这外孙女婿!”老太太冲林昊招招手,林昊急忙走过去,在老人身边坐下。

    老太太细细端详着林昊的面容,点点头,“好啊,好啊,好面相,家是哪的,祖上是干啥的?”

    “我家就在一百里外的大王集,祖祖辈辈都是种地的。”林昊如实回答。

    “种地的孩子好啊,扛锄头的老农民,朴实,厚道。不像那些有钱的当官的,小嘴叭叭的,满肚子花花肠子……”老太太干枯的手紧紧攥成拳头,双目圆睁,似乎想起了某些事情。

    烧过纸钱,做完祭祀之后,也就代表正式除灵了,以后每逢中元、年关、元宵和清明几个节日,按时来烧纸祭祀就可以了。

    “走喽,回家喽!”许凌霜搂着姥姥的胳膊,扶着老太太坐上车,直奔山下的小村子而去。

    村子和十五年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人丁越稀少了。

    车子在一棵遒劲苍老的梅树前停下,许凌霜下了车,望着这栋承载自己童年记忆的黄土坯房子,还有那已经斑驳的墙面,被雨水洗得霉黑的木头窗棱,一时往事涌上心头,忍不住泪水涟涟。

    院子里遍植菜蔬,一只黑白花的小猫从水井边绕过来,探着头,瞪大一双宝蓝色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远来的归客。

    陈旧的硬木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了,入门便是灶台,灶台的两边是两间简朴的卧室,一席土炕,炕上铺着早已不多见的芦苇席,破得到处都是大洞,漏洞处用化肥袋子垫着,已经磨得看不清上面的字迹了。

    靠近北墙的位子上,摆着一口样式古朴的木柜,漆面早已剥落,露出惨白的木茬。

    林昊望着屋子里的陈设,幽幽叹了口气,让许凌霜陪着老太太说说话,自己则出了门,直奔村里的小卖铺而去。

    他买了一大堆鸡鸭鱼肉水果蔬菜,放在案台上,又从院墙外抱过柴火,开始烧火做饭,煎炒烹炸。

    许凌霜则坐在炕沿,和姥姥说着这么多年的经历,伴随着一声喵叫,刚才在院子里见到的那只黑白色的的小花猫从窗子跳进来,趴在老太太的左手边,大尾巴一甩一甩的,冲许凌霜友好的眨眨眼睛。

    “喵!”

    “这小家伙,是那只大花猫的多少代孙子啦!”老太太摸摸小花猫的脑壳,笑道,“猫猫看看,是谁回来了?”

    “那只大花猫……”许凌霜想起当年临走时,一路追到村口送行的大花猫,一时间百感交集,轻轻抱起小花猫,赫然现,这个小家伙和当年的大黑猫长得如此相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难道是大花猫转世投胎,专门为了迎接她归来吗?

    她轻轻叹了口气,思绪悠悠,往事历历,如在昨昔。

    灶间传来热油下锅的声音,许凌霜隔着擦得干干净净的玻璃一看,幽幽一笑,“姥姥你看,这个傻子很勤快吧!”

    “是个好小伙子!”很显然,老太太对林昊十分中意,“宁可穷点苦点,也别找那些有钱有势的,那帮犊子玩意,没一个好东西!”

    “他才不穷呢!”她嘿嘿一笑,比划出五根手指,“这家伙光老婆本就准备了五百万……”

    “五百万,那是多少?”老太太这辈子见过最多的钱也不过三五万块,一听五百万,根本没啥感觉。

    “反正就是很多很多。”许凌霜和她解释不清,苦恼的皱了下眉毛。

    吃饭的时候,老太太对林昊的厨艺大加赞赏,连声称赞外孙女有眼光,选了个这么温良贤惠的好男人回来。

    许凌霜瞪了林昊一眼,美丽的脸上满是得意。

    吃过饭后,姥姥睡着了,许凌霜牵着林昊的手,领着他到院子里,细细的端详住过近十年的旧宅院,这里面有她全部的童年记忆。

    两人肩并肩坐在门口的大梅树下,享受着夏日的荫凉,小花猫跑过来,自来熟的跳到许凌霜膝间,蜷成一个毛球,打着呼噜睡懒觉。

    “突然间觉得,人活着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许凌霜轻轻摸着小花猫柔顺的皮毛,粲然一笑,“该放下的放不下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到头来谁不是荒坟一座,黄土一抔,争来抢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凌霜大师终于悟了,何不剃度出家,皈依我佛呢!”林昊取笑一声,许凌霜捶了他一下,“滚蛋,我才舍不得我这一头漂亮的长头呢!”

    “佛言青丝三千,不过三千烦恼丝,施主,还是剃了吧!”林昊故意逗她。

    “所谓万恶淫为,见色而心起,祸端之始也,施主,还是切了吧!”许凌霜咯咯一笑,反唇相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