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蜘蛛科技帝国 > 第76章 真的有那么值钱吗?

《蜘蛛科技帝国》 第76章 真的有那么值钱吗?

    一时激起千层浪,滨海大街店全员申请转岗到红旗广场店,最后店里只剩下个光杆店长。

    店长也不傻,一看人都跑光了,干脆自己去网上下载了一份转岗申请表,贱兮兮的跑来求许凌霜收留。

    许总裁很大度的表示不计前嫌,并将滨海大街直营店做了大清理,将那些乱七八糟的破烂货全都丢进垃圾桶,清一色换上蜘蛛科技提供的蛛丝系列奢侈品。

    当然在流量方面也做了一点扶持,凡去滨海大街店选购女神系列服饰的,可以同时附赠一条价值3888元的彩色蛛丝丝巾。

    如此一来,大大缓解了红旗广场店人满为患的窘境,而此时女神系列连衣裙的知名度越来越高,甚至有几个顶尖级国际奢侈品品牌来函邀约,申请合作。

    其余十几个店瞬间骚动起来,员工们纷纷抗议为何只给这两个店提供蜘蛛科技的货品,而把其他的店扔在外面,人家吃肉,我们只有干看着的份!

    同样都是阿诗玛国际的员工,待遇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一封又一封抗议信雪片般的投到总经理韩春生的办公桌上,韩春生一封封的拆开,一个字一个字的研读,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是要给咱们来一把釜底抽薪啊!”穆婷婷扭着小屁股,施施然的走进来,抓起一封信,看了一眼,扔在桌子上,“我说韩叔叔,人家都打上门了,你怎么连点表示都没有?”

    “我就纳闷了,蜘蛛科技就是个空壳,皮包公司,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生产能力?”韩春生气恼的捶了下桌子,“你看看,这是从ems物流那边传过来的,他们每天的货量……”

    “才两百单,切!”穆婷婷冷笑着一摆手,“还不及一个小网店一天的量呢!”

    “你看清楚,他们保价的金额!”韩春生的声音陡然高了好几度。

    穆婷婷这才注意到,人家的保价金额,都是以十万计的。这代表每单的价值最低也在十万块……

    一单十万块,一天两百单,我的天!

    “蛛丝连衣裙,真,真的有这么值钱吗?”穆婷婷惊讶得小嘴张得大大的,都能塞下一根黄瓜了。

    “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安抚下面的直营店,我怕不出三天,所有直营店都会一股脑的倒向许凌霜那边!”韩春生脸色铁青的说道,他没想到,原本胜券在握的局面,竟然被横空出世的所谓女神系列服装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这些店长真没良心,他们哪个不是您一手栽培起来的……”穆婷婷为他打抱不平。

    “良心?在钱面前,谁和你讲良心?”韩春生无奈的摇摇头,拍拍她的肩膀,“丫头,记住,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谁还记得良心二字!”

    “那……韩叔叔,接下来你要怎么办?”穆婷婷一双狐媚眼眨巴了几下,问道。

    “现在只能看晨光高科那边了,如果他们现在能推出一款好产品,我们还是有胜算的。”韩春生拿起手机,迟疑半天,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按下了拨号键。

    “陈总,最近忙什么呢,有空一起喝个茶吧……”

    面对海量的转岗申请,许凌霜则是挑挑拣拣,对以前有过仇怨的,对她爱理不睬的,背后说过风凉话的通通刷掉。

    她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小心眼,睚眦必报。

    “二狗子,看到没有,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她笑着取过两枚硬币,扣在哈士奇的眼睛上,哈士奇立刻叫起来,嗷嗷嗷是什么光芒刺瞎了哈的狗眼是金钱是钞票迷住了哈爷的眼睛……

    “做的不错,值得鼓励!”林昊端过来一盘水果,放在她面前,“工厂那边我抽空去看了,装修也基本都完毕了,我准备开始招聘人员,投入运转……”

    “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展,燕京的奢饰品行业供大于求,我也想趁着这次机会削减一下规模……”许凌霜用牙签插起一块菠萝,塞进嘴里,“我始终认为,能够舍得花钱去买奢侈品的消费群体,绝对不会在乎交通距离的远近,你看……”

    她打开电脑,点出一张燕京市内阿诗玛国际直营店的店铺分布图,“市中心的还好说,可是开区以及新区这边的店铺,非要选择什么交通枢纽,谁见过坐着公交车去买上万块包包的人?给直营店选址的那帮货真是脑残……”

    林昊含笑听着她的唠叨,也只有在他面前,平日里惜字如金的许凌霜才会滔滔不绝的表各种意见,肆无忌惮的嘲讽那些愚蠢的决定。

    “那这些转岗申请……”林昊看了一眼分成两摞的转岗申请表,问道。

    “这些都是工作能力不行,态度差和我有仇的,通通滚蛋,至于这些……”许凌霜眼珠一转,“先选几家店,改造一下,分一下流量,这几天6小美她们都要累疯了。”

    “明天是伯母的七七了。”林昊忍不住提醒道。

    “是啊,四十九天了……”原本神采飞扬的许凌霜蓦然低下头,看了一眼林昊,幽幽叹了口气。

    许凌霜打了个电话,将事情嘱托给6小美和韩美琪来办,而她一大早就和林昊上了车,直奔程家堡村而去。

    “半个月不来,草长得这么高了……”两人一人抱着一大捆烧纸,踩着没腰深的杂草,一步一步艰难的向上走。

    “凌霜你看……”林昊抬头,向着半山坡的坟头扫了一眼,不由得愣住了。

    清晨的风吹动佝偻的身体,花白的头随风飘荡,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山下的来人,颤巍巍的往前走了一步。

    是她!

    许凌霜终于知道那朵纸梅花是谁放的了!

    是姥姥!

    她撇了烧纸,跑到山坡上,抬起头来望着已斑白,脸上满是皱纹的姥姥,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姥姥,是我,我是嫣儿……”许凌霜一把抱住老太太的大腿,红着眼圈,嗓子也哑了。

    林昊将散落在地上的烧纸一捆捆的捡起来,远远站着,不忍打搅祖孙重逢的这一幕。

    “嫣儿啊,是嫣儿回来了……”老太太干枯的手捧住她的脸颊,盯着她眉心上的那颗痣,“是嫣儿啊,你这一走十多年,咋不回家呢……”

    一句话触动心结,许凌霜压抑多年的情感此刻如同决堤的洪水,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