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最强奶爸兵王 > 第24章 24:蠢货
    既然请客吃饭,陈豪自然不会太小气。各种菜肴摆满了一大桌子,白酒,葡萄酒,饮料都备齐了。

    陈豪年纪不大,平时性格看起来也挺随和。他请客吃饭,大家自然不会跟他客气。

    包厢里热热闹闹,气氛融洽,就像是一大家子的兄弟姐妹在一起聚餐一样。

    在国外呆了多年,陈豪的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都有了一定的改变。

    白酒几乎滴酒不沾,而香烟,也因为小猫儿的强烈反对,渐渐抽的少了一些。

    有小猫儿在场坐镇,几个人也不敢请陈豪喝酒。至于安妮,她对华夏产的白酒一点兴趣都没有,就要了一杯红葡萄酒。

    虽然在华夏呆了不短时间,但是,安妮还是不习惯用筷子。

    右手拿着筷子就像拿着餐刀一样,夹菜的样子有些滑稽,惹的大家哄堂大笑。

    至于左手,空在哪里总感觉有些不自在和别扭,就握住了小猫儿的手。

    在城里的时候,她可以去吃西餐,可是,在这乡下,那真是让她为难了。

    因为宁心的极力反对,高俊和徐明辉终于还是没有把怀里的狗狗送回狗舍。

    两个人抱着狗狗,吃饭的样子也挺滑稽,倒是无形中化解了安妮的尴尬。

    安妮能够感受到陈豪的体贴,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温暖。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杀人如麻,冷血无情的男人竟然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而这些改变,都是因为他怀中抱着的小猫儿。

    当初决定跟陈豪来华夏的时候,安妮的心里非常的忐忑和不安。但是,现在,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神秘而美丽的东方国度,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喜欢上了小猫儿。

    一群人吃完饭之后,陈豪掏出钱让宁心去埋单。然后,抱着小猫儿,带着安妮,先一步向着狗舍走去。

    高俊和徐明辉喝了不少酒,李生栋在后面照顾着两个人。

    杨东抱着小猫儿还没有走到狗舍门口,就看见了狗舍的门外停了一辆摩托车。

    而被关在狗舍里的阿牧仿佛遇到了什么危险似的,正在疯狂的嚎叫着。

    “安妮!”陈豪喊了一句,转过身,把怀中的小猫儿交给了对方。

    “怎么了,耗子?”安妮抱住小猫儿,不解的问。

    “有人进狗舍了。”陈豪回答,叮嘱着:“你和小猫儿呆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小心点,耗子。”安妮点头,有些担心。

    “没事。”陈豪说完,大步向狗舍走去。

    他才走到狗舍门口,就看见大铁门上的铁链竟然被人用液压剪给剪断了。

    陈豪蹙眉,表情有些难看,伸手推开铁门,大步走了进去。

    正在嚎叫的阿牧见到他之后,叫的更凶了。

    陈豪走过去,直接松开了阿牧脖子上的绳子。阿牧获得自由,向着里面疯了一般冲了过去。

    阿牧的身影才消失,狗舍里就传来了人的惨叫之声。

    然后,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边后退,一边躲闪,想躲开阿牧的攻击。

    阿牧经过多年的训练,执行过很多次危险任务,战斗的经验非常丰富。

    它一边嚎叫,一边扑向那个中年人。然后,一口咬住了对方的手臂,将对方的身子扑倒在了地上。

    那个中年人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惨叫,根本就无法逃出阿牧的控制。

    阿牧死死的咬着对方的手臂,一边晃动着脑袋,一边挪动着身子,快速的躲闪着对方的反击。

    在没有弄清楚中年男人的身份和目的之前,陈豪也不想弄出人命。

    他正准备发号施令让阿牧放开对方的时候,旁边的狗舍里突然蹿出一个年轻男子。对方手中拿着一根撬棍,向着阿牧的后背就砸了过去。

    “住手。”陈豪大叫一声,快步冲了过去。

    阿牧察觉到身后的危险之后,身子再次快速的挪动了一下,躲开了撬棍的偷袭。

    那坚硬的撬棍砸在地上之后,直接砸出了一个小坑。

    年轻男子听到陈豪的喊叫之后,顾不上营救自己的同伴,攥着撬棍,就向陈豪冲了过去。

    对方如此不知死活,竟然敢来狗舍闹事,早已经让陈豪勃然大怒。

    他突然加快步伐,双脚一跃而起。然后,身子在空中凌空旋转,一脚扫向了对方的脖子。

    年轻男子才举起撬棍,脖子就被陈豪给扫中。巨大的身子直接摔了出去,手中的撬棍也丢到了一边。

    陈豪双脚落地之后,迈开步伐,大步走过去,一脚踢年轻男子的胸部,将对方的身子踢翻了过去。

    年轻男子并不愿意束手就擒,一边翻滚,一边拔出了身上的匕首。然后,一跃而起,攥着匕首向着陈豪刺了过去。

    陈豪直接出手,一招锁死对方的手腕,跟着一拧,就把对方的手腕折断。

    然后,劈手夺下对方手中的匕首,将对方的身子再次摔飞出去。

    一招重伤了年轻男子之后,陈豪才冷笑了一下。转身,向阿牧发出了停止攻击的口令。

    阿牧虽然凶猛异常,但是,非常的听话。听到陈豪的口令之后,松开嘴里的中年男人,退到了一边。

    中年男人半个手臂都被阿牧咬烂了,鲜血淋漓,看起来惨不忍睹。

    他一边用手捂着自己受伤的肩头,一边蜷缩在地上,不停的痛苦哀嚎着。

    陈豪抓着匕首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对方。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擅闯我的狗舍?”他表情有些冷漠的问。

    “我们就是偶尔经过这里,看见狗舍里没人,就想进去偷两只小狗回家养。”对方表情痛苦的回答。

    “偶尔路过,却带着液压剪?见到阿牧在门口拦着还不退出去,反而不知死活的往里面跑?”陈豪冷笑:“拜托,撒谎能不能认真点。你这么走心,难道不感觉尴尬?”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对方见自己瞒不过陈豪,表情突然有些凶狠的问:“你的狗咬伤我了,你还打伤了我兄弟。我告诉你,这个事情我跟你没完。”

    “现在的坏人都这么猖狂了么?”陈豪很无语,手腕一转,手中的匕首直接扎穿了对方的手心,将他的手掌直接钉在了地面上:“蠢货,这个世界上敢在我面前撒野的人还没有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