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我的重生女友 > 135 重生并不是十全十美
    与父亲吵架闹翻并离开家,原本父亲脑海中那丑恶嘴脸消失不见,此时在苏秋文脑海中剩下的,就只有对未来的孤独与迷惘。

    望着眼前五彩缤纷夜景,苏秋文脑海一片空白。

    自己刚才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又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明明自己只需退一步也就不会闹成这样了......

    进入六月渝城夜晚,平时夜晚温度不算冷也绝说不上热,适中的温度可现在一阵凉风吹来,让苏秋文浑身不禁颤抖起来。

    对于父亲,苏秋文明明已经决定原谅他了,可刚才对父亲的态度,那是原谅的样子吗?

    重生这种事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幸运美好的事,但对于苏秋文来说,这不仅仅代表着美好,同时也让她再一次承担曾经所承受过的疼痛。

    父亲。

    说实话,重生到现在,苏秋文一直有意拿苏越的事来转移注意力。前几天苏秋文多次想要开口与父亲坦白,但父亲要么就是回来太晚,要么就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每次苏秋文做好准备,可真正看到父亲这态度后,她总是放弃了。

    直到现在,冲突爆发。

    这一点,可以说苏秋文提前已经预料到的。不过,她没有想到今天这样的情况会来得这么早。

    在父亲心中,她必须是一位乖乖听从他安排的乖女儿。无论是从小各种各样辅导课还是长大的辅修课,这些父亲从不会过问她的意见直接为她安排好。

    而苏秋文呢,由于没什么朋友,接触的声音并不多,对于父亲安排选择默默遵从。

    直到父亲为了证明外公是错误的,被人陷害欠下巨款消失,那时苏秋文才从父亲编织的梦中醒来。要不是遇到苏越,原本生活在人偶梦中的苏秋文,她将见识到现实的无比阴暗一面。

    可就是这样,一位本该让她怨恨一生的父亲,在之后与苏越相处的时间里,她渐渐发现,对父亲的怨恨不再像最早那般深刻。之后直到她羡慕苏越和他父亲那特殊父子关系时,她才意识到。

    父亲已不再像当初那般可恨。

    后来再经过苏越一番开导,苏秋文彻底放下对父亲的怨恨,心中期望着父亲能回来。

    直到重生前,苏秋文都没有再见到过父亲。

    本来,重生后再一次见到父亲,苏秋文应该高兴才对。可当天晚上因为志愿学校事情中,让她脑海再一次浮现出父亲为了逃避责任,将她和母亲抛弃的行为。让她对他态度渐渐朝恨方向发展,直到刚才,直白的父女冲突,直接让苏秋文压在心中的亲情问题爆发。

    接下来,要去哪......

    离开家,苏秋文并没有跑太远,她就在家的附近找了个地方休息。

    这个时候,苏秋文再一次想起苏越曾经对她说的话。

    家再破它也是家,能让我们心灵得以真正休息的港湾。当你真正失去家时,你才意识到,曾经在你眼中无比破旧的家是无比美好。

    也正是这句话,才让苏秋文想起父亲还没消失前,家里虽然有些矛盾,但总体上苏秋文过得还是非常安心的。父亲消失后,不论苏秋文怎么填补,家对她来说总是有些空荡荡。

    手机......

    本想翻开手机看看时间以及尝试联系下苏越的,等想到它时苏秋文才发现手机不知何时丢了。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苏秋文内心充满了绝望。

    ——————

    饭还没吃完,苏秋文手机响起,接完电话后,苏秋文就匆匆离去,由于离去太过匆忙,导致手机落在公寓里。

    当收拾完一切,准备休息会洗澡睡觉的苏浅浅,听到客厅某处传来一阵铃声。

    顺着铃声,苏浅浅找到遗落在门后的手机。

    这不是苏秋文的手机吗?怎么会落在这里?

    苏浅浅拿起手机,发现手机里有十几个未接电话,而这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一个人打来的。

    妈?这是苏秋文母亲打来的,这一连十几个电话,难道苏秋文出事了?

    苏浅浅在发现手机时,手机因通话未接听太久自动挂断,在她刚刚捡起,手机再一次响起。

    这一次依旧是苏秋文母亲打来的。

    “您好,阿姨。”

    稍稍思考了下,苏浅浅还是接通电话。虽然说苏秋文未来有可能是她最难对付敌人,但落井下石可不是她的作风。

    就算是敌人,她苏浅浅也要堂堂正正打败对方。

    “秋文,回来吧,我刚刚把你爸臭骂......”

    刚接通电话,手机听筒就传出无比着急的妇女声音。

    语气充满着急的妇女声音好像因电话终于打通,没有注意到手机另一边不同声音。不过,妇女声还没说完,这才意识到什么。

    “你是谁?你怎么拿着我女儿电话?我女儿呢?”

    妇女语气相对之前更加着急。

    苏秋文母亲这语气......怕是把她当成坏人了......

    “阿姨,我是苏秋文同学的姐姐。”

    “姐姐?你是苏越的姐姐?”

    手机另一头苏母,原本焦急的神态突然想到什么,渐渐冷静了下来。

    苏母也没想到,原本乖巧的女儿今天晚上不仅顶撞了丈夫,同时还离家出走。刚刚才回过神来的她,没有了平时的镇定,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丈夫骂了一顿并且将他赶出去找女儿。而她,也出门与丈夫分头找女儿,她边找边给女儿打电话,试图通过电话安慰女儿,让她冷静下来,有什么事好好商量,没必要闹得这么僵。

    可这十几个电话下去,都是未接听,这让苏母更加的着急。

    当电话接通那一刻,苏母原本选在半空的心稍稍落下,可听到陌生女声,心又立马悬了起来。后面听到对方自称是女儿同学姐姐,苏母第一时间想到的那个让女儿变成这样的同学。

    “是的,阿姨。”

    “我弟弟今天生病没去学校,秋文特意为他送今天学校考试试卷,因此才导致她这么晚回来,抱歉。”

    “那个......苏越姐姐,你能不能将电话转交给苏越,我有急事跟他说。”

    “......”

    “没问题,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