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吞仙志 > 章31:怪物
    秋日的阳光温和而又静谧,少了夏季的狂野。挂在蔚蓝色的天空上,不温不火。

    像穿久了的衣衫,软绵绵,暖融融的包裹着身体,就算凉风拂过,心底亦生出舒适之意,让人忘却喧嚣,神清气爽。

    离家已经有半个月了,谈不上长,可作为第一次远走他乡的虞川来说,还是很想念的。

    过去的日子,虽然酸甜苦辣都有,但是,在回忆时,更多的都是忆起那美好的时光,那记忆里,最甜美的画面。

    他静静的坐在器阁中,目光追忆,嘴角浮出笑容,满心欢愉。

    恨不得那一步踏去,就回到了家里。

    良久,他收回思绪,知晓这里离家很远很远,也知晓自己如今的身份,不能再随意外出。

    倒是,稍显遗憾了。

    似乎只有,具备一定的修为后,才能毫无顾虑的回去。

    那么至少,得达到百川七重,按照百川经里所述,一旦踏入百川七重,就可以脚踏虚空,飞天翱翔了。

    届时,若有一件如师尊那玉葫一样的御空法宝,速度便会像流星一般的飞快。回家,也就易如反掌了。

    这一想到法宝啊,他就心痛,心痛那噬光镜,对他毫无用处。

    至少,现在对他是没用的。

    其实他也发现了,这黑色面具虽然神奇,但是呢,不是拿回来的东西都能直接用上。

    比如说这法宝,根本就用不了啊,一旦用了,岂不是向宗里宣布是自己偷的么。

    这不想则以,一想到“偷”这个字,他就好生的不是滋味。

    就算这种偷,是正大光明的拿,可总觉得,不太好。要是说去那可恶的地主家洗劫一空,倒觉得理所当然。

    可偏偏他现在,只能去自己的宗门里,唉,真的是让人伤脑筋啊。

    并且,还有点恶性循环的味道,如果他想进入面具后待的更久,就需要更高的修为。而更高的修为,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丹药。

    也就是说,他如果想摆脱拿宗里的东西,就必须先拿一些,对,是拿,不是偷,是正大光明的拿!

    “只有拿得起,才能放得下嘛,”他喃喃着,恍然大悟,同样也哭笑不得。

    直引的那不远处的程少聪一头雾水,不禁问起:“小师弟在笑什么呢。”

    “啊?没事没事,就是想到过去的一些趣事。”

    “是嘛,说给师兄听听如何?”程少聪来了兴趣,摆出一副倾耳细听的样子。

    “不太好吧,很蠢的,每每想起,都觉得很白痴啊。”虞川挥了挥手,摇头道。

    “我知道了,你是怕在诸位弟子面前有损形象对不对?”程少聪用手掩着嘴,压低声音,悄悄的说道。

    “这…不…师兄你……”虞川听着一愣,看着二师兄那了然于胸的神情,连忙解释起来。

    “来来来,不怕不怕,去内屋说,”程少聪打断了虞川的解释,拉起他的手,就向着内屋走去。

    “我的天……”虞川本想着含糊过去,没想到却让二师兄兴致浓浓。

    无奈之下,他思绪飞快闪过,在这被拉入内屋的过程中,倒真的从记忆里找到了一个相当有趣的往事。

    “这里隔音很好的,小师弟但说无妨,师兄我,洗耳恭听。”程少聪似乎很喜欢听别人的故事,尤其是来自于眼前这个千年难遇的小师弟的故事。

    “好吧,既然二师兄如此期待,师弟我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虞川坐在一张乌木椅上,理了理衣袖,笑着开口:“这件事其实我自己记得不多,大部分都是后来夫子告诉我的。”

    “夫子?就是那个抚养你长大的夫子?”程少聪轻咦一声,记得昨日和虞川相谈时听对方提起过。

    “对的,夫子是我最亲的人呢。”虞川嗯了一声,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开口:“夫子曾说过,在我小时候,有一天晚上发高烧,很严重的那种,烧的我浑身干燥脱皮,眼神都变得痴傻了。然后…然后我好像记得,我很渴,特别特别渴,就想喝水,那会夫子恰巧上山采药去了,我就急啊,感觉自己快要被渴死了。”

    “所以我就恍恍惚惚的支起身子,摇摇晃晃的下床找水喝。我记得环顾四周后,看到了屋子里有一个木盆,就是那种洗脚用的木盆。”

    “木盆里有水对不对?”程少聪似乎不仅仅在听,更是在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对啊,木盆里面有水,明晃晃的水,记得是夏天好像……然后我就迫不及待的走过去,却是发现这盆里好像有个怪物……”

    “怪物?”程少聪目光闪烁,听的津津有味。

    “对啊,那怪物的皮肤惨白惨白,连嘴唇都是白色的,然后眼睛通红,很是可怕。我当时记得好像是吓得半死,大喊大叫着盆里有怪物,跌跌撞撞的跑出屋子,摔了一个狗吃屎,再往后,就记不清了……”虞川绘声绘色的说着,自嘲一笑。

    “哈哈哈哈,师兄我要没猜错的话,那木盆里的怪物是你的影子吧。”程少聪刚刚听完,就大笑了起来。

    “对啊,就是影子嘛,可我当时神志不清的,根本想不到。”

    “有趣,确实有趣。”

    “后来夫子告诉我,那天,全村的人都被我惊动了,还真以为有什么怪物呢,直到有胆子大的猎户去屋子里一看,才发现是空惊一场。”虞川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这种事情,太蠢了,尤其是到最后,弄的村子里,人尽皆知。

    “哈哈,”程少聪大笑中,缓缓道:“我也来说说我小时候的趣事吧。”

    “好啊,”虞川不假思索,一口赞同。

    “我爹爹的兄弟姐妹不少,多是经商发财,要么就是在仕途上颇具成就。可以说是家族兴旺吧。然而君子远庖厨,所以,叔伯姑姑们都看不起的爹爹的卑贱身份,觉得他在丢家族的脸面,我自然,也被那些指望着以后考取功名,升官发财的表兄弟们所鄙视。”

    “这些人啊,真是虚伪。”虞川的嘴角动了动,颇有微词。

    “是啊,想他们如今若真的升官发财了,吃的肯定都是山珍海味,还贵的要命。若没有技艺精湛的厨子,哪有他们的口福。”程少聪点了点头,很是同意虞川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