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神奇铁匠铺 > 第311章 遁厕大法
    通厕所的小沙弥回过头来,看到张冶的一刹那,眼眶有些红,他正准备说些什么,张冶吼道:“啊,通厕所,有没有搞错!”

    张冶以眼神连忙示意,小沙弥心领神会:“施主,马上就修好了,稍等片刻。”

    “好吧,那我就等一阵子。”说完这话,张冶就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旁,小沙弥则继续通着厕所。

    “阿通,你怎么当和尚了?”张冶不敢开口或者神念传音,那个佛门大能肯定能监听,不过还好,张冶有主仆契约,通过神魂沟通,那佛门大能也不会察觉。

    没错,这个小沙弥就是自己的穿山甲——通天。不知怎么回事他来到了天界,化成了人形,还当了和尚,张冶若非靠近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也断然不会知道这就是那只穿山甲。

    小沙弥神色未动,专心致志的通着厕所,以神魂回答:“主上,一言难尽,混口饭吃。”

    “你吃屎?”张冶问道。

    小沙弥手一抖:“在下界待了几十年,实在舍不得主上,便想追随来天界,哪知道天界是这副模样,也没有别的特长,还好主上锻炼过我通厕所、下水道什么的,这寺里待遇不错,就过来上班了。”

    原来如此,阿通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至于什么追随自己的脚步飞升天界,张冶是打死都不信的。

    “修真界的情况如何?”张冶自从来了天界,就和修真界断了联系,自己的女儿朋友都还在下面呢,所以张冶问了一句。

    阿通回答:“一切安好,只是如画大人统一了修真界、无尽海,修真界现在叫做永恒仙国。”

    张冶大惊:“谁是如画大人?”

    “主上的女儿啊。”

    张冶觉得天雷滚滚,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自己女儿也长大成人了,但也才不过几十年的修为罢,就能统一寰宇?

    肯定是修真界卖自己一个面子,没错,绝对是这样的,张冶心头笃定。

    “当时好多人不服,如画大人就把所有不服的修士抓起来统统送上了天界,还立下了规矩,凡是到了渡劫境不飞升的修士统统灭了。”

    张冶神情怪异,这阿通搞不好就是被画儿强迫飞上天界的。只是凶兽不属于仙妖魔佛,所以就随机降临到了佛国。

    为了不引怀疑,阿通开口说道:“施主,厕所修好了。”

    张冶颔首,走进了厕所,毕竟有佛门大能监视,该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张冶进入厕所,继续以神魂契约沟通:“你现在的神通还能发挥出多少?”

    阿通的品种是虚空穿山甲,可以破碎虚空,只是不知道来到天界还能不能使用。

    “主上说笑了,那本事若是不能使用,我怎么混饭吃。”阿通的声音还有些自豪。

    张冶心下大定,天无绝人之路,要的就是这个,连忙与阿通商讨出逃细节。

    ……

    “时间差不多了。”监视张冶的佛门大能吼了一声。

    “知道了。”张冶不动声色的从厕所出来,他对着那收拾好工具准备离去的小沙弥说道:“小师傅,厕所又堵了。”

    阿通脸色一白,只好又放下工具,继续去通厕所了。

    人一旦有了希望,什么痛苦都能克服的,这个白天,张冶含着眼泪,完成了三十件灵宝的锻造。

    夜晚,张冶又说要去上厕所,那驻守在门口的佛门大能白了一眼:“一天只准拉一次!”

    张冶当即就炸毛了:“信不信老子糊你一脸?”

    佛门大能大怒,做掌欲劈:“找死不成?”

    “来来来,尽管打,最好把我打得半身不遂,我还可以休息几天!”这佛门大能虽然有监视张冶的职责,但他可不敢动张冶,所以张冶没理由会怕他。

    佛门大能想了想尊者的交代,恨恨道:“给你一盏茶的时间。”

    “哼!”张冶小跑向厕所,那佛门大能虽然没有跟来,但以神念笼罩着张冶,谨防他逃跑。

    当张冶进了蹲坑,开始脱裤子的时候,佛门大能就把神念撤出来了一点点,只是笼罩着整个厕所,毕竟偷窥一个男人上厕所也太恶心了。

    张冶刚进去不久,一个小沙弥捂着肚子匆匆赶来,正是白天通厕所的那个,佛门大能并没有在意。

    快到了一盏茶的时间,佛门大能呵斥道:“时间到了,给我滚出来。”

    厕所里面没有动静,佛门大能微微皱眉。便以神念进入其中,里面空无一人,别说张冶,连后面进去的那个小沙弥都不见了。

    佛门大能觉得奇怪,自己用神念笼罩着整个厕所的,若是从其他地方出来的话肯定知道的啊,怎么人就不见了?

    掉粪池里去了?佛门大能的神念慢慢探入下方的不可描述。话说回来,仙人的神念那可是洞察分毫,甚至还会有感觉,当浸泡进某种不可名状的事物中,那种滋味肯定销魂。

    佛门大能忍着呕吐,硬是用神念把粪池过滤了一圈,他傻眼了,脸色也白得可怕,张冶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是夜,金蝉尊者被惊醒,得知了这个消息大发雷霆,以神念搜索整个佛城,然而一无所得。

    菩萨大能的怒火在佛城上空燃烧,夜如白昼。

    操蛇罗汉劝道:“尊者,属下已派人去追杀那张冶了,就算他跑掉咱们也不亏,有整整六十件双道意的上品灵宝呢!”

    这么一说,金蝉尊者是好想了不少。

    负责监视张冶的那个佛门大能支支吾吾道:“尊者,张冶还把那些宝材带走了,一点渣渣都不剩下……”

    金蝉尊者面色一僵,那可是能打造数千件上品灵宝的宝材啊,你母亲大人的,肾都亏出血了这还不叫亏?

    “给我把张冶抓回来,否则你们就别回来了!”金蝉尊者一怒之下,不管是操蛇的、耍龙的还是玩凤的,所有罗汉都被金蝉尊者撵了出去。

    那监守张冶的佛门大能被同僚们狠揍了一通,其实他也很委屈,上个厕所人就没了,到哪儿去说都没这个道理啊。

    ……

    飞云军大营,主帅吃了解药,调理了两天,忽然坐起。

    “主帅,你能醒来太好了!”陈指挥使激动说道。

    主帅的表情略显冷淡:“哪儿来的解药?”

    主帅虽然元神受创昏迷,但那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只是全力在压制那轮回之力罢了。

    陈指挥使面色有些不对劲,但她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拿张冶去交换解药的经过,随即单膝跪地:“请主帅责罚!”

    主帅看着陈指挥使,气得浑身发抖:“愚蠢!只需半个月我就能彻底压制那道轮回之力,根本不需要金蝉尊者的什么解药!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会死,也不能拿张冶去换药,你这是背叛仙界的行径!”

    陈指挥使的脸色很白,怪不得佛门大能愿意用解药交换张冶,原来主帅是可以不治而愈的,中计了。另外,主帅斥责她背叛仙界,这是军中最高的罪名。

    “你有没有什么要辩解的?”主帅披上自己的金甲,负手而立。

    陈指挥使看了看主帅,她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因为她是个愿意为自己男人付出一切的傻女人。至于张冶交给她的那枚玉简,的确可以帮陈指挥使脱罪,但陈指挥使觉得是自己害了张冶,心生愧疚,无脸使用张冶的玉简。

    “末将,愿意接受处罚!”陈指挥使没有狡辩。

    “你太让我失望了!”主帅下令道,“来人,把陈指挥使带下去,午时处斩!”

    主帅不记得自己和陈指挥使是相濡以沫的夫妻,但这么多年来二人也应当是患难与共的朋友,可主帅治军严明,他不会包庇任何人。

    陈指挥使神色痛苦,或许她早已料到是这个结果,但要死在自己心爱的男人手中,这种感觉还真是难受。

    不过陈指挥使随即又放下了,略显轻松,这样的日子太痛苦了,活着还不如死掉,自己的这条命,反正是主帅救的。

    陈指挥使最后看了主帅一眼,被军士押了下去。

    主帅转过了身去,避开了陈指挥使的目光,等到帅帐没有人的时候,几点水滴滴在主帅的脚尖上。

    又没有下雨,哪来的水滴?主帅表示很疑惑。

    ……

    陈指挥使要处斩,军中哗然,军士们前往刑场,见到陈指挥使被绑在斩仙台,他们纷纷求情:“陈指挥使尽忠职守,为何要杀?”

    行刑官叹息一声:“主帅说,陈指挥使通敌,把张冶交给了金蝉尊者,按罪当诛!”

    军士们愣了愣,是说这几日没有见到张冶那货,原来是被陈指挥使送走了?

    “我们不信陈指挥使会这么做,就算这么做了,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陈指挥使,你的苦衷是什么,大伙一定为你求情!”

    军士们服从主帅的决定,但也敬重主帅背后的这个女人,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陈指挥使眼中流下一行清泪,她没有辩解什么,用死亡和沉默,维护主帅的威严,算是她最后一次为自己的男人付出吧。

    “午时已到,处斩!”行刑官叹息一声,命令道。

    行刑者扬起斩仙刀,这一刀下去,陈指挥使必将香消玉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