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校花之极品妖孽 > 第219章 把他叫来试试
    就在这时,捂着耳朵吃痛的李雄脸色变得愈发狰狞起来,那杀人般的目光直直瞪着林枫,几乎喷火,像是要扑上来把林枫生吞活剥一样。

    “林枫!你竟敢开枪打警察!你是不是想坐牢!?”李雄一手捂着流血的耳朵,一手指着林枫训斥道。

    “你也知道自己是警察啊,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你竟然随便拿枪指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市民,你觉得你配得上你警察的身份吗?”林枫斜瞥着李雄说道。

    “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开枪打警察就是不对,我要拘捕你!”李雄今天算是在林枫手里吃尽了瘪,现在又被林枫打伤了耳朵,今天说什么他也不会放林枫离开,不然他以后不仅没脸在夏婉柔面前出现,更没脸去跟同行打交道。

    唯一能洗除他耻辱的方法,就是将林枫抓起来坐牢!

    听到李雄那话,林枫忍不住笑出了声:“拘捕我?你的手枪都被我缴了,你拿什么拘捕我?还有,你别以为自己是个刑警就可以肆无忌惮,比你职位高的警官大有人在,他们都没你这么嚣张,你又凭什么在我面前猖狂?”

    “凭什么,就凭我叔叔是江都市公安局局长!”李雄瞪着林枫,满脸的倨傲之色。

    此话一出,林枫略感讶异的眯了眯眼,而后抬手摩挲着下巴说道:“原来如此,你叫李雄,那么李局长是你叔叔也就说的通了,不过,就算李局长是你叔叔,那又怎样?”

    “怎样?你开枪打伤了我,我只要打个电话过去,我叔叔立刻就能带大队特警来抓捕你!”李雄沉着脸,话里带着浓厚的威胁意味。

    “啧啧,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有胆子跟我作对,原来是仗着背后有个靠山。”

    林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旋即淡淡笑道:“行,你叔叔那么厉害,那你把他叫来试试,我就在这里等着,谁走谁孙子。”

    说完,便在大厅里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看那随意的模样,似乎一点都不怕李雄口中的公安局长。

    看到林枫这副无所畏惧的样子,李雄心里顿时就气不过了,伸手在口袋里一掏,真的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在李雄打电话的时候,白沐雪连忙走到林枫身边,小声埋怨道:“傻蛋哥你干嘛,刚才都快吓死我了,给了他一点教训就行了,干嘛非得把事情闹大呢?”

    听了白沐雪这番掺杂着担忧的话语,林枫嘴角不由扬起一抹溺爱的笑意,手掌轻轻一抬,便是将白沐雪拉到身边坐了下来。

    紧接着,手掌掩着嘴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没事的小白,那个公安局长跟我是老相识,我和他很熟的,而且我跟你说啊,如果李雄真把李局长叫来了,那个李局长绝对会帮我说话,而不是帮李雄说话。”

    然而,白沐雪听了后却是半信半疑的摇了摇脑袋,轻声哼道:“骗谁呢,公安局长怎么可能会跟你很熟,我看你又是在做白日梦了。”

    林枫笑了笑,语气开始变得神秘了几分:“没骗你,真的,一会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说完,便冷笑着将目光投向了前面不远处打电话的李雄。

    可能别人很忌惮李局长,但林枫却一点都不怕,他跟李局长算是老相识了,真要说起来,李局长见到他都得客气三分,这也是他能表现得这么淡定的原因。

    所以说,如果李雄想拿李局长来压他,是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此刻,夏婉柔抬头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林枫,接着又回头看了眼正在打电话的李雄,几秒过后,那张白净的脸蛋渐渐浮现出无可奈何的哀叹神情。

    对于李雄的叔叔是市公安局局长这件事,她也是现在才反应过来,其实她挺头疼的,本来没什么事的,被李雄这么一搞,硬是把李局长给牵扯进来了。

    如果李局长真来了,知道这事后不大发雷霆才怪呢。

    关键是,从头到尾那两个人都不听她的劝告,这让她心里无比郁闷。

    “李雄,你别跟林枫犟了,赶紧去医务室给耳朵包扎一下吧,你看你耳朵现在都还在流血呢。”

    虽然知道劝不住李雄这个一根筋,但夏婉柔还是好心给出了建议,毕竟林枫和李雄都算是她的朋友,她不想看到这两个人因为这点小事而把关系闹得僵化。

    李雄自然没理会夏婉柔的好心劝说,拿着手机继续拨打起了公安局长李建国的电话。

    没过一会,电话就被接通,而李雄也马上开始了他声情并茂的演说:“喂,二叔,刚刚有个人抢了我的手枪,然后对着我的耳朵打了一枪,我的耳朵都被打掉了一块肉,流了好多血,您快过来给我做下主吧。”

    此时此刻,李雄的样子装的别提有多可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受尽了欺凌和委屈。

    “好,我在局里等您。”

    最后一句话说完,李雄便挂断了电话,脸庞没来由的浮现出一抹阴沉得意的冷笑。

    转过头,那充斥着怒火的目光再次瞥向了林枫:“让你嚣张,一会有你好看!”

    放完狠话后,李雄便捂着流血的耳朵和夏婉柔一起去了局里的医务室进行伤口包扎,他的耳朵虽说伤的不是很严重,但也不轻,如果不及时消炎包扎一下,很可能会感染化脓。

    至于林枫,则完全没把李雄的那句狠话当回事。

    他现在心里想的是,一会李建国来了后,会怎样去“教育”李雄这个侄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