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引鲤尊 > 397.破海成龙(九)
    电脑还是没修好,回到老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让懂电脑的哥哥给看了看,好像要大修……我要怎么活啊啊啊啊啊??

    ————

    洛爵的身体可经不起这般折腾,犬火也不管那么多了。

    深吸了口气,只好说:“怎么说是我的事,你们尽管帮我瞒着他就行。爵爷先前为剑气所伤,现在身体条件极差,能多瞒一会儿就多瞒一会儿。只有身体好了,才能有力气救人不是?”

    想到洛世奇大动干戈的带着七八个人过来要人,犬火更加的严肃:“也只有养好身体才能对抗洛世奇。若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爵爷又何以报仇……”

    “果然十年前的南落火篡权一事,其中另有蹊跷啊!”狐若突然插嘴,笑的盎然:“洛北冥刚去世,九皇子洛爵明明可以直接继位却突然搞什么谋权,这其中摆明了有猫腻。果真是洛世奇在背后搞得鬼。对吧,犬火?”

    狐若就是买卖消息的,虽然与不收钱的界外人长耳相比,他价格开的很贵,但绝对保证其真实性可靠。

    关于国事,不管是谁都不敢妄自传言,不然,可能引发国战。

    纵然狐若一直觉得洛爵一案有玄机,但始终不能开口辩驳。

    如今,从犬火口中得知边角,自然就跟心中的困惑对应起来。

    不免有些同情起洛爵,“本来就是半妖受得国民嫌弃,稍加烽火,遍可染天。洛世奇还真会利用国民的心理来达到霸权的目的。也难为洛爵当时还是个孩子,无法反抗,反倒背下了洛世奇所犯谋反之罪,啧啧。难怪,难怪啊!”

    “……”

    狐若一席话,岂止说到点上,简直让犬火无言以对。

    两相看看,并不说话,一时间,倒是让气氛更加的严肃起来。

    云图见犬火不吭声,虽说早就猜到洛爵身背冤仇,但让狐若这么一说,还是不免震惊。

    所以说,人与妖一旦纠缠在一起,与之衍生而出的爱恨情仇也就复杂开了。

    不管洛世奇篡权做的对不对,洛北冥爱上洛爵的母亲,这才是一切冤仇的开端。

    洛世奇或是洛爵,只是这一错误的后遗症而已。

    只是吧,洛世奇这般对洛爵,着实有些太过分,让人无法置之不理啊!

    云图随即道:“既然我们知道洛爵受得这等冤屈,那等引鲤樽的事情结束后,我们就一起帮他跟洛世奇讨个公道……”

    “那时候太晚了吧?”

    “现在我们还得找引鲤樽,哪里有时间跟洛世奇复仇?”

    “洛世奇也在找引鲤樽,两方既然目的一样,必定有交手的一天。到时候,不问原因,直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岂不是正好?”狐若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心思,一直在怂恿着什么。

    因为他说的有道理,一直主张先找引鲤樽的云图倒是一下子噎住了。

    扭头看向犬火,用询问的眼神盯着他。

    犬火看看不怕事大的狐若,虽然他也很想跟洛世奇早日算清楚,但一切的决定权还是在洛爵手上。

    摇头道:“不管是报仇也好,找引鲤樽也罢,一切以爵爷的意愿为主。现在,爵爷要去西国找鲤笙,那其他的,暂且不用想。事后,爵爷必然自有安排。就像在对阵永噬的时候一样,爵爷早就已经运筹帷幄……”

    “哎,你可真无聊。”

    该是觉得犬火的一席话把战火给扑灭了,狐若有些无趣的翻了个白眼,想到明天以后还要跟他单独呆在一起,不免无语:“你也就是现在说的好听,我就不信,等洛世奇的人找上门来,你们还能避而不战不成?若是让外人知道,我们这足足聚集了五六个大妖怪的队伍,还是洛爵领头,却不敢跟洛世奇打,那还不笑掉大牙?我可事先声明,我受不了那种窝囊……”

    “那种事情,等你确定要加入我们再说吧!”

    犬火一盆冷水下去,怼的狐若还有一肚子的牢骚愣是无处可发。

    无奈的抖了抖肩膀,便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一直在角落不敢吭声的八百段,见狐若被怼,恼羞离开,因为与云图与犬火不熟,接连看到狐若给犬火说的一愣一愣的,自然更是不敢声张。

    默默咽了咽口水,便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

    谁知,前脚刚迈步,就被鲤笙扯住了衣袖。

    “小八,来,既然你也同意加入我们了,今晚跟我睡一间房可好?正好顺便把鲤魂之事相告……”

    八百段是真心给云图的热情打败了,且看他一副小孩子的天真嘴脸,不由得与家中的半妖们重合。’

    刚要拒绝,可话到了嘴边,越看云图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越是拒绝不得。

    随后认命似的轻呼口气,只好由了云图的愿。

    “好……”

    可能上辈子欠了云图什么吧?

    八百段不免有这种想法。

    云图刚要拉着八百段走,却在经过第五瞳的房间时,突然浑身一哆嗦,又回头看向犬火。

    “你可想好怎么劝说第五瞳了?”

    犬火抬头看向云图,眼神却是迷茫。

    云图见他这样,自然知道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跟第五瞳打照面。

    也对,毕竟是第五瞳啊。

    云图那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随即用下巴点洛爵的房间,小声道:“或许,玉儿能派上用场也说不准。”

    提到玉儿,云图也极为无奈,话音刚落下,又想到玉儿跟第五瞳逐渐的尴尬气氛,立马反悔似的挥手:“实在不行,你就求求试试。说不定,那家伙稍微心软几分,鲤笙的事就这么搪塞过去了……”

    犬火轻呼口气,“行了,这事交给我,你暂且不用担心了。在行动之前,找机会跟八百段和狐若解释清楚鲤魂之事,以后行动起来,心里面也好有个大概。”

    云图挑挑眉,也只能作罢,拉着八百段,便很快离开。

    犬火这才站到了第五瞳的房间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面色不由得更加的阴沉。

    以第五瞳的耳朵,他们的对话应该早就给他听了去,可到现在都没有动静,不免反常。

    叹气再叹气,呼吸在呼吸,犬火做好了一切被第五瞳冷漠以待的准备,敲响了听到房门……

    第五瞳出现在门口,一身乌青色的长袍,半靠在门框上,面色为衣服所映,深沉而又铁青的厉害。

    这反应..

    仅是看到他的脸,犬火就有些慌乱了。

    第五瞳把玩着垂落在胸口的一缕头发,眼神冷漠又轻佻:“洛爵不是醒了吗?你不在他身边守着,来找我做什么?怎么,还怕我跑了不成?”

    “……”

    “放心,我答应小鲤鱼会在她不在的时候关照你们,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不辞而别。”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语气更加低沉:“不过,这也只是在洛爵醒来之前。”

    “爵爷醒了。”犬火没有拐弯抹角,反正也瞒不了他。

    第五瞳反应很是平淡,“既然醒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在我去找小鲤鱼之前,我可得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第五瞳刚要从门出去,却被犬火挡住去路。

    “你什么意思?”第五瞳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泛滥着危险的味道。

    犬火却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抬起脸,迎上第五瞳灼灼而又冷漠的绿瞳:“爵爷并不知道鲤笙跟着洛世奇走了。我希望你不要把实情说出来……”

    “你觉得可能吗?”没能犬火说完,第五瞳用气场强势推开犬火,人已经站在了门外。

    泱泱绿瞳,冷光涣散,盯紧了犬火,漠然开口:“小鲤鱼可是为了他才甘愿当人质,你现在却打算瞒着那个最该知道实情的男人?犬火,虽然护主之心可有,但你这么做,对得起小鲤鱼为洛爵做出的牺牲?!”

    犬火浑身一僵,不由低下了头:“爵爷的伤还未好,我担心他知道鲤笙的情况后会不顾一切前往救人使得伤上加伤,我这也是没办法……”

    “所以,在你心中,小鲤鱼的生死就无关紧要了是吧?是这个意思吧?”第五瞳的声音冰冷的像是地狱的冷风,只是听闻,都起得一身的鸡皮疙瘩。

    “……”

    纵然犬火有一千张嘴,也无法为自己的自私而辩解什么。

    深低的头低的更深,拳头握紧到,指甲已经嵌进肉里,划出道道血痕。

    第五瞳觉得很可笑,很想替鲤笙抱不平,可又觉得这一切又是那么自然。

    满腔愤怒,在念及鲤笙的牺牲时,纵然气到手抖,可他又能说些什么?

    一切都是鲤笙自愿的,谁也没有求她,不是吗?

    握紧的拳头还是松开,第五瞳扬起脸,尖削想下巴透漏着冰冷与无情,看着犬火,再看看洛爵的房间,终究还是放弃了。

    “随便你们吧!反正,我又从来没对你么抱过什么希望。但是犬火我可警告你,若是小鲤鱼有个三长两短,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狠狠甩袖,在无限戾气中,重重关上了房门!

    犬火有些庆幸,第五瞳竟然妥协了。

    虽然不知道他从暴怒到冷静妥协经历了什么心路历程,但至少,鲤笙的事情暂且被压下来了。

    本该放松的心情,却又因为被第五瞳的坦言而让犬火心上加了一把锁,一把将鲤笙弃于不顾的大锁。

    无论怎么辩解,他的确都将鲤笙的安危摆在了洛爵之后……

    “待事情结束后,我定会向鲤笙请罪……”犬火看着第五瞳的房门,重重的说。

    第五瞳立在门后,却也只剩下冷漠的笑颜。

    看着毫无掌纹的手心,而其中手掌上的一道伤疤却是明显的很,眼神中划过一抹忧伤:“看吧,我怎么说的来着?你付出了所有,还是得不到认同……”

    自言自语,声声慢。

    翌日。

    洛爵早早的就醒了,托浅玉儿连夜为他用治疗结界的福,为剑气所伤的内伤倒是平复了下来,只是心口仍旧郁积了一团淤气却怎么也化不了。

    浅玉儿便说,那可能是洛爵在受到某种刺激后的心结,只要心结不解,那淤气便不能化解。

    洛爵当然知道为何会这样,其中原因,不管浅玉儿怎么问,他就是不说。

    直到一行人站在流冰殿前,溪叠出来送行。

    远远看着衣着光鲜的溪叠,如同踏着彩霞而来的优雅身段,洛爵的脸色便又阴沉了下去。

    这一反应,给浅玉儿看了去,给狐若看了去。

    溪叠几步上前,站在洛爵对面。

    洛爵明明看见,却别过脸去。

    “好歹我也算帮助了你,难道不打算说声谢谢?”溪叠笑着说,眉眼如画。

    洛爵阴沉着脸,完全不遮掩自己不耐烦之色,“你过来就是为了听我说声谢谢?看来你很闲啊!”

    “你竟然……!”

    后边重筑刚要动火,却被溪叠拦下。

    溪叠自然知道洛爵何以这般态度,想到之前给他气到吐血,任谁心情也不会好。

    可是,溪叠毕竟还有要跟洛爵打听的事,也只能继续和颜悦色:“我的目的你该清楚,难道还要我说出来?”

    洛爵猛然抬头,眼神中的戾气更浓:“以你的神通广大,想要找一个人并不难吧?”

    “虽然不难,但直接问最有可能知道的你,岂不是更快?”溪叠丝毫都不退让,浅浅如尘。

    因此,洛爵才更加的上火,语调猛地就升上去了:“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是凭什么吧?”

    “……”

    对于溪叠想自信满满,洛爵固然是气的,可又因为的确欠了他人情,这脸又不能直接撕破,不然就显得他过河拆桥,忒不仗义。

    一十几年,沉默开来。

    而两人这无端端的一席没头没尾的对话,倒是让众人一脸懵逼起来。

    好在,懵逼只是一瞬,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的思维才慢慢跟上了两人的步调。

    这是在说鲤笙之事吧?

    狐若饶有兴趣的挑起了眉头看,先不说洛爵与溪叠的针锋相对,光是第五瞳那张一直波涛暗涌却不得不隐藏杀气的脸就够他玩一年的了。

    他越来越觉得,跟过来,真是太值了!

    溪叠不想干耗着,又开口催促:“我也只是想帮忙而已,所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洛爵,你明明明白这个道理,还要固执到什么时候?”

    这么说,倒是成了洛爵不分轻重了。